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 丝路 Chapter 9.

值此新春佳节之际,祝大家🐔年大吉吧!
最近家里人身体出了状况,所以暂时不会更新了……抱歉……先把仅有的存粮发上来……




-----------------------------------------------------
•真命设定:与本人意识无关,由灵魂决定的伴侣。双方间存在无形的吸引力,尤其是a在遇到真命后将无法对其他o产生肉体反应;只有在迎来发情期的o和a之间才能察觉;遇到真命的机率极低,大多数人在遇到之前已经结束了一生。(借鉴一个叫兽人的漫画中的概念……很不错推荐大家看呦,为啥到我这就感觉辣么狗血呢……凑合看吧……)



半月不见,两人皆是相对无言。


贺天在战事告一段落后一直忙于修整军队,等手头上的事务终于处理完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倒是没少拜访贺辰,可莫关山安于别院很少外出,自然不曾遇见过。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下仍然不得相见的感觉折腾的贺天一颗心整天空落落的,往他哥宫里跑得越发频繁。


这天他又来碰运气,跟贺辰东拉西扯了半天实在没事谈了,本来又是无功而返,却在中庭遇到了见一跟展正希这对蹭饭二人组,知道原委后当机立断加入了队伍。


多日不见,面前的omega 仍旧那样纤瘦,气色却好了很多,穿着一件肥大的棉袍站在积雪皑皑的屋檐下,鼻尖冻得通红。手里还未来得及放下菜篮便出来迎接来人,在看到自己的一瞬眉头微微皱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他很好。莫关山僵硬的态度没有打击到贺天对重逢的欣喜,看到他安然无恙,他也便放了心。



见一因为又一次成功向人安利了自己挚友的手艺而洋洋得意,努力踮脚伸长胳膊拥上两个alpha 的肩头,张罗着人往屋里走,愉快得向莫关山打招呼:"毛毛,我跟贺天说你做饭好吃,他说他也想尝尝,今天带他入伙怎么样!"


贺天挑眉:"毛毛?"


见一得瑟着解释道:"嘿嘿~毛毛特许我这么叫的!"



莫关山叹了口气,把三个人让进了屋,又被见一拉着说了一堆菜色,沉默着去了厨房。面对见一的撒娇攻势他早已放弃抵抗,谁又忍心拒绝一个面容精致的omega 嘟着嘴声音软软的请求呢,展正希向来不能,他不能,贺天大概也不能吧……



待莫关山出了屋子,贺天反手勒住见一细细的脖子,眯起眼睛低声恐吓:"别让我再听到你这么叫他。"



莫关山前脚进了厨房,贺天就跟了上来,本来松懈下来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身后alpha高大的身躯贴得太紧,他能感受到头顶上方贺天过于炽热的目光,空气里冷杉味道的信息素雀跃得浮动着,透露着归属者的好心情。


莫关山受到信息素的影响有些急躁,转过身没好气的问贺天:"干嘛?"


贺天低着头回望着日常炸毛的omega ,连他对自己的这种态度都无比怀念,回答的语气也浸染着愉悦,宠溺而不自知:"帮你打下手啊。"


莫关山一脸怀疑:"你会吗?"


贺天自信满满的接过他手里的菜篮子:"你不教我怎么会?",说完看了眼篮子,抬头一脸无辜得问道:"这是什么?"


莫关山莫名其妙:" 土豆啊。"



贺天拿起一个,看着粘连着泥土还坑坑洼洼的表面,仿佛三观受到了冲击:"土豆……有皮?"


莫关山:"......"




就这样贺天为了有光顾小别院的正当理由,跟见一和展正希的联系也日益密切。这日两个alpha 都被贺辰叫进了宫,见一便提前到了莫关山那儿。


莫关山正在院子里扫雪。大漠的冬季总是早早到来,即使是位置相对偏南的邻国也不例外,入冬以来已经下了几场雪,院子里积了一层又一层。


见一蹲坐在门槛上托着腮,抓起一把雪放在手里团着,许是受了这冬日萧瑟凄凉的景色影响,整个人蔫蔫的,难得用沉静的语调问莫关山:"毛毛……你说,展正希的真命会是谁呢?"


莫关山手里动作没停,顺着话茬往下说:"应该是你吧……"


对方听到他这样说并没有多高兴,扯出一个笑容打着哈哈:"谢谢你。"


拿着扫帚的手冻得麻木,停了下来。此时见一的表情他再熟悉不过,他曾无数次在母亲脸上见到过,那份对爱的向往,渐渐变成了失落,又因为这份执着而渐渐消磨掉了自己的岁月。


他不敢去奢求这种跟谁命中注定的关系,毕竟这个世界上真命是可遇不可求的。他只能安慰见一:"来日方长……就算不是,你跟他是相爱的不就行了。"


见一因为他的话眼里恢复了些许神采,不多时还是黯淡下来:"真羡慕王和王妃啊……"



当朝的王和王妃是世人称颂的眷侣,既是真命又彼此相爱。也正因如此,自己和亲的对象才变成了他们的大儿子,莫关山对此早有耳闻。


又听到见一呼出一口白雾感慨着:"又到年关了……明年,我就要成年了啊……"



莫关山站在冷冽的风里,半天不知道该如何转换气氛。他比见一小了一岁,又没有心上人,无法切身体会他那份迷茫惶恐。



忽然见一从地上弹起来,把手里团好的雪球扔出去,一扫刚才的颓然,兴高采烈得叫着:"哈哈哈,打中喽!"莫关山顺着方向看到了展正希,站在那里乖乖挨了一下,笑得温柔。


两人便在狭小的院子里闹了起来,莫关山徒劳在一旁制止,终究还是随他们去了。一场雪后晴空如洗,年轻的恋人相互追逐着,连旁观的他都接收到了暖意。


何必去在乎那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是这么爱你。



贺天被贺辰留了下来。



两兄弟间向来心有灵犀,所以贺辰开门见山:"你喜欢莫关山?"


贺天没有料到他会如此直接,面对兄长只能坦白:"是。"


"不行。"


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贺天站起来向前倾身追问:"为什么?"


贺辰仍然气定神闲得坐在椅子上"我会跟他成亲。"


贺天反倒冷静下来,冷哼一声:“你的真命出现了吧。”看到贺辰面色阴沉下来,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便放松下来,盘算着自己进一步的猜想究竟是否正确,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只留下了一句:"莫关山,我要定了。"

















评论(1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