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5.

  本来打算昨晚更的,然而写着写着……睡着了……
  总之,圣诞快乐(✪▽✪)

==============================

“赛马?”

  莫关山意识到是自己早晨偷偷骑他马的事被他发现了。不免心虚,收回了握着剑的手,摸摸自己的鼻尖,没了刚才的气焰,目光也跟着飘忽。   贺天起身拿起外套,一反常态没有抓着这个把柄逗弄他,只丢下一句“你用我的马。”便率先出了帐篷。

  寸头跟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围在莫关山旁边,又是送水又是扇扇子的,还不时宽慰一句“虽败犹荣”之类的话,成功获得莫关山的白眼一枚,然后在看到轻盈的omega翻身跃上马时纷纷消停了。

  马上的莫关山英气逼人,身后张扬的红发被午后愈发强劲的暖风吹拂,手指轻轻拍抚着马背,表情坚毅,又流露出对身下骏马的喜爱,显然已经跃跃欲试。

  寸头仰着头兴奋得手舞足蹈,比参赛的还激动,瞪大的眼睛里满是崇拜之情:“老大,你会骑马啊?!”

  莫关山被他没头没脑的问题搞得一头黑线,却也因为众人露出的讶异神情而略略得意,语调也愉悦的上扬:“废话,不然比个球球~”

  贺天随便从一个营帐旁牵过一匹马向他们这边走来,马下一群beta眼里的倾慕尽收眼底。莫关山跟他们说笑着,轻挑起一缕滑进衣领里的长发向后抛去,不经意的动作,众人的目光却不约而同的追随着那飞舞的秀发。

  撩人却不自知。

  随即也上马,本就低沉的声线此刻透着威吓意味:“开始吧。”

  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莫关山也拉起缰绳,指指远处凸起的沙丘:“那里就当终点吧”。

  两人随着寸头扬落外套,如离弓之弦绝尘而去。



  随便选的马当然没有贺天自己那匹资质好,刚开始两人之间便拉开了距离,莫关山一路领先,眼看着沙丘越来越近,忍不住回头确定贺天的位置。

  贺天微微蹙着眉头,不断挥着马鞭,难得的认真。领先的omega回头望着自己,习惯性的下巴轻扬,眼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甚至对着自己弯了嘴角,满脸即将胜利的喜悦。

 
  让人燃起征服的欲望。

  慢慢适应了这匹陌生的马的节奏,贺天一点一点缩短了两人的差距,终于在离终点几米远的地方追平,侧头向莫关山露出得意的笑:“不好意思,我赢定了。”

  莫关山瞪着他正要还嘴,却见对方回头看向后方,忽然脸色大变停住了马,也焦急得对他大喊:“快停下!” 莫关山不解,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身后。


 
  远处遮天蔽日的滚滚黄沙以骇人的速度向这边席卷而来,莫关山震惊得勒住马,身居宫廷的omega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慌了手脚。

  贺天沉着冷静得多,他迅速下马,指挥马蹲下,又脱下身上的外套,抬头喊还在发愣的莫关山:“喂,快下来!”

   毕竟从小就在沙漠中的军营里摸爬滚打,沙暴不知经历多少回 ,铺天盖日的场面虽然吓人,但只要措施得当,也算不上危险。 

 
  莫关山却在看到营地被风沙淹没的一瞬间清醒过来,掉头迎着沙暴冲过去。

 
“莫关山,你要干什么!”   

 
  贺天没有料到他的行动,奋力对他呼喊,而莫关山此时心急如焚,根本不理会贺天,不断催促着马。

 
  黑马却在中途停住了,嘶鸣着,任莫关山如何甩鞭子也岿然不动,甚至蹲了下来。

  贺天看到他们在不远处停下,啐出灌进口腔里的沙粒,气急败坏骂了声“笨蛋”,向他们快速奔过去。

 
  莫关山从马上下来茫然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那沙幕袭来,这才感觉到害怕,下意识回头去找贺天,却在下一秒被来人拉进怀里。

 
  贺天拽过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人,把宽大厚实的外套裹在两人头上,护着怀里的omega紧紧靠上马的身侧,把莫关山夹在中间,狂风席卷着大大小小的沙粒疯狂的击打着他的后背,他感到他颤栗得越发厉害,更加贴紧他,在他耳边用气音安慰:

 
“别怕。”

  耳边喧嚣的风声渐渐平息,沙暴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莫关山看来却无比漫长,人在恐惧时感官便无限扩大,外套下两人粗重的喘息,贺天吃痛的轻吟,劲风推搡着身体,直到贺天把外套放开,他还是久久不能回神。

“喂,没事吧。”


  贺天拉开距离打量着他,确定没有什么伤痕后,张开五指在他眼前晃悠着。

  莫关山长深吸一口气稳定了心神,想到贺天方才才是暴露在外的那一个,赶紧抓紧他的胳膊往他背后看,声音因为刚才的惊吓还颤抖着:“你……你没事吧?”

