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智齿(中)





炎症在贺天每天步步紧盯督促吃药下终于不情不愿的消了下去……终于是来到了拔牙的日子。



莫关山的智齿有些麻烦, 横着挤在槽牙后面,他自己很清楚这是要分段取出来的,平时给别人拔不觉得有什么,如今轮到自己这里可就没法那么淡定了,躺在椅子上等待着一侧脸颊失去知觉,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错觉,看着贺天拿着钻头向他俯下身,任命闭上了眼(看着自己写的句子想歪我也真是棒棒的🙈)



贺天操作手法娴熟,很快就将智齿分割开来,又用镊子精准夹出了前半段,最后用钳子把后半段连根拔除,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下手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多希望当初给我拔牙的那个帅哥能这样……)



等上完止血药,莫关山望着贺天都快冒星星眼了。于是在吊桥效应的作用下,贺天在莫关山眼里的形象从一个整天吊儿郎当撩拨护士的花花公子,成功转型成了一个技术高超,年轻有为的牙医,两人的关系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展着。



一晃眼一个多月过去,医院里的小护士们私下议论着最近态度忽然变温和的莫医生,毕竟是个高冷范的帅哥嘛,稍微弯弯嘴角就能圈粉无数。正巧莫关山经过,其中一个胆子大点的叫住了他:“莫医生,今天晚上咱们科聚餐,你有时间吗?”



莫关山刚要开口回绝,忽然被一条长臂勾住了脖颈,头顶上方传来贺天富有磁性的嗓音:“去,当然去,我也去。”



果然赢得了一小片惊呼声,小团体雀跃着四散开来,充满干劲,各忙各的去了。



就这样莫关山被贺天拽到了聚餐地点,包间里人声嘈杂,已经热闹上了,莫关山和贺天没来得及坐下就各自被一群女生包围,手里被塞了一杯酒。



向来不善交际的莫医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糊里糊涂就被敬了好几杯酒,绯红色爬上脸颊,眼神也开始飘忽,显得整个人呆萌可爱,一个对他惦记很久的姑娘抓紧机会挪到他身边,却被贺天不着痕迹挤到一边。



贺天应付完几杯酒,回身一看,莫关山脸已经红得比发色还深了……赶紧回到他身边低声问他:“喂,你没事吧?”



这群人里最熟悉的也就只有贺天了,他的靠近让他安心,下意识发出求救信号:“我想吐……”



被贺天带去厕所吐过之后,胃里是好受了,嘴里却恶心得厉害,莫关山无法忍受嘴里呕吐物混着酒气的味道,贺天给他递了几次水,可怎么漱口也无法摆脱这种恶心的感觉,反而胃又开始翻涌,扒着洗手台一阵阵干呕。



贺天看着他一阵心疼,刚才酒喝的有点猛,脑子里也一团浆糊,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不停询问,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莫关山直起腰捂着嘴巴,抬头回答他:“我想刷牙……”



贺天得令后终于有了方向,当即告知了众人后带着他匆匆离开,坐上计程车回了莫关山家。



一进门莫关山就直奔洗手间,摇摇晃晃打翻了一堆东西,贺天实在不放心,跟过去一看无奈的笑了。



莫关山正拿着洗面奶认认真真往牙刷上面挤,在放进嘴里以前被贺天及时制止住,还懵逼看着他,愣愣的样子实在可爱得紧。



接过他手里的牙刷,贺天重新换好牙膏后索性让他张开嘴,自己给他刷得了。



莫关山对于刷牙这件事倒是挺配合,乖巧任由贺天拿着牙刷扫过整个口腔,漱完口后还对着镜子眯着眼仔细检查,伸出舌尖舔过门牙,对着贺天满足的笑了,却在下一秒被对方揽进怀里。



贺天从刚才给他刷牙时就有些躁动,看着他用粉嫩的舌尖掠过雪白的牙齿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极限。他有恋物癖,对于美丽的牙齿几乎是痴迷,带有情欲意义上的痴迷,甚至即使对方不曾对着他露出过牙齿,他也能根据人的脸型唇型判断出他牙齿的排列形状。当初他第一次见到莫关山,就知道他有一口近乎完美的牙齿,对此更是肖想已久。




如今机会难得,他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







评论(2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