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小猫 Chapters 3 .

总这么续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最近太浪了......接受任何批评[乖巧]

假期的诱惑啊……

————————————————————————


托毛毛的福,贺天终于得偿所愿跟莫关山有了往来,并且通过与见一的情报沟通(fan mai)后把家政的工资水准提到了另外两份零工之上,竞标成功,莫关山现在除了去夜校上课和咖啡店打工,每天都要到贺天家报到。


贺天当然不满足于一天仅仅占据莫关山生命中四分之一的时间,经常上着班偷跑出来到咖啡厅,托着腮趴在位子上直勾勾盯着莫关山,有猫咪又有小红毛的地方简直是天堂好吗!


时间久了迟钝如莫关山也起了疑窦,店里的猫咪除了玛丽之外都一如既往嫌弃贺天,每次他一来方圆半米之内连猫毛都散干净了,天天来难道是为了看猫屁股吗……于是在某天跟贺天坐在一起给玛丽剪指甲时没忍住问道:"大叔,那个,你天天都来,工作不忙吗?"


贺天瞄了眼手机屏幕上成排的未接来电,不动声色关了机:"我工作不忙,没事的。这不是最近压力有点大,来这里放松一下。看看你们,很治愈的。"说完还对着莫关山温柔一笑。


莫关山没有听出话里前后矛盾,低着头也没接收到贺天费洛蒙爆棚的笑容,只觉得愧疚万分,人家是来放松的,结果店里猫咪都这么不争气,对这个老客户爱答不理的,自己这个店员也真是失职的可以,于是又把玛丽往他怀里塞过去,严肃认真地向贺天保证:"大叔,我会把我的经验都传授给你,你一定会变得被猫咪喜欢的!"


变得被你喜欢就好。


贺天看着对面小孩一脸真诚的小模样笑意愈浓,抬手揉了揉他刺拉拉的红发:“中午下班陪我回去看看毛毛?”


“嗯,好。”莫关山被抚摸着很舒服,下意识回蹭着男人宽大温暖的掌心。


“午饭想吃什么,牛排怎么样?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小孩不经意的回应让贺天很受用,话语间不加掩饰带着宠溺。


“啊?”,莫关山有些为难,头摇的像拨浪鼓:“不用不用,最近都是您请客……”


小孩一着急连敬语都用上了,贺天听到那略显疏离的称谓皱起眉头,又舍不得对他发脾气,只是语调平直打断了他婉拒的话语:“午休时间不多,一起吃比较节约时间嘛。另外你教我那么多养猫的经验,我当然要答谢你了。”


单纯的小红毛被老油条的套路唬得一愣一愣的,就这样又一次稀里糊涂答应了贺天的约饭。



而让莫关山最无奈的不是贺天总在店里晃悠,也不是隔三差五带他出去吃好吃的,而是自从贺天打听到了他上夜校的地址,晚上下课后一出校门口,昏暗的路灯下总能看到贺天的车停在那里,雷打不动,风雨无阻。


已是隆冬时节,这日下了整整一天的雪,洋洋洒洒飘到了深夜,莫关山下了晚课背着包踏进一片白茫里,远远望去,被雪花模糊的视野中那辆熟悉的车停在老位置上,车顶积了一层雪。


等了很久吗……


莫关山抓紧背带,不自觉加快了脚步,心里感觉像是某个阀门坏掉了,暖意与酸涩的情感同时充斥着心房。



三步并作两步到了车前,拉开车门弯腰对着贺天打招呼:"大叔,你……又来了……天气这么糟,你还是回……"


贺天长臂一探抓住了小孩冰凉的手腕,稍稍向自己这边用力把他拉到座位上坐好,顺势帮他系好安全带,睨着被半拥在怀里的人微红的耳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羞怯。收回来的手就转了个弯,贴上莫关山薄薄的耳廓,触到冰凉一片,又是一阵心疼:“很冷吧?”说着便把暖气开到最大。



莫关山摇摇头,在被拉着轻轻撞到男人臂弯的那一瞬间大脑就已经短路了,就这样任由男人做完一系列的动作,发动了车子往市中心的公寓驶去。


每晚贺天都是先接了他到自己家照看毛毛,然后缠着他做宵夜,最后才送他回家,对于如此的日常两人已经心照不宣。只是今天这场大雪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一会儿他怎么回家呢……


贺天对他的担忧心领神会,敲着方向盘,清清嗓子说出在心里盘算了一晚上的想法想法:“雪这么大……要不,今晚上你住我那里吧?”语气一如平常,目视前方,手指却箍紧了方向盘。


莫关山回过神来,偏头看向贺天。男人总是能够很好的拿捏分寸,平时即使他不说,贺天也明白他不想让母亲担心,所以即使再晚也没有提过让他留宿。但是撇开家政跟雇主的关系,他们说到底只是陌生人,这样亲密的距离已经太超过了。他准备开口拒绝。


