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小猫。Chapter 4(完结)





贺天说他今后一段时间会很忙不是唬人的,是真的不要命的在忙……



莫关山每次去他家他都不在,开门只见毛毛出来迎接他,小小的一团在偌大的空屋子里显得孤寂。这几天贺天也再也没有去过店里,好像两人的相识就像一场短暂美好的梦境,贺天就这么不着痕迹的消失了……




莫关山握紧手中的备份钥匙,他每天都刻意晚到一点,来测试贺天究竟多晚回家,时间拖得到越晚,他心中的失落无限放大,这段日子,他根本不曾回过家……




抱着毛毛窝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莫关山才发现两人的关系,一直以贺天的执着维持着,如果他不再坚持了呢?这个念头在心底发芽,莫关山越想越是想不透,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他不曾体验过,就是觉得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贺天失联已经九天八小时零一分了,见一翘着二郎腿坐在店里的小秋千上优游自得吃着展正希给他带的早饭,在莫关山第三次算错账时终于看不下去了。




上前夺过他手里的计算器和账本,一脸恨铁不成钢得拍拍他肩膀:“哎呦想他了就给他打电话呗!”



谁知小孩更沮丧了:“我打了……不接……”



“那就去找他呗,离得这么近!”



“可是他……”



“可是什么可是,看你这两天蔫了吧唧的,今天给你放假,走吧,快去找他!”可别把金主就这么放跑了……



莫关山还真从这见一老鸨嫁女儿一样的怂恿中得了勇气,提前下了班。要说感情这种东西就如同一场急战,必须一鼓作气,再而衰,三可就竭了,说白了,头脑要够发热。



头脑发热的小红毛一路奔到贺天公司楼下,仰长了脖子看着面前的大厦,一阵穿堂风把他吹清醒了,来看人家不带点东西啊?!人家天天加班那么辛苦,没点慰问品怎么去看?!



又一路奔回贺天的公寓,用尽毕生所学做了一份色香味俱全的便当再奔了回去。果然底气足了很多,坐在会客室的椅子上等着贺天开完会,晃着腿想着一会儿就能见到大叔,忽然对自己钻了这么多天牛角尖觉得好笑。



可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终于会议室的门开了,贺天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吵吵闹闹得请示工作签署文件,莫关山拿着盒子在外围转悠了半天,直到贺天回了办公室他也没能挤上前。



贺天没有发现他。莫关山透过玻璃橱窗看向坐在办公室中的他,一身笔挺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好,脸色偏青但挡不住自信果决的气场。




这才是真正的他啊……




小孩觉得跟周围的环境之间隔着一个时空,自己是那么格格不入。看吧,三而竭了。思索半天还是把便当交给了他的助理,还是继续回去钻牛角尖吧……




回去后不久贺天就来了电话,莫关山却不知是赌气还是怎么的,连连挂了他三个电话,铃声终于消停了。把自己跟手机一起扔到床上,莫关山盯着天花板发呆,想着自己是被贺天惯坏了,他当初天天绕着他转的时候自己对他热忱不起来,如今人家只是因为没注意到他,他就跟他赌气成这样,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肚子委屈怎么来的……这几天有些失眠,没想到大白天就这么翻来覆去睡着了。



吵醒他的还是铃声,窗外天已经黑透了,一接通母亲焦急的声音便传来,说是在会所不小心弄脏了客人的衣服,客人很生气,说今天有重要生意要谈,让她负责……




等莫关山慌慌张张赶到,却见贺天跟在母亲后面从会所包间出来。原来那些客人就是要跟贺天公司合作的,贺天有事迟到了一会儿,进屋见对方在恼火得指责一个中年女人,便上前解围。



贺天在得知女人就是小孩母亲时也有些吃惊,但里面还有事要处理,抓住莫关山的手紧握了一下,认真看着他说了句:“等我。”然后又回到了包间。



同样是等待,却因为一句许诺变得充满希冀。




后来生意是谈完了,贺天却喝大了……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再加上见到莫关山高兴,一不小心就多喝了几杯,最后落得个被小孩扶着在洗手台吐的昏天暗地的局面……



烂醉的男人像个耍赖的小孩,吐完也不愿自己站好,像只大型犬扑在莫关山肩头,含含混混重复着:“小红毛,好想你……”



莫关山苦笑着努力支撑住男人沉重的身躯,拍着他的背温柔回应着:“好好好……我也……我也想你……”



背后便传来更加委屈的声音:“那我打给你你都不接……为什么不接!”



这哪里还有个商业精英的样子,莫关山抱紧了浑身酒气的大puppy ,无比安心:“对不起。”大叔还是那个大叔,太好了。



贺天感觉到小孩快撑不住他,便抱着他退到墙上,迷糊又霸道的问他:“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在追你?”



莫关山红了一张脸,仍仰头认真注视他,眼睛晶亮:“现在。”




朝思暮想的小孩就在眼前,贺天靠着醉酒来壮胆:“我想亲你。”




果不其然怀里的人脸更红了,看得他心虚,还是加了句商量的话:“可以吗?”





“先去漱口。”





“好嘞!”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