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You're my sunshine.(3)

下雨了……撑伞打字好费劲……
这章写的好牙白……
写文没大纲果然不行……
下篇争取完结……尝试番外开个车~
我仍然是日更的好孩子(๑ºั╰╯ºั๑)




贺天开车回家时心情不错,因为今天是周五。莫关山的小餐馆算是生意兴隆,尤其是周末一般都忙得脚不沾地,而他自己工作起来六亲不认,周一到周四回家一般都是后半夜,所以莫关山会在周五晚上到他家给他做饭,短暂美好的相处时间两个人都很受用。
贺天有时会怀念那个一点就着的小红毛,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大概掩饰的最好的就是对他的爱意。而现在的他,真的具备了一个成熟男人的沉着冷静。
他进门闻到饭菜的香气时才真正觉得忙碌的一周结束了,嘴角不自觉翘起,匆匆踢了鞋进到客厅,却看到莫关山跟一个女人对坐在沙发上。两人寻声望去,女人忙站起来挽过他的胳膊,贺天你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尾音上扬。贺天下意识去看莫关山。他慢慢站起身,路过靠在一起的两个人,微微偏头说道,饭在锅里温着了,餐馆有点事要处理,我先走了。
他始终一眼都没有看他,仿佛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然后躲过了贺天企图拽住他的手,轻轻带上门。
女人靠进他怀里撒娇,捏着娇滴滴的嗓音说着什么,贺天看着紧闭的门出神,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又好像不尽相同,一时间焦躁淹没了本来的好心情,猛地甩开女人的手臂,我不知道我哥怎么跟你说的,但是上次相亲的时候我说的很明白,滚吧。
房间里只剩下他时,他已经打了三通电话,无休止的忙音令他更加焦躁,莫关山的餐馆离这里不远,他赶到时只看到几个小伙计,拽过来一个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贺天这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以往不是没吵过架,两人都不再是少年心性,但到底是两个男人,说起话来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尤其是他,面对莫关山总是挑拣最戳人痛处的说法,看着莫关山平静的脸上浮现出受伤的神情他就会有种莫名的快感,反正他就是有自信即使他再恶劣莫关山也不会离开他。所以前几次莫关山也失踪过,他打了几个电话,去餐馆看了一眼,便将事情抛之脑后接着工作了。果然周五晚上一回家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莫关山。
但这次不一样,他记得他们之间五年的空白是怎么来的,他知道莫关山眼里揉不得沙子。如果这次他不找,莫关山不知道又要躲几个五年。
初中时期的小红毛总是穿着明黄色的宽大T恤衫,再加上一头红发衬得白皙的皮肤更加通透。蹲在石柱子上大口嚼着三明治,与整个世界都划清界限。远远看过去,似乎有层暖黄色的包绕着他,像个小太阳,贺天想。他喜欢他那份纯粹,身陷俗世又不染纤尘的纯粹,
打电话给见一,那家伙倒是永远都活力无限的样子,呦呵,贺总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你知道红毛家住哪里吗?
听筒另一边传来一声嗤笑,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啊,这些年……
果断挂掉打算试下一个,却发现他不认识莫关山其他的朋友。他们能够维系这段关系,好像都是莫关山主动靠过来,贺天不需要去找他,只要回头就会发现莫关山在他身后不远处不疾不徐的跟随,那如果他不来找他了呢……贺天的心登时漏跳了一拍,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头乱晃一通,只得打电话给助理,帮我找到莫关山的住址,越快越好。
立冬的天气寒气透过肌骨,给了他些许清明,一群青年从侧门出来,吵闹着再去哪快活,路灯下一个姑娘的一头红发从他胸前略过,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姑娘惊呼一声,回头看清他时便暧昧笑着贴上来,帅哥,一个人啊~一起玩呀~周围的人跟着起哄。
这五年不好过。他知道以他的能力不会找不到人,是他哥哥在从中阻挠,那是他第一次在哥哥面前发火。他哥被他缠的实在没办法,高三还没念完就把他送出了国,课程安排满满当当,但对于他仍旧游刃有余。只是在寂静的夜晚会想起他的小太阳,只是多少个宿醉的清晨醒来,身旁睡着的或男或女,一头红发鲜艳。
所以当五年后他踏进公司楼下新开张的小饭店,他感觉一道阳光拨云见日,莫关山微笑着对他说欢迎光临。
这次你别想跑了,贺天想。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