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8.

   贺天本章在小黑屋蹲着哈哈哈哈,贺天哥哥闪亮登场,我是起名废见谅。。。我特地去百度了半天姓贺起什么名好。。。




   莫关山不得不感叹遗传基因的强大。


   彼时他下了马车,正缓步走向宫门前迎接他的队伍,为首的两个人自然就是国君跟大皇子,不是因为他们衣着华贵,气宇不凡,而是因为他们的脸,跟自己身后某冤家的,简直是复制粘贴的好吗......


   行过了礼节,又进行了简单的欢迎仪式,莫关山便跟随着中年版贺天,啊不对,贺辰回了寝宫。一路上他默默跟在他身后,男人魁梧的身形将他完全笼罩在阴影中,让他有些紧张。


   莫关山从来不曾去思考自己未来的伴侣问题,可以说他很抗拒。Omega对于标记自己的alpha多多少少都怀着倾慕,这是连带在骨血里无法剔除的天性,他透过母亲对此深有体会。从小就看着母亲日日期盼自己的生身父亲,发情期时遭受着痛苦煎熬,因为不受宠更是受尽屈辱,他不愿变成其他人的附属品,却又不得不向命运低头。


    而这就是与自己将来息息相关的男人了。与贺天相似的俊朗面容,却多了份岁月洗炼的成熟稳重,冷酷淡漠的眉眼更让他有种不怒自威的王者风范,无论是路途中将士们的议论,还是异国市井街道上百姓的闲谈中,都流露出对这个国家未来国君的敬仰与信任。而对方越是优秀,他越是担忧,他怕他的羡慕会变质成为爱慕,然后重复与母亲相同的人生。


   年轻的omega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人生有够悲凉,完全没意识到前面的男人已经停下了脚步,脚尖踢上宫殿略高的门槛,身体直直往男人怀里摔去。贺辰也是刚刚转过身,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面前人的纤细手指已经轻轻点上自己的胸膛,借力稳住了身形。


   “嘶......”,莫关山连忙欠身道歉:“对不起,刚才失礼了......”


    “你没事吧?”男人问道,声音如晚钟,低沉富有磁性。


   莫关山拼命忍住抱起脚尖斗鸡跳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来“没事”两个字。


   “宫里门槛比较高,望以后多加小心。”


   嗯,还挺会体贴人的。莫关山点头应允。


   “你我婚事未定,公子贵为邻国皇子,又可以说是身负重任的使臣,行为举止还是矜持自重为妙。”


   嗯?怎么走向不太对了?莫关山抬起头直视男人:“你什么意思?”


   男人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暂且在别院安顿下来吧,有什么吩咐要求尽管跟下人提。我平日里政务繁忙,若有照顾不周之处还请见谅。”说完拂袖进了里屋,未曾多看莫关山一眼。


   莫关山一脸黑线听完男人自说自话,身侧的拳头握紧,勒得关节发白。这话连起来翻译一下不就是“老子对你没兴趣,所以别来招惹我”的意思吗......他不得不又一次感慨遗传基因果然强大,贺天跟他大哥一个一针见血一个暗箭伤人,损人功力可谓是一脉相承。


   面对这种人,自己何以沦陷呢。


  莫关山一身轻松,觉得自己之前真是多虑了。 身旁随从欠身示意,于是活动活动撞疼的脚尖,转身跟人去了别院。



   一晃就是半月过去,莫关山已经习惯了在异国的生活。邻国气候温和,甚至比家乡更加养人,被大漠风沙消磨的元气恢复过来,整个人也更加精神。别院摆设简约朴素,环境清幽,令他想起原来的住处,于是把家具按着自己曾经的屋子安置好,也没有再做要求,把下人都遣散了。贺辰依言再也不曾出现过,他一个人也乐得自在。


   这一日他如往常做好了午饭,觉得汤味道不足就去后院薅了棵葱,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回来饭桌上却空了。他挠着脑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没把菜盛出来,又去厨房查看。


   一个金发男子盘腿坐在灶台上,怀里抱着莫关山刚炒好的菜吃得正欢,见主人回来也不为所动,还很自来熟的跟来人含糊不清打招呼:“唔...你肥来啦,这个真好吃。”


   莫关山没有接话,抱着手臂皱眉打量着对方,男子一身素色便服质地上乘,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副好皮相没有被粗鲁的吃相埋没,还是个散发着淡淡果香味的omega,看来并非小偷,看起来又是比自己瘦弱的同类,便放松了警惕问道:”你是谁?“


   男子已经把一盘子菜扒拉见底,用手背抹干尽嘴角的油渍,跳下了灶台蹦到他面前向他伸出手,顺带扯出一个咧到耳根的笑脸:”你好你好,我是见一。你就是传闻中的准王妃吧,你做菜真好吃!“


   莫关山本来正盯着对方油腻腻的手背,一抬头撞上一脸天真灿烂表情的omega,莫名被对方散发出来的热情过头的气息所感染,心里一暖,鬼使神差握住了见一伸得笔直的四个指尖:”你好。“


   然后见一当然没有给他任何反悔的机会,单方面把莫关山划入挚友范围,主要目的也表露无遗,就是隔三差五带上他家青梅竹马展正希来清静的小别院蹭饭。展正希是宰相之子,年轻有为的alpha,深受贺辰重用,跟见一两个人是出了名的连体婴,每次展正希去给贺辰汇报工作见一都是跟着的,无聊了就在宫里瞎转悠,于是便有了那一日的相遇。


   莫关山虽然表面上次次反抗,甚至在三人混熟一些后直接把敲门的二人锁在门外,但心里也为交到朋友而欣喜。毕竟孑然一人在这偌大宫殿里被人遗忘的一隅,日复一日饱受孤独与思念的折磨,他感觉他快要被时光洗涮得透明,而见一跟展正希的出现就像是一场甘霖。



   至少在见一搂着某个人的肩膀把他拖进别院的小门之前,莫关山是这么想的。


   

   


   


      



   



   

评论(21)

热度(89)

  1. 皮皮呀皮皮呀皮皮瓜宝(ง •̀_•́)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