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水逆(续)

惊讶得发现我跟叶神同天生日,惶恐🙈
你们想看的追妻路,短小一发完。




最近,贺天开挂人生的buff好像用完了。


过马路习惯性不看红绿灯差点被车撞,被警察叔叔拽着在路边教育了半天;正说着一辆车疾驰而过,轮胎带起路面的积水溅了他一裤脚;心想反正迟到了大不了逃课,刚到寝室脱了裤子见一发微信告诉他老师点名了…



本来这些生活中的小曲折贺日天同学是不会看在眼里的,然而他一向过得风生水起的情感生活遭遇危机这就不能忍了……




靠着多金颜正身材好,贺天可谓是男女老幼所向披靡,除了直男,他分分钟拿下。然而莫关山就是个直男,自从那天他吻了他以后,红发青年看见他就炸毛,对他如瘟神般避之不及。



然而聪明如贺天在摸清了莫关山的值班表后就按时按点的到酒吧报到,每次都占着吧台上最佳位置聊骚他的(?)小酒保。心里沾沾自喜着,平常能躲,上班的时候看你往哪里躲!



但贺聪明马上就骄傲不起来了。这天他照常坐在吧台跟莫关山尬聊,突然一个纤细的人影出现在他身边,不等他反应就抓起桌上莫关山刚给他调的鸡尾酒从头顶一股脑倒下去。



彩色的透明液体顺着贺天高挺的鼻梁一路蔓延到开着两颗纽扣的前襟,瞬间酒吧里安静得仅剩下爵士乐。始作俑者是个娇小的女生,身材火辣面容姣好,只是因为气愤让浓妆艳抹的脸看上去有些狰狞。



女生撇了手里的杯子,尖细的嗓音盖过了轻缓的背景乐:“你个混蛋,为什么不接电话!”



贺天回过神来,抹了把脸,拽过女生的手腕带她出去解决,却被对方卯足了劲甩开了,反手就是一巴掌。



“别让我再看见你。”女生说完就踩着细高跟哒哒哒离开了。



店里一众人看完了热闹,纷纷投入各自的交谈中,没有人再去在意这边的动静。莫关山全程都背对着吧台,事不关己得整理着酒器,背后传来贺天可怜兮兮的声音:“毛毛,有纸吗?”



莫关山心中默念着顾客就是上帝,转身把纸抽拍在吧台上,差点没忍住笑场。



贺天本来一丝不苟的蓬松刘海此刻凌乱的贴在脑门上,幸免无酒泼的一侧脸颊挂上了醒目的巴掌印,隐隐有肿起来的趋势。



一向光鲜亮丽的校园男神正委屈巴巴的看着他,黑色的眼眸在迷离的灯光下像是撒上了碎钻般熠熠生辉,即使如此狼狈也如此耀眼。



莫关山收起感慨,难得回应了他:“脸颊都肿了,赶紧回去上点药吧。”



最近,莫关山过得难得的顺风顺水。



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老板给自己涨了工资,除了整天阴魂不散黏着他的贺天,生活平顺到令他感动到想找个庙上柱香。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当贺天赖着他下班后去药店买药膏的时候他便忍下了;当贺天软磨硬泡让他帮他上药时他也忍了。



借着药店门口灯光,贺天背对着玻璃橱窗,配合着莫关山弯着腰,感受着对方略带薄茧的温热指腹在自己脸颊上游走,一低头就能看到莫关山正认真盯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浓密纤长的睫毛时不时扫过白净的面庞,仿佛也扫过他心上。



莫关山感受到来自头顶的贺天发动了盯技能,感觉心里有头鹿快被撞死自己了,跟着脸也越来越热,却被一声响雷吓掉了手里的药膏。



抬头,城市上空一道闪电劈开天空,豆大的雨滴落了下来。两人去了隔壁的便利店买了两把透明雨伞,一路上接连的闪电像是相机快门,催促着行人加快了脚步。



贺天在莫关山跨过一个水洼后握住对方的手腕扶稳他,心里美滋滋的。看这天公作美,看这毛毛红彤彤的小脸,看这日系小清新的透明小雨伞…在风口吹散架了…



大厦间一阵狂风呼啸而过,路人的雨伞几乎无一幸免,除了莫关山手里那把十块钱的塑料伞。贺天一脸黑线握着没了伞面的光杆,再看看身边人跟自己的同款安然无恙,委委屈屈凑过去揽着莫关山的肩膀,顺势接过伞:“毛毛,我最近怎么就这么背……”



莫关山看看自己肩膀上的大型挂件,终于破了功笑开来,从贺天背后抬手咕噜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开口时音色清亮:“没事,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习惯就好~”



果然旁边的人气压更低了。莫关山觉得好笑又无奈:“你上次给我的电影票我没丢。”



快蔫到地上的人瞬间满血复活:“你同意了!”



莫关山笑意更浓,配合着贺天的步调往前走着。



又是有趣的一天啊~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