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K莫】关于鱼尾纹

  今天很不开心,写点甜甜的段子让自己开心开心……
灵感来源于二十岁的我年纪轻轻有了鱼尾纹😭😭😭

==============================

  众所周知郝眉很爱笑,笑点低到看冷笑话都能哈哈乐半天。

   众所周知ko不怎么笑,别说笑了,那张冰块脸简直就是低温保鲜的,也就看到郝眉是才稍微柔和那么一点点。

  所以今天这情况于半珊观察了一上午,这庆大高材生的脑袋快想破了也没弄明白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其实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是从今天早晨来了以后他就没听到郝眉那颇具魔性的笑声,给他讲刚看的搞笑段子,对方只是点点头又嗯了一声,声线平稳,那张娃娃脸故作老成,跟被ko传染了一样,没有一丝波澜。

   看着那边端庄坐在桌前码代码的郝眉,于半珊这一颗为宿舍老幺操碎的老妈子(ba gua)心蠢蠢欲动,脑子里飘过四个字,这不科学。

   跟丘永侯讨论无果,更不敢去惊动ko牌大冰山,开玩笑,万一是他俩吵架了自己不是撞枪口上了?!

   思索再三,决定求助于致一智慧首脑。谁知刚进办公室就见微微在给大神喂水果,趁肖奈还没扔眼刀赶紧转身溜了,我去差点撞另一只枪口上。

   没办法了,还是直接问杀伤力最小的郝眉自己吧。见郝眉起身去茶水间了,赶紧尾随进去。

  “小美人~今天这是怎么了?冷都男style?”

  郝眉盯着手里的咖啡,淡淡回道:

  “嗯。”

  “嗯?你但是说话啊,嗯什么?有什么烦心事跟哥哥我说说,哥帮你解决!”

  说完还哥俩好的搂住郝眉的肩膀。然而郝眉仍旧不为所动,看着他严肃认真的说:“我没事,真的。”

  然后轻巧躲过于半珊扒着他的手走了出去。于半珊到底没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一个反手把刚踏出门的郝眉拽回来:“郝眉你犯什么神经啊我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事说事冷着脸算什么?!”

   郝眉被他的肺活量深深震撼到了,那张冰块脸也终于有了一丝裂缝,推开他整理好自己的领子,终于说出了缘由:“哎呀,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我昨天晚上洗完澡发现……发现……我有……鱼尾纹了……”

   “鱼什么?”最后几个字太小声,于半珊愣愣又问了一遍。

   “鱼尾纹!!!”郝眉开始不顾形象崩溃大叫“我才多大呀,昂?你看,你看!这鱼尾纹都这么深了!!!”

   边说边凑近于半珊弯弯眼角,果然仔细看有一条细浅的纹路从眼角延伸开来。

  “那你至于为了这个一上午都不高兴啊?”

  “我没不高兴啊。”

  “那你冷着脸?”

  “啊!那是因为我昨天掰着ko的脸看了半天,他就没有!我就想肯定是因为我表情动作太激烈了,所以学学他说不定就好点了,我还让他监督我呢。”

  “mazz……”于半珊放下心来,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一出门就撞见ko拿着杯子进来,闪得更快了,ko+郝眉=狗粮啊!赶紧跑!

   ko好笑的看着郝眉,后者这会儿对着茶水间反光的咖啡机盖子挤眉弄眼,见ko进来邀功似的窜到他面前:“嘿嘿嘿,ko,我今天一上午都没有破功呦~”

   “我听见了。”

   “啊?刚才那不算!”

   “阳台吧。”说完对他灿烂一笑,又亲亲他的嘴角,心满意足的走了。

   郝眉沉醉在ko刚才那倾城一笑里半天才回神,跑了出去:

   “ko!不行!刚才那个不算!”
  

   前一天晚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o听见在郝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赶紧放下没刷完的碗筷,火速赶到,抓着郝眉的胳膊上下仔细打量:“郝眉,怎么了!”

    郝眉另一只手还保持抠着镜子的姿势,把脸凑过去,欲哭无泪:“ko,我有鱼尾纹了!!!”

    ko检查确认郝眉毫发无损,便领着仍在絮絮叨叨的恋人出了浴室,抱着他坐到床边帮他吹头发。

    郝眉沉默的了好一会儿,忽然转过身啪的一下两手并用把ko的脑袋挪进仔仔细细看了半天,挫败的放开向后仰去:“咱俩差不多大,为什么你没有!!!”

     ko放下吹风机搂住他的腰防止他掉下床,柔声安慰钻牛角尖的某人:“好了,我刚才没看到鱼尾纹。”

    “你就会骗我,我刚才在镜子里看的清清楚楚。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我笑太多了。你脸用的比较少所以才没有……”

     ko看着他认真道:“你笑起来很好看。”

     郝眉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一暖,倚进ko怀里:“可是我老得比你快怎么办啊……”

     ko刚想回话,郝眉猛地从他怀里又弹起来:“我从今以后要像你一样!保持严肃!”

    “你确定?”ko脱口而出,才发觉自己失言,有些后悔。

     “确定!不信你就监督我!”

      ko看着恋人壮志凌云的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挑眉问他“万一你破功呢?”

      “要杀要剐随便你!” 
 
     听到了预想中的答案,ko忍住笑意把他拉回怀里在他耳边轻声说:“那晚上地点我挑怎么样?”说完便含住了郝眉粉嫩的耳垂。

     郝眉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脸瞬间红透:“不行,凭什么你只赚不赔。”

      “那你说干什么?”

      “那……你要对我笑。”

      “好。”

咳咳……拉灯拉灯。。。(ko一笑也倾城~)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