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You're my sunshine.

第一次发文,立冬的天气有感而发啊。第一篇贺天视角,感觉像自己在不停絮絮叨叨……
occ属于我……

爱究竟是什么呢?
贺天不止一次的想过。是夜,从酒吧出来,他穿的跟季节不相称,一看便是毫无准备的一场买醉。薄薄的一件黑衬衫,混杂着烈酒与香烟的味道,包裹着冰凉的身体,跟同样冰凉的心。头脑不甚清醒,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最想忘记的,几个小时前莫关山的背影挥之不去,那么单薄,那么萧索,那么绝望。
贺天一直不懂的,他感觉莫关山懂。
他记得他们的第一次相遇,那时候他们都还正值青春年少,现在想来,他当时,挺讨人厌的,至少对于那个红发少年来说。穿过身边层层叠叠的女生,狭窄的走廊一端站着一个面容凶狠的少年。
当时为什么一眼就看到他了呢?红发太显眼吧。
抑或是因为他站在那儿,目空一切,下巴轻扬,眼底却有一丝,怯懦?无错?大概是因为人太多,他不知道该如何通过吧。身边有个女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他耳边轻蔑的笑,那不是那个跟蛇立走的很近的小混混吗,听说有人看到他跟蛇立从宾馆出来,真恶心。
三秋已尽,冬季正式降临了。贺天倚在酒吧侧门边,酒精令他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后来他才知道,莫关山当时眼底,翻涌又压抑的爱意。
当时的他,觉得很好玩,抢别人的玩具,很好玩。他出身好贵,性格温和,待人有礼,成绩优异,他享受所有人或钦佩或爱慕的目光。但是时间久了,贺天想,意义何在呢?看似过得光鲜亮丽的人生,意义何在呢?这个时候见一出现了,像只活泼的小猫,适时出现,疏解了内心无从排解的无聊。但是不够啊,不久他便腻了,在旁边看着见一缠着展正希闹,看着周围的女生仰着头毫不掩饰的仰慕眼神,无聊的情绪像是过冬的春草,迅速复苏,遍布全身。
然后他得到了更好玩的东西。
意识到莫关山喜欢自己是什么时候呢,很晚很晚,晚到自己都感叹自己迟钝。只记得高中时他无法定义他跟莫关山的关系,朋友?别开玩笑了;情侣?炮友?对,炮友。他没想到红毛能考到这所重点高中,即使是在最差的班还吊车尾的名次。他也没想到他会在酒吧遇到痛哭流涕的莫关山,他抽着烟坐在他身旁,听他断断续续的哭着,拼命灌酒。然后在午夜时分的宾馆房间被他拉住衣角恳求,自然而然滚在一起。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三次。莫关山渐渐会对他微笑,会半推半就的给他做饭,收拾屋子,会在下课后听到身后有他的脚步声是可以停下来等候,然后佯装无奈的偏头看他一眼,跟他漫无目的的聊天。直到高二那年的暑假,莫关山站在他家玄关,目睹了他跟不知哪个女生的缠绵。
就像这次一样,惨白着一张脸,转身离开,只是这次,更加绝望。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