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You're my sunshine(4)

去了图书馆,对面的妹子感冒了,然后我被传染了……天冷了,大家注意保暖,避开人员众多和空气不流通的地方,防止感冒~
我说的话就着狗粮吃了,下章争取完结……




回到自己的小屋不久,莫关山就接到了贺天哥哥的电话。

怎么,当初那么信誓旦旦跟我保证,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你监视我。

贺天助理告诉我的,你就是这么给我照顾他的?

那个女人不是你安排的吗。

听筒对面短暂的沉默,然后响起一声轻笑,是又怎样?考验考验你。

这也算考验?你真是小看我了。

莫关山挂了电话,长舒了口气,至少知道并非是他再次背叛自己就好。要是再来一次,他还有精力去消化那份痛楚吗。

忽略通话记录上排成一排的未接来电,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贺天竟然给他发了条短信。

你在哪,别胡思乱想,我们谈谈。

贺天是从来不发短信的,手机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发号施令的工具,通话都是简洁明了的布置任务,连个喂都没有,大多时候不超过一分钟,对谁都不例外。

莫关山有些受宠若惊,十二个字,一个一个砸进心底,像是他努力十二年的见证,让他明白贺天是在乎他的。

只是不够。远远不够,他要的是贺天的全部,他的心他的爱,他对这个世界唯一的贪心就是贺天了。
拉开卧室的抽屉,里面两份房产证书躺在那里,一份是贺天哥哥给的,一份是自已赚的。算算经营餐馆赚的也算够还给贺天哥哥了,或许自己是该离开了。莫关山不禁觉得挫败,屋里没有暖气,银白的月光下浮动着一室的冰冷,他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冷却,眼眶泛着酸,他只是爱上一个人,他只是想跟他在一起,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忽然听到听到有人敲门,知道他住处的人不多,所以看到蛇立时他并不惊讶。

去你餐馆找你你不在。

嗯。

脸色这么差,又吵架了?

跟你没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蛇立主动踏进屋里,俯身在莫关山耳边,银白色的发丝扶过耳廓,那样我才有机会……

莫关山眉头倏然皱紧,随即眸光一闪,忍住向后退的冲动,偏头对上他的目光,眼里闪着狡诈的光。

那现在给你个机会,陪我喝一杯吧。说完嘴角上扬,成功让蛇立再次露出迷恋的神情,拽过蛇立的手腕出了门。

坐进车里,报出酒吧的名字,是高中时自己喝醉后遇到贺天的那家,也是贺天喜欢去的那家。

有时候莫关山都觉得自己太过偏执,这么多年也有过追求者,蛇立一直是其中之一。那场顶替风波过后蛇立找到他,浑身是伤的样子很狼狈,对他说对不起,语气真挚甚至带着一丝恳求。莫关山笑着朝他包裹着绷带的手臂狠狠按下去,蛇立,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然而他仍旧纠缠不休,甚至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他辍学后就读的技校不在这个城市,是贺天哥哥的安排。所以当他看到风尘仆仆的蛇立时感觉自己像在做梦,被他搂进怀里也忘了反抗。

找到你了。

为什么辍学。

贺天那混蛋又干什么了。

跟我回去好不好。

莫关山用力推开他,但是对方力气大的出奇,他感觉骨头都被勒的生疼。

莫关山,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

莫关山愣在他怀里,忽然就笑了,说出的话无奈又残忍,

蛇立,你要是贺天该多好,我做梦都想听他这么说。

车里两人各怀心事,窗外的夜色飞速倒退,蛇立的侧脸浮在上面。莫关山觉得他们俩很像,都为了求不得的东西执着了太久,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没办法去回应他,他在心里打赌,如果这次会在酒吧碰到贺天,他希望贺天的态度可以帮自己回绝他;如果碰不到或者贺天仍旧是从前的暧昧态度,他就跟他们俩个都做个了断,然后,永远离开。这样对三个人,都是一种解脱。

酒吧还是老样子,莫关山踏进去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五年前,嘈杂的音响,鼎沸的人声,自己默默灌着酒,眼神在屋里每个人的身上一一扫过,隐隐透着期待。蛇立将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将他半圈进怀里,抽着烟看他。莫关山微不可查的挪了挪,终是受不了他的目光,站起身,我出去透透气。

打开侧门,初冬的冷风扑面而来,莫关山瑟缩了一下,被蛇立走上前拥进怀里,手也顺势被捏紧揉着取暖。

不是说给我机会吗?

莫关山没有应声,也没有挣扎,蛇立抬头,侧门外不远处的路灯下,贺天站在那,被身边娇小的女生搂着胳膊,一群青年在一旁起着哄。

侧门里灯光昏暗,他感觉怀里的人向后退了一步,似乎企图让阴影掩盖他们俩。然而贺天已经疾步上前,将莫关山拽了出来。

贺少好兴致啊。

蛇立?贺天微眯着双眼,看清对方后脸色一变,目光凝重的看着莫关山,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莫关山没有回答,越过他的肩膀看向那群人。

贺天马上反应过来,那是……

阿山,不是说好给我机会了吗?被蛇立轻飘飘的打断。

什么意思。贺天看向他,黑眸深沉,翻涌着怒气。

蛇立得意的勾着嘴角,伸手去拉莫关山另一条手
臂,却被贺天猛力拍开。找打吗。

哈哈,贺天,你在外面跟小妹妹调情,别人就得
为了你天天要死不活的,怎么什么好事都你占着。

看到莫关山单薄的背影一僵,蛇立心底生出痛快。正要接着说,贺天低沉的嗓音透着浓浓的胁迫,闭嘴。说完便揽着莫关山离开。

路过他身边,莫关山转头看了他一眼,嘴唇轻启,没有发出声音,他却看得明白,他说:

谢谢。





评论(1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