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6 .

  肝了一下午的论文,法语的...法语键盘用的心好累T-T果然打中文顺手啊!赶紧更个文放松一下~

  看到一个亲画的长发毛毛后有点后悔我剪得那么早了...

============================================================


   第二天早晨所有人看到莫关山的时候都是懵比的,当然除了贺天。


   昨夜莫关山在自己营长里挥刀断发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烛光映着锐利的寒光,毫不犹豫拦腰斩断及腰的珊瑚红色长发。他本以为莫关山多少会有些舍不得,然而对方动作干净利落,眉都不带皱一下的。


   莫关山只觉得贺天的要求莫名其妙,虽然发色罕见,但终究是无用之物,他要去做什么呢?而他留长发纯属是因为母亲的兴趣。是因为他的发色随父亲,又或许是因为母亲喜欢女儿,但不论是什么原因,只要母亲喜欢,他便蓄着。


   如今一别再难相见,心想剪了也好,从此他再无依靠,谁又会像母亲那般充满怜爱的抚弄那头长发呢?况且在沙漠中行走半个多月,水源珍贵,哪里有富余给他洗头的...想到这,他更加糊涂了。


   因为是用剑截断的,所以莫关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是娃娃头...齐耳短发把本就处在二八芳龄的omega 衬托得又小了好几岁,又因为处于一群beta的炽热目光中让他有些难为情,下意识缩着脖子摸了摸耳垂。


   寸头两眼发直,忍不住道出了心声:“好...好可爱...”


   其他人刚要点头附和,却见莫关山一个箭步冲上去对寸头狠狠地来了个锁喉,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还一边咬牙切齿低声威胁:“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还是安安静静当个吃瓜群众吧...


   ......寸头连连哀声求饶:“哎呦,疼!老大我错了...我错了!老大最帅!”


   莫关山这才舒展了眉头,放开了钳制。


  “哈哈哈哈...”,忽然身后传来爆笑声,“莫关山,你这是...卖鸡蛋大妈?!”


   贺天刚刚起床出了帐篷,自然错过了目睹寸头的悲惨遭遇。昨夜灯光昏暗,所以天亮了才看清莫关山剪完头发以后的模样。


   正当贺天揉着笑出泪的眼角时听到寸头一声惊呼:“二皇子,快跑!”


   定睛一瞧,莫关山脸色铁青,手里握着前一晚那柄短刀,杀气腾腾向他冲了过来。


 “贺天,你给老子站住!”


   剪发风波寸头毛遂自荐帮莫关山修剪告终。而贺红两人缠斗半天,最终以贺天技高一筹夺下短刀,并且期间情不自禁揩油无数告终。


   正当某个得了便宜的二皇子依着胡杨树干回味莫关山柔软又富有弹性的手腕腰腹大腿弯(咳咳...)的时候,寸头也给莫关山剪了个军队同款发型。


   然后所有人就幻灭了,对着这个跟自己同款发型的真.短发男性omega没了非分之想,当然又除了贺天。


   beta感受不到信息素,失去了头发的遮挡,omega后颈的腺体完全暴露在空气里,茉莉香愈发浓郁起来。


  贺天望着不远处出现在地平线的驿站松了口气,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众人因为重归故国都分外激动,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然而看似近在眼前的终点其实仍旧遥遥在望,紧赶慢赶走了一天,还剩了一半的路程。


  晚上就地安营扎寨,所有人都早早睡下,为明天回家养精蓄锐。只剩莫关山一个人静默坐在沙丘上,望着横亘于漆黑夜幕上的星河,一如半个月中的任何一个夜晚,只是之前有一群精力旺盛的异邦人在他身边吵闹。


   而过了今夜,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异邦人了...


   “你在干什么?”


   如水的夜色里,贺天低沉的嗓音显得静谧又温柔,又或许是声音的主人可以放缓了语气。


   莫关山回过头,随着动作盈满眼眶的终于滑了下来。


   夜色如墨,贺天并没有察觉,但他从从他身后走近,没有篝火,浩瀚星河下一个渺小的背影缩成一团,那么萧索寂寥,他的心也跟着缩成一团。


   他坐到他身旁,想要开口安慰又不得章法,陪着他沉默着坐在一起半天才磕磕绊绊挤出一句:“那个...我哥他人很好...所以...”


   莫关山的泪痕被寒风吹干在脸上,他重新看向身边笨拙挠着头的俊美少年,惊觉两人竟然可以如此沉默又不尴尬的相处。


   美好又温暖,扫清了他心中的那抹乡愁。


   于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笑得真心实意:“贺天,谢谢你。”以后算是朋友吧。


   却在下一秒笑意僵在嘴角,因为贺天的唇贴了上来。



  

评论(2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