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4.

   最近沉迷鬼怪无法自拔……尤其是第四集的结尾……被大叔读小诗的场景美哭了,我发誓我也要用上……

  这章主要写贺天的情感变化吧。

==============================   

  火光摇曳中,贺天才发觉这是自己第一次看清莫关山的长相。

   两人的距离如此近,他仿佛看到了他泛红面颊上的细小绒毛,还有他本来光洁的前额被汗水和碎发掩盖,却柔和了眉眼。
 

   面前的人比自己矮半头,气势倒是丝毫不逊色。为了弥补体型上的差距,下意识抬高了小巧的下巴,却也露出了一段白嫩的脖颈。

   空气里茉莉香浮动,手心里莫关山的手腕是柔软又富有韧性的触感,贺天跟着心也微微颤动。

   莫关山当然不知道对方心里的百转千回,他刚经过一场激烈对决,虽然尽量减少动作带来的体能消耗,但是近半个月的路程以及omega本身体质上的限制,令他此刻无力从贺天手中脱身,甚至要竭力压制才能勉强保持呼吸平顺。

   可是他不想输,不知为什么,尤其不想输给贺天。这个异国王子,从他看到他的第一眼,他知道自己心里那份难以磨灭的羡慕与向往。

   那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以完全的胜者姿态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有骄傲的资本,年纪轻轻就为父平定江山社稷,任谁都肯定,他的将来不可限量。

   而他,一直是所谓的弱者,他真的迫切需要证明,他并不是。

   两人间的沉默渐渐让气氛尴尬。贺天回神,迅速整理好思绪,也收起无意中泄露的信息素,又换上那副轻松慵懒的样子,嘴角轻扬,带着alpha与生俱来的高傲:“算了吧,你还有体力跟我比吗?”

   莫关山被他一句话激起更加强烈的好胜心,拗足力气甩开他,眉头也骤然蹙紧,将手中还未收入鞘的剑重新握紧,抬起直指贺天鼻尖,再也抑制不住粗重的鼻息,声音也因为怒意而颤抖:“有本事比比看啊!”

   得了,小猫炸毛了。贺天又发觉了一件事,莫关山面对他时总是皱着眉头。

   明明已经这么累了,还要逞强,究竟是多讨厌他……

   这样的认知从脑海划过,带起一片涟漪,烦躁从心底翻涌而出,连带这些天的不满情绪也一齐爆发。贺天伸手将剑身按向一边,跨进一步,眯起黑眸注视着莫关山,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那就明天吧,比什么随你挑,不过你要是输了,你就死定了。”

  “我赢了呢?”莫关山因为对方终于愿意应战心中雀跃不已,根本无暇顾及贺天深不见底的黑色瞳仁中升腾的危险气息。

  “一样,要杀要剐随便你。”

  “好,一言为定。”莫关山点头应允。

   贺天瞥了一眼远处观望的吃瓜群众,便擦着莫关山的肩头走过,穿过迅速逃窜的人群回了营帐。

  莫关山被他撞得趔趄几下,险些没能稳住栽倒在地,微叹口气。

  冷杉的味道还萦绕在鼻腔里,那是贺天刚才故意释放的信息素。

  越是强大的alpha,自控力越是优越。所以十几天的行程,莫关山几乎不曾感觉到贺天的信息素。此时浓重的挑衅与威胁意味被清冷的草木气息裹挟着扑面而来,令年轻的omega有些失措。努力稳定了心绪后,又为自己这般动摇而沮丧。

  果然还是个不得不受制于alpha的omega……

  还未来得及怅然,寸头就窜过来:“老大,你明天真的要比啊?”

  “嗯,都答应了。”

  寸头这才确定刚才自己虽然离得远但没听错,一脸节哀顺便的表情,拍着莫关山肩膀惋惜道:“老大啊,明天还是别比了,二皇子在我国比武就没输过……”

  莫关山挑眉:“这么厉害~”说完就拍下寸头作乱的手走了。

  第二天清晨,莫关山一如既往起的很早,晨光熹微中的大漠又是另一番景致,月牙西斜,东边晨光晕染了地平线,依旧冷冽的风穿梭天地间。

  马的嘶鸣划破了寂静,是贺天那匹俊逸的黑马。

  除了莫关山骑的是骆驼,其他人都是骑马的,毕竟要考虑到omega娇弱的身体。尽管莫关山是会骑马的,甚至骑术算是高超,他还是接受了这“贴心”的安排,毕竟速度快慢他都不在意,反正终点都是异邦。

  不过他第一次见到贺天这匹马就喜欢的不得了。黑亮顺滑的皮毛,健壮匀称的肌肉分布在宽大的骨骼上,双眼炯炯有神,鬃毛在奔跑时随风飘扬。

  他也想要一匹这样的马,可以为自己日行千里,也可以是战场上最坚实可靠的伙伴。然而他没有理由和资格去拥有,他只是个赋闲的omega。

  他用手轻抚着它,看它微微歪头向自己看过来,情不自禁笑开来,更加温柔的爱抚。

  他看到黑马纤长浓密睫毛下晶亮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实在忍受不了内心不断叫嚣的念头,对着它轻声询问:“我带你去散散步好不好?”

  说完便动作娴熟得翻身上马,向与营地相反的方向奔去。

  贺天早在他的马嘶鸣时便站在帐前,看着莫关山骑马远去才走出帐篷。静静望着远处奔跑的马,和马上那个神采飞扬的人。

  他从不知道对待一个人的情绪可以如此复杂多变,前一秒被他的美沉醉到痴迷,下一秒又被他的言语当头一盆冷水,清醒得彻底。

  原来爱意与怨怼是可以成正比的,

  那个如山涧清泉般的少年,

  那个如茉莉般清新隽永的少年,

  此刻成为天地间最最吸引他的风景。

  午后,毒辣的日头终于向西,莫关山迫不及待拿着剑来找贺天,一身行军服妥帖平整,秀发也是扎得一丝不苟,表情格外严肃:“开始吧。”

  贺天正躺在席子上做贵妃醉酒状,似乎在想些什么,也不去看斗志昂扬的莫关山,淡淡说了句:“又比剑术,没意思。”

  莫关山被他这般平淡的表情搞得有点懵,开口问:“那比什么?”

  贺天终于正眼看向他:“赛马怎么样?”

 
 

 

 

 

 

 

 
 

评论(2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