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智齿 (上).

我带着新坑肥来了😂

前几天去拔智齿,麻药没麻透……现在钳子往外薅牙的痛感还能清晰得回想起来……不过看在医生长得帅手好看还带给我灵感份儿上我也就原谅他啦!😂


……………………………………………………………

莫关山长了颗智齿,这几天疼的他茶饭不思寝食难安。



见一知道后简直乐上了天,揽着莫关山的脖子开心的转圈,一副大仇得报的得意样子,嘴里嚷嚷着: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你们牙医能给自己拔牙吗?"说完还一只手抠着嘴,另一只手成镜子状比量着。



莫关山捂着胀痛的脸颊皱紧眉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一继续火上浇油:"现世报了吧,再让你当初给我拔牙下手那么狠!"



莫关山烦躁得挥开他转身就要走,见一赶紧见好就收,搂紧他安慰着:"哎呀我开玩笑的~你看你们牙医拔牙最方便了,找你们医院技术最好的医生拔了不就得了~"



莫关山听完后脸色更难看了,给了见一一个白眼。笑话,他们医院最好的牙医当然就是他喽!另外……



看着莫关山脸越来越黑,见一脑子转的很快:"你不会……害怕吧?"



得,说到点上了。莫关山本来白皙的脸此刻黑的彻底,他有口腔洁癖不行啊……他每天早中晚刷牙,吃东西后必漱口,千辛万苦维持着洁净的口腔环境,一想到其他人把手伸到自己嘴巴里他就一身冷汗不行啊……反正能熬过去就坚持一下呗……



就这么又过了几天,牙疼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发严重起来,这天早晨起床照镜子一瞧,左右脸已经不对称了。



一上午带着口罩对付过去了,午休的时候莫关山趴在办公桌上疼得直哼哼,没注意到有人站到他身旁,用文件夹轻拍了他的背。



抬头便对上来人弯成月牙的黑色眼瞳,是贺天。哼哼声立马收住了。



贺天早就发现莫关山不对劲,这几天在医院总是戴着口罩,跟他搭话更加惜字如金了,休息时间也蔫蔫得窝在自己的办公室。



“你这几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贺天利用身高优势双臂撑住桌边,将人圈在自己怀里询问。



莫关山想要像平时那样冷淡回绝他的关心,口腔内却传来阵阵刺痛,于是只能摇摇头,却没防备对方长指顺着耳畔一勾,口罩滑落下来。



怀里人开始着急,站起身手忙脚乱戴回口罩,却被贺天牵制住,捏住下巴端详了半天他肿成小山包一样的右侧脸颊,勾唇笑了:“牙疼?”



莫关山被人戳中心事反而安静下来,捂着痛处嘟囔着:“关你什么事……”,却被人托着后脖颈往前带,踉踉跄跄跟着贺天出了自己办公室,“贺,贺天,你干什么?!”



“帮你看看呗。”



贺天把他带到自己的诊疗室里躺好,准备好了回过头来才注意到刚才还炸着毛的人此刻安静如鸡,躺在那里异常乖巧,两只手放在腰侧,捏着衣角指尖泛白,双脚并得紧紧的。



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一个牙医竟然怕看牙怕成这样,忍不住走过去逗他:“莫医生,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身侧躺着的人更加僵硬了,他在口罩下的嘴角忍不扬起,越发对这个跟自己同期却性情高冷的年轻牙医感兴趣,不过他对他身上另一样东西更加感兴趣,他可要好好检查一下,万一有什么闪失简直太可惜了。



莫关山这边第一次从这种角度来审视自己本格外熟悉的诊疗室,终于是对患者就医时内心的紧张恐惧有了切身感受,只能默默安慰自己,贺天是他们医院最有名的牙医,除却外貌不谈,他的技术确实令他心服口服,所以把自己(?)交给他应该没有问题吧……一番心理建设完毕,在贺天靠过来时,莫关山配合着张开了嘴。(对自己写的句子不忍直视🙈)



贺天在看清楚对方口腔内部后终于放下心来:“原来是智齿啊,压迫到后槽牙了,有些发炎。”,难得能够近距离接触到,隔着胶皮手套,贺天的指尖抚过身下人整齐排列的牙齿,目光变得意味深长:“你的牙齿很美,一定要好好保护。”



莫关山并没有注意到他微妙的动作,点头对他的诊断表示赞同:“我有在吃消炎药,过两天再拔吧。”说完便起身要走,动作迅速到想在逃离。



贺天叫住他:“先去拍个片子吧。”





(短小的上篇……有些手生了……大概就是上中下篇吧~)











评论(4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