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欢迎催更……我发现没人催我就能懒死……

【贺红】连你的心都想要 6.(完结)

天天没吃到饭,天天委屈😂😂😂
贺总攻在这篇里严重ooc……(跪)



等贺天好不容易找到莫关山,那人正蹲在街边房檐下,一手捧着便当盒一手拎着根香肠逗流浪狗......


他连忙跑过去,探头往那个他的午饭专用便当盒里看,就剩了点饭渣渣。本来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又顶着不算小的雨找人找了半中午,任谁脾气都好不到哪去,贺天黑着一张脸,却仍不忘把从不知哪个女生手里顺过来的伞给举到莫关山头顶,沉声问:“我的午饭呢?”


莫关山抬眼看了看带着蕾丝花边的伞面,不知是来自贺天哪个暧昧对象的一片心意,给自己打着岂不是太浪费了?他倔脾气上来了,执意躲回方才避雨的房檐,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忘了做。”


贺天被他这睁着眼说瞎话的神奇操作噎了一下:“那你手里的饭盒是怎么回事?还有刚才微信里......”


不提微信还好,这下莫关山直接把手里半根香肠扔了,转身就走。


贺天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压抑着心里翻涌的怒火,跟在红发人身后执着的举着伞。等进了教学楼,才伸手把人拽住了:“你怎么回事?”


快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楼下大厅人来人往,贺天本来就扎眼,这一拉扯间吸引了很多人停下脚步。


莫关山不喜欢被注视,甩开他,撂下句“以后别来烦我。”,就匆匆上了楼。


一整个下午,莫关山都能感觉到身后那道灼热的目光,他也知道自己本没有立场去跟贺天赌气,他帮了他那么多,目前也没逼着他去兑现交易的内容。可一想到他跟自己不清不楚的同时也会像那样将其他人拥入怀里,他就觉得如鲠在喉。


反正给他做了那么多次饭,也不欠他什么!


下课铃刚响起,班上大半的女生就不约而同聚到班级后排,吵吵闹闹的声音越过大半个教室也听得清楚。


“贺天,你衣服都湿了,去换换吧。”


“你怎么趴着啊,不舒服吗?”


“我这里有手帕,你擦擦头发吧。”


“我有感冒药。”


莫关山忍不住回头,这傻子没换衣服?刚一抬头就见贺天也起身看过来,他赶紧装作找东西转过身去。


正低着头,一个人影擦着他身边掠过,身后的喧闹也跟着停了下来。



等下了晚自习,莫关山才后知后觉下午贺天出了教室后就再没回来。想来他家司机应该也不会来接人了,就等教室里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才起身打算按以往的经验赶相较安全的末班地铁。


可等他到了校门口却发现那辆熟悉的车停在路灯下,见他出现,等在一旁的司机帮他拉开了车门。


莫关山走过去:“师傅,那个,贺天已经回去了。”


对方点头:“我知道,少爷通知我来接您。”


莫关山没想到他那样冲他发脾气贺天仍旧遵守诺言,顿时心里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不能再去麻烦他,便掏出手机打给贺天。


电话很久才被接起来,没等他开口,就听到那边嘈杂的音乐和人声,他对着话筒大声“喂”了半天,终于得了回应,是贺天的好哥们见一:“喂?莫关山吗?贺天喝醉了,你有什么事?”


“什么?喝醉了?”


司机听到后连忙上前,从莫关山手中接过电话询问情况,交涉后归还了手机,面露难色:“少爷在酒吧喝醉了...您能......”


“哦,那你去接他吧,我坐地铁回去就行。”


司机摆摆手:“不是不是,少爷听说是您打电话就非要您也一起去接他。再说这么晚了,末班地铁都开走了,还是等处理完我送您回去吧?”


想到他心情不好可能或多或少是因为自己,莫关山还是跟着上了车。


等接到人他就后悔了......此刻他跟司机还有见一三个人把醉成一滩软泥的贺天抬到他家沙发上,六条腿在那里晃悠,贺醉鬼偏偏准确无误的拽住了莫关山。


趁他摆脱不开,他的同班同学,贺天的铁哥们毫不留情拉着司机转头就走,嚷嚷着让人家送他回家。莫关山赶忙叫住他俩:“喂!那我?”


男生回过头:“哦,麻烦你了。贺天的胃穿过孔,缺了哪顿饭胃都会疼。”


莫关山莫名其妙:“那干嘛我要留下来???”他们这家大业大没人给做饭啊?


见一不为所动:“因为刚才在酒吧,贺天说你把他的午饭喂了狗......”你不照顾谁照顾?


“啊,反正我,我没什么事,就留下来帮忙吧!”莫关山闻言脸涨得通红。


金发男生把那一头半长的飘逸头发甩的干脆,一闪就没了影。脚步轻快还哼着小曲,一点没有为他老铁担心的样子,甚至因为得知了最近贺天的爱心便当来源后有些开心,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等下回见到贺天,是不是该讹点封口费和助攻费。


很快偌大的房子里就剩了他们俩,莫关山这才得知原来贺天是自己单住,这里是位于黄金地段的高级公寓,可怎么看也不像个家,没有隔断,没有什么家具,一眼就望到底,空的让人看着心里发慌。


“水......水......”


