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2.


死拖活拽把牛肉梗用上了…… _(:з」∠)_

祝今天四六级考试的宝宝们考试顺利,高分通过(⑉°з°)-♡(永远擦边过的我……唉……)

==============================

贺天发现蛇立逃走了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叫起晕倒在地的侍卫,对方揉着肩颈恢复了意识,发觉自己失职,慌忙跪下交代了来龙去脉。

  原来前一晚贺天走后莫关山跟蛇立聊了很久,本来侍卫是在旁边守着的,但鉴于蛇立是本国万人敬仰,战功赫赫的军师,莫关山又是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所以莫关山给他松绑了他没有在意,两人一起进了营帐他也没在意,过了很久以后他觉得不对劲,莫关山一人从帐中出来走向他时他也没防备,然后就被套路了……

  本来作为送亲队伍,贺天只带了十几个得力部下保证安全,人数不在多在于精。所以侍卫如此轻易就被莫关山撂倒多少让他有些惊讶,再加上蛇立的事情他有太多疑问,贺天沉下脸,撇下还在跪在地上的手下,径直走进了莫关山的帐篷。

  莫关山被人从被窝里掀起来的时候直接炸了毛,眯着眼睛坐起来,指着眼前不甚清晰的黑影开口就骂:“妈的,谁他么敢吵……”

  看清来人后瞬间清醒了,硬生生把起床气就着没骂完的话咽了回去,坐直身体,一脸平静的抬头望着贺天,表情单纯无辜。

  贺天被他那双故作坦荡的珊瑚色眼睛盯得更加烦躁,弯下腰逼近他,伸手捏紧他的下巴,蹙着眉头厉声问道:“为什么放了他?”

  莫关山被他弄疼,挥手打落对方的手,也无心掩饰:“我想放就放,怎样?!”语气再无初见时的礼貌疏离,甚至带着挑衅。

  贺天被他的态度彻底激怒,抬手看了眼迅速红肿的手背,继而五指收紧向着莫关山腹部砸了下去。

  他出拳迅速有力,莫关山未做出反应就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伴着沉闷的碰撞声,他甚至感觉内脏被他打开了一个洞,从前腹贯穿到后腰的剧痛感袭来,让他咬紧牙关还是溢出一声闷哼。

  贺天收回拳头,掰直莫关山因疼痛而蜷缩的肩膀,逼迫他与他对视,黑眸里怒火翻涌:“别以为你是来和亲的我就不敢动你。”说完就推开他走了出去。

  莫关山窝在被褥里缓了好半天,不用看也知道肚子上肯定要淤青了,不过贺天虽然下手狠,但将将避开要害,看来还是多少有些顾忌的。

  自从那天之后贺天跟莫关山的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了,至少莫关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当天晚上贺天差人送来跌打药时他是拒绝的,抱着手臂刚想故作高冷奚落一番,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那个被自己一手刀劈晕的寸头小侍卫,估计因为自己没少挨训。想到这莫关山就不忍心说狠话了,接过寸头手里的药,对着他露出抱歉的微笑,又说了句对不起。

  贺天这边打完人气也消了,眼下还是尽早回国才是正经事。对于那个红毛有一定功夫底子这一点他还是很诧异,毕竟无论在他的认知里还是在自家宫殿里,omega都娇贵脆弱,需要人好生供养着。但再怎么强悍,omega就是omega,从第一天就中暑晕倒这件事就能看出来。

  所以消气后贺天就开始担心,虽然避开了要害,也未用全力,他还是怕把他哥马上要娶的媳妇儿打坏了,思来想去还是让在旁边倒立着面壁思过的寸头去送药。

  然而他发现这才是个开始,莫关山让人惊讶的地方太多了。

 
  比如第二天傍晚,莫关山变戏法一样摆出一套厨具,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又拿出一大块腌牛肉。他的手下们颠前跑后搭了一个窝棚,不一会儿小锅里就炖上了色泽浓郁,香气扑鼻的牛肉汤。

  毕竟行军在外几个月,吃饭只是为了满足最基本的能量补给需求,将士们许久没有吃过一顿好饭,这会儿都禁不住诱惑,纷纷倒戈围在莫关山身边流哈喇子。

  莫关山带的肉是母亲临行前给腌制的,嘱咐他趁新鲜赶紧煮来吃,多少也能应付一下体能消耗。因为自己中暑,又挨了贺天一拳,已经拖了三天,虽然肉事先腌制过,已经有些不太新鲜了,索性全部炖了大伙一起吃掉。

  香气随着傍晚温度适宜的暖风飘散开来,像只无形的手拉着贺天慢慢靠近。不远处被一群饿狼包围的omega利落得切着东西,时不时搅动一下锅里的汤,一头长发随意盘在脑后,额前的碎发随风飘动,眉头微皱,双唇紧抿,认真的样子很好看。

  从这想法中回过神来,贺天才发现自己已经穿过人群,站到了莫关山身旁。

  莫关山感觉身边的人默默退开,便知道是贺天来了,便皱起眉头,抿紧嘴唇,全然没了刚才的悠闲自在,被他的队伍包围又不好发作,只能当贺天是空气。

  然而贺空气怒刷存在感,开口说话了:“呦,你还会做饭啊?”语气一派轻松,好像昨天凶狠暴戾的是另一个人。

  莫关山眉间皱出个川字,拿着锅铲用力戳着锅里的肉,没有答话。

  倒是身边扇扇子的寸头接了话:“对呀对呀,二皇子,准王妃炖的牛肉可好吃了!”

  莫关山曲起食指去敲寸头:“不许叫我王妃,你才王妃,你全家都是王妃!把盐罐子给我!”

  “好好好,老大。”寸头忙不迭点点头,把盐递过去。

  贺天瞪了一眼狗腿小侍卫,冷笑一声:“哼,就这糙汉样儿,能做出什么好玩意儿。”

  莫关山忍无可忍,刚要放下手里的罐子,就听“啪”的一声,瓶身被他捏得变形,罐子上面的盖子掉进锅里,雪白的盐粒们也争先恐后的追随而去……

  “哈哈哈哈哈……”
 

  众人凌乱在风中,唯独贺天笑得前仰后合。然而下一秒就被一个罐子直直击中脑门,盐粒飞溅进眼里,爆笑声变成惨叫声,还伴着莫关山中气十足的怒吼:

  “贺,天,老子跟你没完!”

  众人:散了散了,没饭吃了……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