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小猫。(续)

  没想到絮絮叨叨写出这么多。。。如果还写不完,我就再续。。。


                                                                                                                   


   小公园一别后,那张卡片就一直躺在贺天的钱包里,成了之后一个多月里他的精神支柱。其实猫咪咖啡厅与他所在的公司仅仅只隔了两条街,但贺天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连睡觉时间都没有,实在心有余力不足。只能每次偷偷溜出来买咖啡时往小公园里张望,却再也没有看到过那团白色的毛球。



  每当夜深人静时,他窝在办公室里间的小床上拿出那张轻薄的卡片,静静想着玛丽还有小红毛,一天的疲惫就这样被记忆融化了。不住宽慰自己,等忙完这一阵,他一定要去店里找他们。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重逢来得如此之快。



  这天晚上,贺天终于拿下了他忙活了一个多月的合同,从会所里走出来时已经凌晨了,微醺的他脚步有些虚浮,脑海里混混沌沌浮现出玛丽的蓝眼睛和少年红透的脸,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他们了,便开始对着空气傻笑,嘿嘿嘿,小红毛,明天见。


  然后小红毛的身影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试探性的喊着自己:“三明治大叔,是你吗?”


  完了完了,他这个猥琐大叔想人想的都出幻觉了,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却被他的幻觉扶住了。欸?贺天清醒过来定睛一看,他右边憋着劲努力支撑住他的小身板,可不就是小红毛吗。


   莫关山吃力的把比自己整整高了一个头的男人馋到墙壁旁,把手放到贺天面前晃悠:“大叔,还记得我吗,我是玛丽家打工的那个。”


   贺天抓住面前纤细冰凉的手,终于确定眼前的小孩不是幻觉了,高兴地不得了,像怕下一秒小红毛就跑了一样,把他的手放在怀里捂着,略带醉意的黑色眼睛在被霓虹灯照着流光溢彩,低沉醇厚的嗓音在暗夜里尤其性感:“这么晚了你怎么自己在这?很危险的。”

  

   莫关山遭受着如此近距离的美颜暴击,又被男人的问话击中心脏,这么冷的天气里脸热得发烫。珍爱生命远离帅哥。于是挣脱了贺天的手站直身体,被他这么一问也想起了自己的目的,随即摆出一副严肃面孔:“大叔,这个会所是什么样的地方?”


   贺天被他问得一愣,也严正表情回答:“未成年人大晚上到酒吧街来干什么,这里对你来说还太早了。”


   莫关山连忙摆手解释:“不是我,我妈妈帮朋友代班做这里的服务员,我有些不放心......还有,我已经十九岁了!我妈妈是个单纯的人,对谁都没防备...唔!唔唔唔唔(你干什么)!“


   其实从莫关山开始说话他的肚子就一直在叫,咕噜咕噜听得贺天心疼,于是边听他说边把没顾得上吃的午饭放进还在絮叨的小孩嘴里。许是莫关山饿极了,完全出于本能的叼着寿司嚼了起来。


   小孩握着拳头含糊抗议,却又顺从的咬住贺天陆续递到嘴边的寿司,活脱脱一只傲娇的奶猫样。贺天投喂着饿坏了的小孩,笑得温柔宠溺:“你放心,这里是会员制俱乐部,客户群体都是有信誉保证的,很安全。怎么饿成这样,晚饭吃了吗?“


   莫关山费力咽下嘴里的米饭,胡乱点着头,注意力全在男人修长手指指尖夹着的米饭块,在咀嚼的间隙也没来得及过脑子接了一句:”饿死我了,我一天没吃饭了。“说完又觉得没理由对个只见了两面的人如此坦白,马上住了嘴,对着贺天再次塞过来的寿司摇着头拒绝。


   贺天只当是他渴了,便搂过他窄窄的肩头往街对面的便利店走去,因为略微坚硬的手感而皱眉,他究竟是有多瘦。


   在贺天的再三坚持下,莫关山坐在便利店橱窗旁的座椅上吃完了一整份的寿司,又吃了一整份的肉酱意面,拽着贺天的西服衣角打着饱嗝制止了男人再去买东西,表示自己真的吃不下了。贺天这才作罢,抽着烟看着他停顿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天天不吃饭?”


   莫关山咬了咬吸管,没有回答。


   贺天看着小孩微微凹陷的脸颊跟锋利的下颌线,一着急脱口而出心中的想法:“要是没钱吃饭可以来找我......”,说完又觉得自己措辞不当,思索片刻接着说:“我是说我需要一个家政......”


   莫关山转过身来认真看着他:“大叔,谢谢你,你对我的帮助我会铭记在心的,但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想靠我自己的力量熬过这段日子,让你费心了。”说完站起身,坚决的拒绝了贺天要送他回家的提议。


   第二天下午莫关山就在店里再次看到了贺天,手里拿着小鱼干,被所有猫咪屁股对着的贺天。。。被嫌弃的很彻底。看着男人宽厚又落寞的背影抚了抚额,莫名觉得这个执着的大叔很可爱,他捞起事不关己舔着毛的玛丽往男人头上一堆,轻快的打着招呼:“大叔,欢迎光临!”


