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11.

这篇最近成月更了……我的懒惰超乎我想象……




再次见到贺天,已经是年终尾祭了。


祭坛设在离宫城外不远处的猎场上,同时又是皇都的守卫军营,休牧季节地势开阔,戒备森严,是举行祭天仪式,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的理想地点。


莫关山本无意作为贺呈的亲眷随行去猎宫,只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改了主意。


那日他去找过贺呈后,便把差役再次遣走了,倒是寸头,他好说歹说偏是留了下来。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翻篇了,第二天一早贺呈却来了小别院。


衣着华贵庄重的alpha 端坐在自家朴素饭桌前优雅得喝着小米粥,莫关山觉得自己吃的感冒药可能有致幻作用……


实在受不住越发尴尬的气氛,莫关山清清嗓子问道:“殿下今日屈尊驾临,有何吩咐?”


“探病。”贺呈眼皮都没抬,拿过豆沙包咬了一口。


两个字噎得莫关山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也懒得再说场面话:“有探病让病号招待早饭的吗?!”


贺呈这次终于抬头了:“手艺不错,看来病已经好了。”


莫关山:“……”


第二天又来了。莫关山满脸黑线,抱着手臂硬是不给加碗筷:“我病好了,又来干嘛?”


男人拿了莫关山面前的筷子,倒过来用另一头夹着对方水煮蛋往嘴里送,细嚼慢咽后吞下去,淡淡回了句:“交流感情。”


莫关山:“????”



自那之后贺天是不来了,改贺呈隔三差五蹭饭了……有的时候恰巧碰到炸贱二人组,太子殿下大手一挥就找借口把人赶走了……搞得见一不止一次抱着莫关山的腰哭诉不公平待遇,莫关山表示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他这儿已经成了公共食堂了……


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在饭桌上拉近了不少(至少贺呈这么认为),宫中不免传出一些流言蜚语。


这天莫关山趁着天气好打算去后花园采点梅花做糕点用,穿过门廊刚要踏进中庭,却被娇俏的嬉笑声止住了脚步。


是贺呈宫中其他别院的omega,个个生得妖娆妩媚,三三两两出来赏梅,叽叽喳喳好不热闹,自然少不了掺杂着攀比炫耀的闲聊。


“最近那个邻国送来和亲的男Omega不知道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太子往他那里跑得可勤了!”其中为首的一个扬着明丽动人的小脸,撅着小嘴抱怨道。


“哼,手段高明又怎样,你看看他长得那个样子,凶巴巴的,哪里比得过姐姐你,过几天殿下肯定就腻了。”
另一个亲昵得挽着身旁人的手臂安慰着。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等过两天殿下去了猎宫,看我怎么收拾他。”


身边其他人随声附和,纷纷出着主意,用黄莺般婉转动听的嗓音吐露着恶毒的想法。


莫关山抬头看看明晃晃的日头,果然再怎么晴朗也都是骗人的,寒风呼啸而过,他裹紧披风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别人的无端中伤倒是无关痛痒,只是他不曾经历过后宫的勾心斗角,这毕竟是女人的战场,他难免因为自己的性别觉得窝囊,所以当贺呈提到尾祭时,他接受了他的邀请。




猎场离皇宫很近,即使是带有亲眷随行的慢行队伍一天也能到达。贺呈受父命在祭奠提前一天到达安排各项事宜,莫关山也在先行部队之列,抵达后没有入住猎宫中分配给好的房间,寸头拉着他回了守卫军营。



贺天这些天几乎都待在军营里,年末庆祝活动频繁,他负责安排各方安防,贺呈又明里暗里把零散杂碎的事务交代给他,他当然明白自家哥哥这么做的用意,却硬是咬着牙跟他较劲,导致这段时间忙得他分身乏术。


莫关山出现在操练场上时,他正指挥军队做最后部署。远处一个小分队传出骚动,几个参与过迎接队伍的将士注意到莫关山,扯着大嗓门向他打招呼,声音透露着掩不住得惊喜。


莫关山看向站在高台上的贺天。兵马交错尘土飞扬间,年轻的少将目光也投向自己,先是片刻的迟疑,尔后微笑着对自己招手。


恍若多年不见的好友,令莫关山在这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感到安心稳妥。


寸头带着莫关山在军营里溜达,认识他的士兵见到他更是激动,不一会儿一大群人便围拢过来,难得在纪律向来严明的部队里气氛这么活跃。


贺天做好准备工作后就解散了队伍,站在不远处看着兴高采烈得一群人。


此时莫关山正拿着一把弓跟另一个将士比试,脊背挺直,目光锁定坚定,拉满弓后利落射中靶心。


整套动作熟练流畅,毫不拖泥带水。贺天赞叹的同时,想着他一个身体条件处于劣势的omega,为了达到这样的水准究竟付出了多少。


他喜欢他此刻的神采飞扬,也心疼这背后的辛酸汗水。


就这样莫关山在军营开开心心玩了一整天,贺天也暗中(?)观察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又围着篝火吃喝玩乐到后半夜,便差人告知贺呈自己在军营住下了。


喧闹终于归于沉寂,莫关山仍旧坐在熄灭的火堆旁,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得放松过,他有点舍不得就这样回去休息。


冰冷的空气中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气息浮动,黑暗中一个黑影掠过。


“谁?”莫关山察觉到异常,迅速跟上前去。


追到猎场外的枯树林中,莫关山开始觉得吃力,要看要跟丢的时候那人却停在他面前,喘息中似曾相识的信息素气味传到鼻息间。


莫关山心里一惊:“蛇立?!”


蛇立转身向他走来:“嗯,是我。”


“为什么回来?”莫关山皱紧眉头,惊讶过后是隐隐的不安漫上心头。


果然蛇立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动摇:“莫关山,你想要自由吗?”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