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K莫】[关于初雪]

   初雪哎……虽然我这边下的有点小……但总觉得只有下了雪冬天才算真的来了~

  看微博对一句评论印象深刻:一场雪后,北京变回了北平,故宫变回了紫禁城。

=============================

  
  让郝眉倍感欣慰的是,还好北京除了沙尘暴跟老三,还有雪。

   作为一个生于南方省份,过冬基本靠抖,最多只见过雨夹雪的元气少年,在大一那年拉开窗户看到窗外银装素裹的景色后,郝眉真真儿就是微博热搜上[室友第一次见到雪]的真实写照,那撒欢儿的模样跟第一次见到暖气比有过之无不及。
 
  虽然新奇劲儿早过了,但是当ko一反常态在周末的清晨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时,一句“下雪了。”便扫清了郝眉的起床气。

   只见刚才还软在自己怀里的人瞬间起立,晃了晃小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手脚并用扒拉开被子,就这样赤着脚跑到阳台,看着窗外柳絮般的雪花纷飞着,激动得直跳:“ko!你看!是初雪,初雪!好漂亮!”

   ko跟在他身后,揽住他的腰,微微用力把他提起,让他的脚站上他的脚背,眼里温柔满溢,定定看向恋人兴奋的通红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一口。

  郝眉将头向后靠在他肩膀上,两人静静望着这天地间飘飘洒洒的雪,晨光熹微,一室暖意缓缓流淌。

  忽然想起了什么,安分不一会儿的郝眉又踩着ko的脚背跳着,眼睛被雪光映得晶亮亮的:“据说一起看初雪能永远在一起呦!”

  ko嘴角上扬:“嗯,我知道。”
 
  所以这么早就叫醒你呀。

  记得大一那个初次见到雪的早上,郝眉欢天喜地的拖着于半珊跟丘永侯在楼下空地上打雪仗堆雪人疯了一整天,楼上的肖奈时不时走到阳台,一脸mdzz的表情看着楼下三个傻子拖腔拉调唱着一剪梅,眼底却也因他们沾染上欣喜。结局当然也够壮烈,三人无一幸免,集体发烧了。

   然而此时郝眉被ko牵着,只能站在这首都美丽的雪景中,一件羽绒服从头包到脚,下面接上一双雪地靴,愣是被ko裹成了一个球。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告诉ko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大眼睛从帽子口罩的夹缝中勉强露出来,扑闪扑闪望着ko。

“ko,我热。”

“手很凉。”

“我迈不开腿了……”

“我背你。”

“哎呀我不要穿这么多!我要堆雪人!我要打雪仗!我……唔 ?!”

   ko隔着口罩吻住他:“不行。”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