   贺天慌忙又小心的把玛丽从头上接下来,对着她圆圆的小脸痴笑:“玛丽,哈哈,想死你了。”玛丽还没有想起来这哪位,不过很有职业素养的配合他喵喵叫着,成功吃到了贺天手里的小鱼干。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穿着休闲装扮的男人垂着眉眼注视着怀里毛绒绒的猫咪,线条硬朗的面容此刻柔软的不可思议,莫关山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昨夜男人抚摸他时的感觉,很安心,让人不自觉的想去依赖。


   两人一起跟玛丽玩了一会,店里人越来越多,莫关山不得不起身去招呼其他人,便嘱咐了几句走开了。


   贺天一手拿着逗猫棒一手拿着小零食逗着玛丽,莫关山离开后有些提不起劲,便支着下巴看着跑来跑去的小孩,单薄的身影毫不费力的在人群中穿梭,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把玛丽抱进怀里,轻轻捏了捏猫咪肉感的脸颊叹息到:“我要怎么办,才能把他养的跟你一样圆呼呢?”


   “嗨~”


    身后响起欢快的问候声,回头一看,是个金发的男子,见对方注意到自己便跑到贺天身边坐下,接着说道:“你是阿山的朋友吧,你好呀,我是这里的店长,我叫见一~”


   贺天微微颔首:“你好,见一。你说,他叫阿山?”

   

   见一点点头,有些疑惑:“我看你们玩的那么开心,你不是他的朋友吗?”


   于是贺天就把两人的相遇讲给他听,见一捧着小巧的下巴听完后眼睛里直冒桃心,拍了一下贺天肩头:“行啊,哥们儿!简直是命运的相遇啊!”


   贺天被对方的形容和自来熟的态度惊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见一望了眼忙得不可开交的莫关山,笑得心领神会,凑近贺天耳边狡黠地问道:“你喜欢我们家阿山吧?”


   这下贺天彻底僵在原地,没想到自己心思已经明显到这个地步,脸上臊得慌,尴尬的接话:“嗯...”


   见一更加激动起来,抡圆了胳膊又拍了他一下,音量也高了起来:“喜欢就追啊,别怂,上!哥们儿支持你!”


   贺天赶紧比了个嘘声的动作制止他,还好店里人多嘈杂,确认莫关山没有听到后低声问他:“你,就这么放心?”


   见一退开一小步边打量他边回答:“就冲你这一身名牌,这长相,另外喜欢猫咪的绝对不是坏人,阿山就交给你了!”说完还得瑟的扬扬下巴。


   贺天可算是看到了希望,赶紧抓紧机会打听小孩的情况:“太好了,那你能跟我说说他具体情况吗,我怎么试探他都不说,越具体越好。”


   见一这下收起了刚才欢脱的表情,一脸惋惜连连摇着头:“唉,他叫莫关山,19岁,父亲一年前做生意失败还坐了牢,为了帮家里还债他辍了学,现在一天打三分工,还要上夜校学厨师,唉......”


    如此标配的苦情剧女主角身世安在莫关山身上时贺天总算体会到了男主角的心境,贺天恨不得现在就拿出支票本把他的债全还了,但一想到昨天小孩那抗拒的态度,又垮下脸。


   见一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也大约猜到了原因,到手的金龟婿可不能让那个傻小子给放跑了,便给他打气:“阿山他呀哪都好,就是脾气犟了点,你多担待点。”


   贺天苦着一张脸摇头:“我想帮他,就请他当家政,可他不愿意。”


   见一一听更来劲了,胸脯拍得啪啪响:“就这点事?我有办法!“


   于是隔天晚上莫关山刚下课就接到了贺天的电话,还来不及疑惑他为什么会有他的联系方式,便听到电话那头男人细若游丝的求救声:”小红毛,救命。。。“


   等他赶到贺天的高级公寓时,深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满地凌乱的外卖包装袋,衣物挂的到处都是,墙上真皮沙发上满是挠痕,一个白色的毛球上蹿下跳,后面跟着磕磕绊绊追逐着的贺天。。。


   看到莫关山愣在玄关,贺天扑了过来,胡子拉碴满眼血丝,抓着来人的肩膀摇晃着:”帮我,帮我抓住他。“


   猫咪看到熟悉的人,迅速窜进了他怀里,抬着小脑袋喵喵打着招呼,莫关山仔细辨认着毛色,惊讶地叫出声:”毛,毛毛?!“


   贺天摊在沙发上证实了他的猜测:“对,我在你店里买的。”


   毛毛是玛丽的孩子,纯种的布偶猫,刚刚满月,因为是莫关山接生的,又是一窝奶猫中最粘莫关山的,就被见一用了他对莫关山的昵称做了名字。


   贺天爬起来,拉过莫关山的手腕,瞪着如黑曜石般的眼眸真诚的注视着他,开口请求:“我不会养,帮帮我好不好?”


   莫关山。。。默。心里咒骂了一句不负责任见钱眼开的见一。



   而见一此时正窝在展正希怀里打着喷嚏数着钱,嘿嘿嘿,贺天加油!



   

   












评论(8)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