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 丝路 Chapter 13.



莫关山回宫就被软禁了起来,因为涉嫌毒害太子。



他从寸头那里得知了来龙去脉。蛇立易容混进了搭建祭台的工人里,将祭台下固定用的沙袋换成了火药,引线埋在最高处的火把里,弑君意图再明显不过。




祭祀场地的搭建布置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贺天带领的守卫军当时不在军营,他很容易就得了手。可就当天的结果来看,火把点燃并没有引起爆炸,埋伏军也是全部覆没,寸头很骄傲得仰着脑袋:“我们少将军神机妙算,一早就知道他的奸计了!”




莫关山从头到尾保持着沉默,他摊开手心看着那条耳坠,被软禁的这几天他也冷静下来,将线索逐条分析过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蛇立跟自己的国家结了盟。




且不说他如何能突破重重守卫入后宫去挟持母亲,他一个叛国逃逸的犯人如何能有这么多兵力?他试探着问过寸头,那天贺天稳住猎宫的局势后便匆匆赶回了皇宫,果然那里也有埋伏,正在等着猎宫捷报一到,便攻破宫门。



那些埋伏是自己国家支援的。



莫关山有些后悔,第一次遇到蛇立时,他因为他眼底那份悲凉而一时心软放走了他,那份他每日都能从母亲眼里见到的,求不得而产生的悲凉。



他深知自己如今的处境,没有被关押只是因为还没能找出自己国家参与的证据。而目前最让他担忧的也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计划失败,父皇是否会迁怒到自己的母亲。



将耳坠收回自己胸口放好,他知道,他必须逃出去。




贺天这边也是焦头烂额,那晚他一直跟在莫关山和蛇立后面,蛇立对莫关山的威胁他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他也马上明白了,蛇立与邻国结盟的事实。



他记得那次莫关山发烧时对母亲的呼唤,便深知他别无他法,他只能选择母亲。



但他要毒害的又是自己的亲生哥哥。




对于双方的权衡搞得他头痛不已,干脆去贺呈那里探探口风,看他想如何处理这件事。



贺呈此时却在地牢审问着蛇立。




失去伪装用的alpha信息素,蛇立身上原本的信息素味道混着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里,贺呈几乎在进去地牢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心跟着发疼。



蛇立坐在牢房一角,低着头,感受到了熟悉的alpha信息素也便知晓了来人,忽然身上的伤痛变得尖锐起来。



许久,他听到男人熟悉的沉郁嗓音:“为什么?”



蛇立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故作轻松回道:“当然是为了报仇。”



“你明明知道,你父亲背叛了我们。”



蛇立抬起头,昏暗的牢房里只有小小的通风口透过来一缕阳光,照出他脸颊的伤口,还有发红的眼角:“我曾经不相信……但现在,我知道了…”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蛇立颤抖的嗓音响起:“我为了证明他的清白去了邻国,却反而被跟他合作的人找上……我现在跟他一样了,是吗,贺呈……”



贺呈深深望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地牢。



贺天扑了个空,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在转角撞见慌张的寸头,把人截下问道:“着急忙慌干什么去?”心里隐隐生出不安。



寸头看清来人后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少将军,老大逃走了!”




〈叨逼叨几句〉
对不起……最近心态很差,有点轻度焦虑,负面情绪折腾了我一个多月,所以断更了这么长时间。又考了三门考试,所以这个周末争取多更一点。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