  贺天让怀里不安分的某人弄得无奈,又因为他的关心而愉悦,把探头探脑的莫关山拽回来:“沙暴在沙漠里常有的事,没事的。”

  莫关山没有接受他的说法,仍然安静不下来,挣脱对方的手站起来想看看马都怎么样,却因为腿软又瘫坐下去。

  贺天连忙跟着站起来扶住他,感叹明明这个战五渣操着大boss的心,只得耐心接着解释:“马是受过训练的,没事的。营地里可能帐篷被吹歪了,但是人应该都没事,我跟你保证,所以你冷静一下。”

  听到身边alpha的担保终于放下心来,惊魂甫定的失身样子让贺天忍不住笑开来。

  莫关山疑惑得歪头问他:“你笑什么?”

  贺天轻咳着掩饰:“咳咳……没什么,你刚才为什么往回跑,那样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莫关山心里明白自己刚才有些小题大做,为自己慌乱的样子感到丢脸,低着头闷声不说话。

  贺天看着他红红的耳尖知道他不好意思了,想起刚才明明害怕却义无反顾冲向危险的他,莫名觉得很可爱,开口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自己都没发觉的温柔:“回去看看状况吧,能走吗?”

  莫关山点点头,异常乖巧的被贺天牵上马,脚软不说腰也软了,贺天只得在他身后扶住他,将体格更为娇小的omega完全罩住。

  两人就这么公骑着一匹马沉默着回到营地,情况跟贺天猜测的差不多,一些帐篷歪倒了,人员安全,少量物资丢失,好在离城市已经很近,所以也无大碍。




  莫关山休息了一下午重新振作精神,晚些时候来到贺天帐篷门口,握紧手里的东西踌躇了半天,终于不情不愿地准备伸手掀开帐子一角。

  “干嘛呢?”

  身后低沉的声音吓得omega一颤,手里的东西险些没拿住。

  贺天安顿好事务回来,就看见莫关山在自己帐篷前犹犹豫豫半天没个动作的样子,心下了然。觉得好玩就无声无息站在他身后半天没叫他,果然一出声就吓到他。

  他甚至想,如果莫关山是只猫,估计现在尾巴上的毛肯定炸了。

  真可爱。

“我……那个……”

“进来说吧。”

  贺天好奇他手里捧得东西,上前掀开幕帘请他进去。

  莫关山把手里的东西塞进贺天怀里,手空下来才觉得更加不知所措,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变化让他拿捏不准如何与他相处,又是最欠不得别人人情的个性,他觉得他很有必要跟他道谢。想到这里,他坚定抬起头直视贺天,用自认为最真挚的眼神。还觉得不够,又向他鞠了个90º的躬。一边中气十足道了句:“今天谢谢你!”

  贺天因为他这拼命的样子也愣住了,随后本来沉闷中爆发出他爽朗的大笑。

  莫关山直起身,不明白自己做的哪里好笑,觉得难得自己这么正式的感谢什么人,换来的却是对方这样的反应,忍不住皱眉,怨念得瞪着他,语气又恢复如常:“你笑什么!”

  贺天夸张得捂着肚子笑倒在席子上,抬手抹去眼角的泪调整了呼吸,看到对方不甚明朗的表情,忙向他摆着手转移话题:“没有没有……对了,今天咱们算是平手吧。”

  莫关山没有想到他还会提起那场比赛,思索片刻摇了摇头:“不能算平手,你最后赶超我了。”

“是快要赶上了,那也是没赶上吗”

   好像也对。莫关山难得跟他想法一致:“嗯,大概吧。”

   贺天摸着下巴,嘴角挂上狡诈的笑意:“那这样吧,各欠对方一个要求。”

   莫关山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心想对方帮了自己,所以便点头应允:“我就不用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那……”,贺天忽然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撩起莫关山柔顺的红发,“我要你的头发。”

   面前人惊讶的抬头看他,沉吟了片刻后回道:

  “好。”



   莫关山离开后,贺天握着手里那段柔顺的珊瑚红色长发出神。短短半个多月的相处,还不能算有多愉快,但从昨天开始他就有一种感觉,经历了今天这场不大不小的危机状况,他更加确定了。

   他对莫关山存了私心。

   这种感觉让他心慌,本来有条不紊的思维逻辑在感情方面完全派不上用场,在他不长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现这种无力感。

   他努力想要理出头绪,却满脑子都是昨夜火光中的莫关山,还有他身后本来无比亲切的战友,此刻却在脑海里化身暗夜中的狼群,像注视着猎物般,眼神中透出对面前那个omega的渴求。

   记忆中莫关山那头飘逸的长发晃得他心烦意乱,本不算娇媚的长相,却在那头如瀑的长发衬托下魅力无穷。

   一定是因为这个,他才会动摇,他们才会生出遐想。

   望着席子上莫关山送过来的药酒,还有腌制的小菜和干粮,贺天叹了口气。

   再漫长的行程,都会有终点的。

   

  

评论(2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