贺天却先一步开口:"明天开始我会很忙,可能顾不上毛毛,你能不能帮我把它带回去照顾一下,当然算加班费的。"



莫关山咬紧下唇沉默了片刻,才"嗯"了一声算作回答。答应了寄养毛毛,也算是答应了今晚的留宿。


贺天总是这样,提出看似合情合理的说法,实则步步为营,堪堪踩着莫关山的底线打擦边球。


回到贺天的公寓,屋里一室温暖,没有被窗外天寒地冻的世界打搅。毛毛蜷在自己的小垫子里睡得香甜,那个垫子是莫关山第一天来时落在这的围巾,大概是他的气息让它安心,无论是睡觉还是坐着休息,它都喜欢窝在上面,而贺天后来在见一的推荐下买的豪华猫窝备受冷落,现在已经丢在角落里落灰。



奶猫惊醒得很,睁开圆溜溜的蓝眼睛张望着来人,看到是莫关山又放松下来,起身跳进他怀里喵喵的撒着娇。莫关山松开了眉头,把一路上心里的别扭纠结忘在脑后,拿着逗猫棒跟它玩得不亦乐乎。


贺天从一进门就忙前忙后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因为莫关山同意留宿兴奋不已,小红毛今天都跟他睡同一间公寓了,睡同一张床的日子还会远吗?!想到这他就更怨念了,当初图工作方便让助理给他置办了这个地段的公寓,原来主卧对面还有间客房?为什么会有客房?为什么小红毛会知道有间客房?助理想换工作了吧?!


帮莫关山把客房布置好,贺天站在自己的衣柜前面笑得猥琐,手里拿着两件他的睡衣比对着,是格子的好还是纯色好呢……


莫关山帮毛毛料理妥当后又去厨房做了点宵夜,饭都端上桌了也不见贺天出现,便到卧室门口唤他:“大叔,饭做好了……”贺天这才从自己的yy中收回神来。


吃过夜宵后莫关山就去洗澡了,贺天拿着两套睡衣小心翼翼走进自家浴室,淋浴间的帘子后面雾气蒸腾,稀稀拉拉的水声听得他一阵躁动,他强忍着不去看声音来源的方向,把衣服搭在衣架上就迅速回了自己房间。


不一会儿莫关山却去敲主卧的门,男人比小孩高了半个头,体格也更加健壮,一件真丝纯黑色睡衣松松垮垮裹在莫关山身上,袖口被挽至手肘,垂顺的面料从窄窄的肩头蜿蜒向下,勾勒着青年纤瘦的身型,深色又显得本就白净的皮肤此刻在灯光下更加清透。贺天感觉气血一股脑向上涌,因为过长的衣摆下莫关山没有穿睡裤,只有一条宽松的条纹男士内裤露出一行白边,不仔细看简直跟真空的一样,两条笔直匀称的长腿白花花展现在眼前。


莫关山没觉得这身装扮有什么问题,两套睡衣的睡裤都太长了,又都是这种滑不溜秋的料子,根本挽不住裤脚,索性就没有穿,反正睡个觉穿不穿都一样。此刻还对着贺天笑得没心没肺:"大叔,浴室我用完了。"


贺天从床上下来,趁着弯腰低头的时候换着气平复过快的心跳:“嗯,那我也去洗漱。”


第二天早晨,莫关山是被鼻尖上柔软的触感叫醒的。迷蒙中听到一声软软的猫叫声,睁开眼定睛一看,原来是毛毛蹲坐在枕头上,伸着小爪子用粉嫩的肉垫在碰他的鼻尖。如此美好的叫醒服务真是不多见,莫关山把它揽进怀里,下床去洗漱。


到了客厅便闻到阵阵香气,吸引着他去厨房一探究竟。半开放式的厨房里贺天正拿着锅铲拨弄着锅里的培根和鸡蛋,微皱眉头,紧抿嘴唇,周身被淡淡的油烟味包围着,精壮的上半身不着寸缕,晨光下每一块肌肉纹理像是被精雕细琢过一般,镶嵌在蜜色皮肤上。


莫关山忽然就理解了,见一每次在自己面前炫耀展正希又给他做好吃的时常说的一句话:“男人果然在做饭的时候是最性感的。”小孩默默咽了口唾沫,默默加了后半句,裸着上身效果更佳。


贺天发现呆愣愣站在厨房门口的小孩,收起严肃认真的表情对他露齿一笑:“起来了?过来吃早饭。”说着就关了火,把锅里的东西盛出来端上餐桌。


刚才挡在厨台后面所以没有发现,贺天此时穿在腿上的真丝黑色睡裤,跟自己身上这件貌似是一套啊……


(最近流行这么穿情侣睡衣对不对~\(≧▽≦)/~)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