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15.

紧脏吗😳
我改名了😂室友起的新外号😂




莫关山揉着手里的糯米团子往里面填上馅料,对面见一抓起一把糯米粉糊了展正希一脸,反被呛到打了个大喷嚏,殃及了面板上的所有食材。这边贺天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嚷嚷着让他多添点豆沙。




被三笨蛋折腾地彻底没了脾气的可怜omega叹了口气,挣脱贺天的纠缠回厨房重新拿干净的糯米粉。




趁着他离开,贺天一巴掌呼上见一后脑勺:“我今天让你们来不是让他看秀恩爱的!”




那日从地牢回来,莫关山就心事重重。蛇立后来被闻讯赶来的贺呈带走,一向稳重,鲜少暴露情绪的男人推开莫关山,打横抱起处在情欲折磨的omega匆匆离开了。贺天把他送回了小别院,自己的软禁在几日以后也解除了。



这场谋逆事件仿佛被年节喜庆的气氛掩盖了过去,所有人都闭口不谈。



莫关山同这件事一起被人遗忘了,正值新春佳节,其他人都忙着团圆庆祝,他一个异邦人自然没有位置。




除夕夜,他攀上屋顶望向西面那片蓝灰色的大漠,万家灯火团圆夜,他唯一牵挂的人却至今生死未卜。他想起贺天那天回来的路上始终没有松开他的手腕,一针见血般戳穿他:“就算你真的逃出去了,你自己一个人,没钱没粮,你回的去吗?”



对啊,他无法穿越这片沙海,他回不去。



鞭炮声在耳边此起彼伏,莫关山攥紧那条轻飘飘的金色耳坠,蹲在屋顶上号啕大哭。




没有发现站在中庭里的贺天。



风波过后,贺天整个正月都要负责加强安防,还要出席各种宴席庆祝活动,半个月没得空闲。终于这场辞旧迎新的节庆接近尾声,上元节一早,贺天就拖着见一展正希去找莫关山。




三个人过年期间大鱼大肉吃得红光满面,连见一的尖下巴也圆润了不少,相较之下本就清瘦的莫关山更加单薄了,细白的脸颊上隐隐露出颧骨的痕迹,看得贺天心里一紧。



下午四个人一起包完了汤圆,见一展正希便赶回去吃晚饭了。贺天帮着莫关山收拾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闲聊着,莫关山撑着灶台忽然开口:“你…你也早点回去吧,家宴别晚了。”




他背对着他,背影落寞至极。




忽然身后一暖,醇厚的冷杉气息温柔围绕,脸颊传来柔软湿润的触感,贺天低沉的嗓音响起:“嗯,等我回来。”




贺天说完就走了,莫关山愣了半天,反应过来时摸着被亲的一侧脸颊,耳尖都红透了。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