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12.

加快进度……来自单身狗的520码一天的成果…



祭天大典如期举行,即使出现了始料未及的小插曲。



贺呈一早起来后因为莫名的急症昏倒了。除了昏睡,再无其他症状,随行的医官最终只得了个大皇子操劳过度,需要休息的结论。



王得知自己大儿子身体抱恙,却又并无大碍,放心之余又有些犯难。因为按照礼制,须由嫡系长子伴于君侧行祭天拜礼,如今祭台布置完毕,香火已备,又难再择吉日,再三权衡,只得由王后代替贺呈的位置。



这是一个骁勇善战的马背上的民族,与大漠彼岸耽于安逸,盛行慵懒风气的祖国完全不同。莫关山坐在看台,望着贺天带领的守卫军入场,心中如是想到。



严冬腊月大漠深处的冷风锋利如刀,却无法吹散一早便笼罩在草原上空无边无际的滚滚浓云。时值正午,仍不见放晴的迹象,倒将祭台上异国古怪的祈愿舞蹈衬得更加神秘莫测。



莫关山被寸头用裘皮披风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可还是被平原上四面八方袭来的寒风一点点侵蚀掉了身体的热度,终于熬过了繁复的祭祀仪式,他捏紧了不受控制颤抖着的冰冷指尖。




午时已到,王和王后起身走向祭台,行最后的祭天之礼。



礼节大同小异,跪拜上香,只是最后两人要一起拾级而上,点燃置于祭台最高处的火把,顿时火光冲天,照亮阴云密布的天空,众人呼声四起,一声声高亢热烈。



倏忽间祭台上的侍卫拔刀刺向皇帝,刀尖的锋芒在冲天的红光中如同一道闪电,欢呼声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一支箭划破寒风疾驰而过,射穿了持刀侍卫的手臂,那人闷哼一声,面容扭曲,却仍旧不管不顾向着王和王后冲过去。



贺天飞跃上祭台将父母挡在身后,挥剑打落他手中的刀,居高临下睨向对方,冷静开口:“蛇立,放弃吧,你没戏唱了。”



蛇立却抬起头,易容后的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猎场外喧闹起来埋伏在外的部队察觉有异攻了进来,一时间与侍卫军打得不可开交。



祭台上下一片混乱,莫关山被寸头拉到了猎宫中,同其他没有武力的王侯贵族待在一处,听着门外兵器的碰撞声,众人的厮杀声,陷入了沉思。



昨晚蛇立交给了他一个纸包,说只要他把里面的东西让贺呈吃下去,他保证事成之后让自己恢复自由。



莫关山端详着手里轻薄的纸包,轻笑着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然而下一秒他便笑不出来了,蛇立上前蹭过他的肩头,错开的一瞬间耳边响起他的低语:“凭你母亲的命在我手上。”



莫关山的心跳漏了一拍,转身已寻不到人影。回到营地借着篝火,将攥在手中的纸包摊开,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轻薄的纸张上铺开了厚厚一层白色粉末,中间还躺着一条细细的金色耳坠,那是母亲的嫁妆。




莫关山心里一团乱麻,他不确定如今门外的局面有多少是自己造成的。他昨晚回到猎宫,贺呈房里还亮着灯光,他在门外踌躇许久,最终等到侍从送来早饭时,把那些粉末撒进了茶水里。



他能有什么办法,贺呈与母亲间,他别无选择。



而现在,对于他是个好机会,外面兵荒马乱,猎宫里人心惶惶,他避开众人来到后门,只要出去,以他的功力,逃脱不是问题。



忽然身后一双手穿过他的耳旁,将后门重新关上,莫关山猛地回头——



是贺呈。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