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 丝路 Chapter 7.

  只要专业选的好,期末年年像高考。我真的要原地爆炸了T-T

  第一次用电脑版写文,翠花进城即视感。然后我就忘加tag了😂,重新发。。。

  2016年最后一更,给大家拜个早年。。。
 
..........................................

  爱上了你之后,我开始领悟,陪你走了一段,最唯美的国度。

  莫关山大睁着眼睛,有点搞不明白此时的状况。

  对方靠过来时顺势闭上双眼,浓密纤长的睫毛扫过他的眼睑,引起他一阵颤栗,却没来得及躲开。面前贺天棱角分明的眉眼模糊成一团阴影,他下意识去推拒,但手刚放到眼前人胸膛就被对方回握进手心。霸道清冽的冷杉气息不容抗拒,把他从头到脚笼罩起来,充斥在鼻息间越发浓重,连大漠深夜强劲的寒风也无法吹散,他不得不摒住呼吸。

  夜色如墨,星辉万千。 温热湿软的双唇成为唯一清晰的感触,像一条纽带,将对方急促的心跳传递过来,然后也传染了他,两颗年轻的心踏着同样快速的鼓点跳动着。周身上下都很热,他知道他现在脸肯定很红,心跳如雷,隐隐带着酸痛,让他怀疑下一秒会不会爆炸。

  因为性别分化早于常人,莫关山自幼就知道abo性别之间的差异。但知晓是一回事,理解又是另一回事,他活了十六年,感情经历就是一纸空白,甚至连他们俩正在做什么都不甚明了,只是直觉告诉他这样的距离是不合适的,他应该拒绝。

  年轻的omega终于在贺天得寸进尺把舌头伸过来时拼尽全力推开了他。

  贺天其实在两人唇瓣相触的那一瞬就后悔了,但是过于亲密的距离下,莫关山的嘴唇像块冰凉凉的果冻,他小心翼翼吸进自己的唇间衔着,感受着自己的体温将其暖得灼热,竟然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化掉,怜惜之情涌上心头,让他不敢有任何突兀的动作,呼吸压制不住的粗重起来。沁人心脾的茉莉香又像一双柔软细腻的手抚上了他的面颊,他没有犹豫,握住了出现在自己胸前的真实的手。指尖掌心附着薄薄的茧,更衬的其他部分格外细滑,恰好能够完全团进自己手里,跟他的信息素一样美好。于是刚刚回归的理智顷刻间再度消散,他试探性的探出舌尖,企图加深这个吻。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出于什么心态,或许是莫关山那双明亮的眼瞳里映着星光,或许是他将暗夜照亮成白昼的笑容。一整天的路程中,他和莫关山都很沉默,他明白他内心对异国他乡的抵触与对未来的迷茫,他却不明白自己即使凯旋也无法忽略的内心的那份失落感。

  莫关山捂着自己的嘴慌忙站起身,跟贺天拉开距离后便背对着他,贺天的舌头掠过自己牙齿的感觉还残留在嘴里,出于本能他拼命想要摆脱,便弯腰将嘴里的唾液吐了出来。因为动作太剧烈,又被一口冷风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殊不知贺天注视着他的背影眼神渐渐黯淡,沉着一张脸走到他旁边,等他稍稍平顺了呼吸,耳边便传来一如往常的嗤笑声:“这么大反应,不会是初吻吧?”

  对于什么初吻不初吻莫关山倒是没有什么情结,只是贺天略带鄙夷的口气和刚才对方轻易就侵犯到他私人距离以内的行为令他不爽,于是转身一如往常跟他呛声:“去死吧,卑鄙小人。”说完还狠狠擦了几下嘴唇,动作幅度大到即使在暗夜里也清晰可辨。

  贺天皱紧了眉头,脸色阴沉的可怕,可惜天色太暗,莫关山没能察觉,只是听到他冷硬低沉的嗓音:“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啊?莫关山感觉最近越来越无法与贺天交流了,自己刚才什么时候说讨厌他了?丢给贺天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又反应过来天太黑贺天可能接收不到,觉得对待患者应该顺着毛摸,就顺着他的问题随口丢下一句:“知道就好,这辈子最讨厌你。”便裹紧外套赶紧逃离了这越发诡异又尴尬的气氛。

  果然没法做朋友,这人有毛病。

  第二天缺乏感情经验的莫关山明白了一件事,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停留在前一天两人之间诡异又尴尬的气氛隔夜只会更加诡异尴尬,整整一天他跟贺天目光就没对上过,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无视着对方,迟钝如莫关山,当然没有感受到贺天隐忍的怒火。

