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小猫。

   看了神田老师的漫画,心血来潮,私设如山。。。

   温柔攻x年下受,嗯,世界真美好。

   新年愿望,平安度过水逆......




  贺天一直很喜欢猫咪,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张男女老少通吃的帅脸却意外的不受喵星人待见。


  从小到大不是没有尝试过养猫,但他妈实在看不下去宝贝儿子三天两头脸上身上挂着挠痕,于是养着养着自家喵渐渐就变成了阿姨家的。而思喵成疾的贺小天靠着尾行大街小巷的流浪猫抚慰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期间伴着无数疫苗就这样度过了童年,初高中,大学。。。如今三十好几的人了,仍旧秉承着喵咪虐我千百遍,我待喵咪如初恋的人生信条不卑不亢,愈挫愈勇的活着。


  此时贺天正在经历他人生中第N+1次尝试。他忙里偷闲出来买个午饭竟然遇到了一只喵,还是一直品种纯良,毛色漂亮,性格以温顺和善著称的布偶猫!贺天一脸痴汉躲在树后偷窥小公园长椅上晒着太阳的小猫,被它舔爪子的模样萌得直捧心,这简直就是命运的相遇啊!于是也无暇思考它为什么会独自出现在这里,摸出西服内侧口袋的猫粮就向着目标悄悄靠近。


  本来悠闲自得的猫敏锐的察觉到有人靠近,歪着脑袋观察着面前弓着腰踮着脚,脸上还挂着诡异微笑的高大男人,随即进入警戒状态,站直身体对着贺天喵了一声表示威胁。


  常年遭受嫌弃的贺天当然明白它的意思,立即刹住车停在离它几米远的地方,毕恭毕敬的把手里的猫布丁献上去。


  猫咪闻到香气跳下椅子,小心翼翼朝他慢慢踱过去,鼻尖凑上去嗅了片刻便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它吃了它吃了,我的天呐它竟然吃了!!!!这么好看的猫咪吃他给的猫粮了!贺天内心掀起波涛万丈,拼命抑制住激动到想跑圈的心情,嘴角咧到耳根,今天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里程碑!


  猫咪专心吃完布丁,抬头望向此时笑太开像朵菊花一样的男人,又喵了一声,态度明显比刚才好了一些。


  贺天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把自己口袋里所有的猫粮全掏了出来,猫饼干,妙鲜包,小袋成猫猫粮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根折叠式逗猫棒。。。猫咪就这样被贺天喂饱了甚至还有些撑,心满意足的围着他开始绕圈圈。


  嗯,是时候达成撸毛成就了。


  贺天颤抖着伸出手,看到猫咪没有抗拒后大着胆子将食指触上它背部雪白柔顺的毛。



  “喂!你在干什么?!”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亮高亢的喊叫,吓得贺天连忙收手。


  随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他跟喵之间,一把把猫抱进怀里,确认了怀里向他撒娇的是他找的猫后长舒了一口气:“真是,一会儿不注意你就溜了。”


  检查了喵没有受伤后,那人才察觉到旁边还杵着一个人,抬起头戒备的打量起贺天,男人一身名贵西装,身材高大,长相英俊,标准的精英模样,看来是附近商业中心的上班族,可又觉得不能被外表蒙骗,所以还是厉声质问道:“你是谁?”


  贺天收起艳羡的目光连忙摆手解释:“我没有恶意,只是看到它自己在这里不放心才。。。”


  面前红发的少年没有因为他的解释而放松警惕,在看清地上散落的猫粮包装袋后蹙紧了眉毛。


  “这些都是纯天然无添加剂适合所有品种成猫的!”贺天很快反应过来,急忙接着解释。


  再次确认猫咪没有不适症状后红发少年才稍稍松动了严肃的表情,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对着他别别扭扭低声抱怨了一句:“那也不能喂它这么多零食,会不好好吃粮的。。。”


  贺天看着一脸稚嫩的少年抱着猫咪站在自己面前,这傲娇的神情,琥珀色的眼瞳,修长的身材,不是猫是什么?!于是听到抱怨非但没有恼怒还觉得对方可爱,眼含笑意温柔看着他。


  莫关山见对方没有接话,还笑嘻嘻看着自己,俊朗的面容此刻更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想来不知迷倒过多少人,他却没来由想要疏离他。于是搂紧猫向他点点头,转身要离开。


  男人却一步再次跨到他面前:“等一下!”