他收回目光,认命般挣脱了醉鬼的束缚,翻腾着这个家里不多的抽屉柜子找到了胃药,又去厨房接了杯水递过去,费了半天劲把这么个大个子扶起来,对方还不配合,含着药喝急了呛得咳嗽,自己的和莫关山的衣服都没能幸免。


莫关山把人扶着躺回去,恨不得穿越回今天中午踹自己一脚,妈的老老实实给他饭吃不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嘛!想到这里气不过,弯下腰去拍贺天绯红的脸颊:“不就少了你一顿饭吗?妈的你至于吗?!”


手还没收回来就被人攥住了,抬眼对上那人带笑的眉眼,在暗夜里亮的像黑宝石,跟刚才瘫软的醉鬼判若两人。


莫关山一股邪火窜上心头,用力甩开他:“你他妈没醉?耍我啊?!”



已经在路上的司机还是放心不下自家少爷:“见少爷,我家少爷没事吗?”


见一朝他挥挥手,冷笑一声:“这么些年,你几时见他醉过?”



然而号称千杯不醉的贺天,在见到莫关山拔腿要走人时,往后一仰陷进沙发里,翻身靠着沙发背开始碎碎念:“哼!你走吧!喂狗去吧!饿死我算了!”


莫关山脚步一顿,差点平地摔跤,回去打量窝成一团的人。


所以谁能告诉他这个傻逼到底醉没醉啊???



再次在心里踹了一脚中午那个喂狗的自己,再次认命的脱了被贺天喷湿的外套,去厨房做宵夜。



等他好不容易用从厨房勉强找到的一些食材做出一碗汤面,贺天已经摇摇晃晃去卫生间吐过一回,出来后就趴在餐桌上安安静静等着,莫关山端着碗一转身,吓得差点泼到他头上。


不出五分钟,一碗面被贺天扒的干干净净。莫关山坐在他对面,看他没什么事,就拿着手机准备叫个出租回家,刚打开界面,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把他手机抽走了。


他起身越过餐桌去夺,贺天看清楚屏幕后把手机举过头顶:“你还想走?”


莫关山扒拉了半天,一着急沿着桌边绕到贺天身边去够,他太过专注,两人就这样胸膛相抵贴在一起。


忽然贺天捂着肚子弯下腰,莫关山趁机拿回了手机,却忘了最初目的,赶忙询问:“喂!没事吧?”


回想起刚才他吐过一回,大概是胃药也没起效用,他转身回了客厅去给他重新拿药。


谁知到了客厅,却被人从身后推倒,他心道不好,怕不是又被这个狗鸡骗了,挣扎着转过身企图抵抗,贺天却带着一身酒气吻上来。


温润的唇浅尝辄止,贺天起身,还是方才冲他抱怨的那种撒娇一样的语气:“莫关三,你别藏着我喜欢你就为所欲为。”


得,都大舌头了。


看来是醉了没错。


等等,欸???


一点点肉丝儿👇🏻


https://m.weibo.cn/6241233053/4273083252484060


隔天早上,贺天睡到接近中午才醒来,宿醉过后脑袋昏沉沉的,他被落地窗外洒进来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赤身裸体在沙发上愣了半天才搞明白身在何处,前一晚的记忆尽数在脑子里浮现出来,他拧了拧落枕的脖子,昨晚小莫仔那么乖,肯定是做梦了做梦!


正安心自我催眠着,莫关山提着大包小包开门走了进来,见他醒了就开口抱怨:“醒了就赶紧爬起来收拾你这个猪窝!”


卧槽?!不是梦?


贺天脑内回响起自己趴在人身上一遍一遍表白,默默把毯子兜在脑袋上,倒回沙发里。


莫关山噔噔噔走过来上脚就踹:“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啊!”弯腰一把把毯子掀了,“卧槽,你发烧了?”


贺天本来就冷白皮,一脸红就很明显。莫关山坐过去探他的体温,却反被人抓住手腕。



正当他疑惑着,贺天盯着他半晌,憋出一句:“你的回答呢?”生平头一遭表白,总得有个结果啊。


“啊?”莫关山被他这没头没脑的问题整懵了。


贺天放开他,挠自己的鸡窝头,总算平复了急躁,找回自己平时的从容:“我难得跟谁表个白,当然要个答复啊。”


“噗!”


莫关山终于反应过来,没当回事,回厨房去整理刚买的菜。


“喂!你说话啊!”


身后贺天不死心亦步亦趋的跟着。


“滚蛋!”


他还站在这,不就已经是答复了吗。






(番外开车吧,想写老夫老妻那种车。)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