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丝路】(楔子)

  新坑,abo设定,看了很多自己也想试试这个脑洞大开的世界观设定。
  另有真命设定,会在文里具体解释。
 

  感觉沙漠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啊,我最喜欢的歌是关于沙漠的(梁静茹的丝路),我最喜欢的书也是关于沙漠的(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赋,那么你,一定是我,最美的追逐。

  只有置身于这片沙海之中,才能明白什么叫做孤独。

  浩瀚的星河被凛冽的风擦拭得干干净净,原原本本横在夜幕之上,仿佛摇摇欲坠。他刚刚转醒,踏出帐篷,便被这如梦似幻的景致定在原地。

  不是没有见过星星,他每天都会见到。在清冷的深宫别院里,高高的围墙中他坐在中庭无数次望过那一方小小的夜空中闪耀的星。

  白天里正午的烈日蒸烤着沙地,未曾踏出宫殿半步的他实在抵挡不住热浪侵袭,中暑昏了过去,将随行的队伍步调全打乱了。

  他回过神来,在大漠夜晚寒冷的风中裹紧了身体退回帐中,懊恼自己这般脆弱。

  临行前母亲抱着他泪如雨下,他也深知这一别,可能会是永别。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怪只怪他生不逢时。

 
  与邻国的战争已经打了十几年,终是不敌对方国力强盛,最后一役大败邻国王子率领的大军。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的父亲,也是这个国家的王。母亲只是地方进献的omega,身份地位本就不高,又生了他这个omega,也便更加不得宠了。

  自从他懂事起,他便没有见过他的父王,除了母亲,连下人都不会正眼看他。因为他是个没用的omega,虽是皇室子嗣,但血统尊贵这种说法仅限于强大的alpha,王族血脉只有在alpha身上才能得以延续,这是这个国家世代传承的准则。

  可他过得本也算平静安逸,别院寂静冷清,为了照顾多病的母亲,他早早学会了料理一切。他本安于现状,他本以为会如此平淡的度过一生。

  而父王高高在上,对他宣布他的命运:和亲。虽然他还没未迎来发情期,但毕竟已经十六岁,再过两年就是适婚年龄,早一点也没什么不妥,毕竟目前王族里只有他一个合适的omega,虽然位份低,但好歹算个王子,用来和亲再合适不过。

  他低着头,牵动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我终是不被任何人所需要的。

  如今已经踏上漫漫征程,他脚下这片荒漠曾经有多少战士经过,像他一样离开家乡,为了保卫祖国,奔向未知的命运。

  他多么希望能够像其他兄弟那样征战沙场,奋勇杀敌。明明小时候跟那些alpha皇兄一起练武,他最是努力刻苦。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两种性别的分化越发明显,他再也无法跟上他们的脚步。
 
  外面侍卫的喊叫声让他拉回思绪,帐外渐渐喧闹起来,惊呼声厮杀声此起彼伏,火光四起,帘子被风吹开,一个黑影出现在他面前,拽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起来。
 
  “谁?”他本能的开始恐慌,拼命挣脱他的束缚。

  “别动,有强盗打劫。”男人声音低沉平稳。他听过这个声音,在送行宴上。

  当时他整晚都低着头一语不发,不愿去看父王与邻国派来接他的王子举杯寒暄的样子,据说就是率领军队在最后一役中大获全胜的那个王子。

  拉扯间他对上对方那双黑如曜石的眼睛,眼神里透着不耐,在火光中闪烁着光芒:“别怕。”

  果然帐外的喧嚣渐渐平息,他转头对前来报告状况的侍卫确认了状况,又回身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回答:“莫关山。”

  对方浅笑一声:“第一天就这么多麻烦事,你不会是克夫命吧?”
 
  莫关山望着那张方才还严肃冷酷的脸,有些惊讶于他现在戏谑调笑的表情,皱眉问道:“什么?”

  “没什么,反正又不会是我老婆。”男人耸耸肩,跨出了帐子。

    TBC
 
 
 
 
 
 

评论(2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