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You're my sunshine(2)

小红毛视角,感觉我的思路好扭曲……
不知道大家都是啥时候写文,我……是一边准备考试一边写😂😂😂,闲着的时候一点灵感没有,一开始看书就才思泉涌啊2333
我爱小红毛,我把小红毛写成了我的理想型~
另,我是日更的好孩砸ヽ(⌐■㉨■)ノ♪♬

爱究竟是什么呢?
莫关山不止一次的想。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小小的,像嵌在这个巨大城市机器上的破旧螺丝,但这是他的公寓,他背着贺天用自己的积蓄买的。这就是每次他们吵架,贺天找不到他的原因。他在心里将这里称呼为家,即使有点像一个临时避难所。
几个小时以前,他还在贺天家偌大的厨房里做饭,门铃响了,他以为贺天忘记带钥匙,开门却是一个女人。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美丽女人。
女人看到他没有惊讶,微笑着问,贺天在吗。
他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他快下班了,你进来等他吧。
贺天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莫关山一直很清楚。曾经年少轻狂,觉得自己之于他是特别的,虽不曾恃宠而骄,但他充满自信。
直到高二的那年暑假他明白了,真心不一定能换来真心。其实不是什么特别日子,他不指望贺天能记住他的生日,只是想要给贺天做晚饭,然后两人一起度过平淡美好的夜晚,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礼物。所以他没有联系贺天,买好食材还有一个小小的蛋糕就这样用备份钥匙进了贺天的家门。越过背对着他被人抱在身上的少女,他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少年看了很久,十分非常极其肯定那是贺天后,将食材放在玄关柜子上,转身就走,只有沉重的关门声暴露了他的愤怒。
自己上喜欢贺天是什么时候呢,很早很早,近乎是本能一样被吸引。走廊另一端被鲜花簇拥的人高大帅气,连关于他的传言都是美好的,像滋养鲜花的阳光,照耀着周围的一切,也照进他心里。
他明白贺天不会懂,没关系,他懂就好。
他记得父亲入狱时回头看,没有一丝悔意或不舍,冲着他跟母亲嘶吼,赶紧拿钱弄老子出去!他将母亲抱紧,知道以后这个家是他的责任。他摸索中学会了用凶狠恶劣掩饰内心的迷茫无措,他要保护重病的母亲和自己。一切就像深夜中航海,他感觉他快窒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了。
然后贺天出现了,那一拳砸在他肚子上,穿透皮肉直达内脏的痛楚。他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他身边,像是逗弄野猫一样,打一棍子给个枣,乐此不疲。
可能是被这世界虐待久了,贺天给他的那些小恩小惠便足以让他心动。知道他喜欢吃甜食,学校里女生给的小点心全都进了他的肚子;放学回家的路上也再也没有外校的混混找茬;发现他开始认真听课,便下课后跟他一起写作业,解答他的问题;知道他需要钱,死气白咧拉他给自己做炖牛肉,顺势聘用他当家政,给的钱远超过行情。
一点一滴,如同漆黑夜幕中的璀璨星辰。他知道这些无非是贺天为了更加心安理得消遣他,在他面前尽情展现他的阴暗面,他甚至私心觉得知道贺天不为人知的恶劣作为感觉很棒,你们都没见过的贺天,只有我见过。
莫关山记得病床上母亲歉疚的眼神,阿山,对不起,妈妈帮不了了你,还拖你后腿。他没有怨恨过,只是过早的承担这些教会他,想要什么就靠自己去争取。他想要跟贺天并肩走下去的机会,所以没有再插科打诨,准时上学,认真听课,跟作业死磕,看着自己的成绩有了起色,他感觉现在贺天身旁更加坚定。
然而蛇立却给了他当头一棒。三万是他一个初中生打多少工都挣不来的,他心动了,冲动之下答应了。也是这个决定,让他的所有努力成为枉然。成了他这辈子无法痊愈的伤口,每每触及都鲜血直流。
因为贺天,解决的算是顺利,他没有退学,贺天哥哥一个个电话就摆平了一切,谣言顷刻间消散。然而母亲却气急攻心,住进了医院,一直到去世。
欠贺天的帐一笔又一笔,母亲住的医院也是贺天家的,自己的生活费大部分来自贺天的家政费,他知道自己还不完了,更别提什么与贺天并肩前行。他苦恼了很久,终于放下高傲的自尊,问贺天他想要他怎么还,不用来世,这辈子当牛做马他也愿意。贺天看着一脸认真的他笑岔了气,掐着他的脸对他说,那就这辈子当我的小尾巴吧,我到哪,你就跟到哪吧。
所以他拼尽全力考进了重点高中。高一时,母亲没有熬过严冬。震耳欲聋的酒吧舞曲中,他才放心大胆的痛哭,声音淹没在人群的欢呼中。等他清醒过来时,已经在宾馆的双人床上,贺天轻柔的给他盖好被子,转身要离开,他拽紧他的衣角,嗓音沙哑,贺天,我该怎么办,就剩我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
然后他们有了更加亲密的关系,一次又一次的缠绵中,他变得越来越依赖贺天,直到高二。
他又一次孤身一人,这次退学退的干脆,切断了跟贺天的一切联系,他知道他没有资格这样,但是真的太难受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知道他们还会再见,因为他还要还债,在此之前,他要尽早独立。大学对于他太吃力了,他进了技校,学的厨师,一步一步独自一人撑过来,当贺天踏进他的饭店时,已经是五年以后。
莫关山想,贺天,你终于来了,我要继续还债了。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