  “干嘛?!”莫关山因为他的靠近正要发作,忽然从腹部传来声响。


  咕噜噜噜。。。


  本就粉嫩的脸颊此刻红了个熟透,少年尴尬的低下头去揉怀里柔软的毛球,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不知如何面对面前的陌生人,缩着脖子直接选择无视贺天,点点怀里舒服得直咕噜的猫咪湿润的鼻尖,碎碎念着缓和尴尬的气氛:“都怪你,我找你找到现在,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


  贺天好笑的看着对面一人一猫互动着,举起手里的纸袋在他面前晃着柔声问:“要不要吃这个?”


  成功吸引了两道同样清澈的目光,便打开袋子露出里面的三明治,又再次成功听到少年更加响亮的吞口水声。


  莫关山伸长脖子盯着贺天手里的三明治眼睛发直,从昨晚到现在他只吃了一片面包,又跑来跑去找猫,他真的很饿很饿,饿到想要放下怀里的喵接受这个完全陌生的人的施舍。。。施舍?!笑话!人穷志不穷!贤者不受嗟来之食!莫关山回过神来,努力收回目光,结结巴巴的拒绝:“不,不用,我,我不饿。。。”


  贺天看着他眼底的挣扎与渴望,不禁感叹这人真的不是猫变得吗,心柔软的一塌糊涂,铁了心要投喂(?)他,于是帮着他找借口:“这样吧,你把猫租给我半个小时,这两个三明治算报酬怎么样?”


  少年眼里闪过光芒,可再次失落的低下头:“不行,这只猫不是我的,是店里的。。。”


  看着他一身朴素的装扮,贺天也猜想到他肯定不可能养品种如此娇贵的猫,估计是帮人打工的。于是马上换了说法:“我耽误你找猫了,就算是我对你的赔偿吧。”


  莫关山的肚子又开始叫起来,贺天有些急了,直接把三明治拿出来塞进他嘴里,少年怀里抱着猫咪,自然再也没法拒绝,只得乖乖被贺天推到长椅旁坐下。


   嘴里三明治味道很好,莫关山空虚了一整天的胃终于得到了慰藉,于是在心里也给贺天打上了好人的标签,把怀里的猫往贺天腿上一放,便一手拿着一个三明治对着贺天笑开来:“大叔,谢谢你,这只猫叫玛丽,可是我们店的招牌,很亲人,你要是喜欢就摸摸它吧。”


  前一秒还在一旁欣赏莫关山猫咪同款进食表情的贺天,瞬间卡带了——妈妈,他他他他他,他现在腿上有只猫啊有只猫啊啊啊啊!!!


  玛丽因为莫关山在身旁所以状态很放松,也很习惯被陌生人搂在怀里,抬头用圆溜溜的湖蓝色眼睛望着贺天,甜甜腻腻对着他喵了一声。


  贺天感觉脑海里有烟花炸开来,从那一声喵叫中得到鼓励,莫关山又在旁边咯咯笑着告诉他:“玛丽这是在请你摸她呢~”于是他试探性的将手抚上猫咪的头顶,猫咪马上侧着头开始用脸颊蹭他的手指。


  莫关山吃着三明治含混笑着:“你看,我说的。。。”


  话没有说完,他就怔住了,因为贺天对着他笑了。不是方才那种带着玩味性质的笑,而是他经常在店里看到的那种被治愈的满足感爆棚的笑,但或许是因为美人更加能够打动人,莫关山对着贺天此刻灿烂如冬日暖阳的笑容忘了咀嚼,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有什么东西缺失了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难以言明,只有剧烈的跳动是最真实的感受。


  “谢谢你!”


  两人一猫在小公园里度过了一整个午后,临别时两个人都郑重其事的对着对方鞠躬道谢,又互相不明白对方如此这般的原因,但心里却很暖和。


  莫关山抱着玛丽匆匆离开后贺天拿着一张粉粉嫩嫩的卡片笑得漏牙不见眼:原来是附近的猫咪咖啡厅啊。。。


  后会有期吧,小猫。





评论(13)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