   其他人倒是精神饱满归心似箭,纷纷闷头赶路,终于在黄昏时分抵达了驿站。

  随行的军队护送任务圆满完成,纷纷作别莫关山各回各家了。而莫关山和贺天在驿站安顿下来,第二天会有迎亲队伍来接他们。

  寸头临走前到莫关山房里道别,拉着他死活不撒手,老大长老大短的絮叨了半天。莫关山想到前路未可知,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却这么快就要分别,就剩个天天惹他生气的贺冤家,更加舍不得寸头了,愁容满面又难得耐心听他说完。

  “老大,你别不开心,大皇子肯定会对你好的。”寸头只当是他担心明天进宫。

   而莫关山其实并不在意自己的婚配对象,他深知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父亲用来换取和平的政治工具,为了自己的祖国,或者说为了母亲的平安,他甘之如饴,反正是换一个地方继续当他的小透明罢了。

  他终究是不被任何人需要的,而活在别人的回忆里,也从来不是他的目的。

  让他烦恼的是震惊过后,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贺天吻他的原因。整整一天这个问题盘旋在他脑海里让他不得安宁,其他人都归心似箭没有意识到他的焦躁情绪,如今终于有个人理他,他是在憋不住了,攥紧寸头的手把他拉近,压低声音磕磕绊绊开口:“那个,寸头,我问你个事。”

  寸头以为他要打听他们国家的情况,非常干脆的接话:“老大你说,我知无不言!”

  “你……你”,莫关山回想起昨晚,脸莫名开始发烫,神经病该不会是传染吧?索性心一横,大声问了出来:“哎呀,就是你亲过嘴吗?”

  寸头被他过高的音量怔得发懵,消化了他说的内容后更懵了。莫关山看着惊成jpg的寸头,脸彻底熟透了。

  门在这时却开了,贺天悠悠踱了进来,侍从低着头端着换洗衣物匆匆跟在他身后,迅速放到桌上后向莫关山行了礼,随即逃似的出了门。

  贺天走到两人中间,目光瞥向寸头。跟随少将军多年的将士秒懂,立即松开了莫关山,挠挠头讪讪笑着:“老大,也不早了,你保重哈,我先告辞了。”说完不等莫关山回答便和刚才的侍从一样迅速闪了。

  这tm就尴尬了。。。莫关山躲闪着目光,猜测着贺天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听见他们的谈话了吗,听见了多少???一脑袋问号让他更加烦躁,索性抬头直面对方,拧紧眉头故作凶狠:“干什么?”

  贺天面上却一派轻松愉悦:“收拾好了就下楼吃饭。”说完又悠然自得的出了房间。

  这人,变脸比翻书都快,莫关山对他的喜怒无常有些无奈,却又因为两人之间恢复如常的气氛感到安心。而内心纠结的问题在下楼看到饭桌上丰盛的晚餐的时候被果断抛到脑后,管他的呢,说不定是他们国家的习俗吧。

  而贺天多云转晴原因有三。他回来后急于了解国内的情况,向迎接他的手下打听意外得知,其一,蛇立叛国出逃,而他父亲,一直觊觎王位的大国师终于罪名坐实,心头大患已除。其二,等候在驿站的侍从转告,明天来迎接他们的并非迎亲队伍,理由是异国王室旅途劳顿,婚礼日期再议。贺天拿着皇兄的信件思索了片刻,心底的想法渐渐明朗。而最后一点,是因为刚才他路过莫关山门口,看见侍从踌躇站在门口,便也凑了过去,恰好听到了莫关山喊出了那句话。

  至少他是在乎的。仅仅因为他意味不明的在乎,他就能乐成这样。

  我的悲喜随你而飞。

  此时他的好心情却单纯来源于坐在自己狼吞虎咽的莫关山,饿极的omega拼命塞着饭菜,脸颊撑的圆圆鼓鼓,努着嘴巴费力咀嚼着食物。嗯,这吃相一看就好生养。

  由于心情过于美丽,晚饭后他洗漱完毕,便赖在莫关山房间里,躺在他的床榻上支着脑袋,看着一群人围着中间不知所措的omega调整明天进宫的一身行头。

  众人散开来,一身红衣的莫关山出现在他面前。洗尽尘埃,omega与生俱来的白皙面容在烛光下熠熠生辉,被简约大气的红色礼服衬得越发清透,层层叠叠的厚重外套也无法让过于轻盈的身段显得臃肿,莫关山就这样静静站在那里,第一次穿这般显眼的颜色让他不习惯,也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只好傻傻站在那里接受众人的注目。

  侍从不禁赞叹:“这身衣服很适合王妃,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莫关山本就没指望贺天说他什么好话,可是就算有了心理准备,在听到对方的回答后还是气的青筋突暴。

  贺天慵懒倚在床头,本打算趁着心情不错称赞几句,可这一身礼服实在太像喜服,还不是为他穿的那种,心里又起了别扭。戏谑嘲讽的话倒是信手拈来:

  “还不错吧,喜糖成精了。”

明年见~这个坑越来越大了。。。正好寒假好好构思好好填。。。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