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欢迎催更……我发现没人催我就能懒死……

【呈寸】Inverse.(ABO向)(楔子)

真的好想好想写呈寸啊啊啊啊啊!这篇计划中篇吧,激情瞎写。




“你呀,也该定下来了吧?”



蛇立晃晃手里的鸡尾酒,妖冶的蓝色酒液折射着朦胧暧昧的灯光,他在轻缓爵士乐中半真半假的开口。




两人并肩坐在吧台上,银发的omega将纤细的手臂懒懒靠在台面,侧着身子眯眼看向同伴,这姿势让他柔软的身段发挥到淋漓尽致,空气中暗香浮动,引得周围人都禁不住往这边打量。




而他身旁的alpha却不为所动,轻轻摇了摇头便继续喝酒。尽管他知道对方正贪婪的用目光享用他,他仍然绷紧着一张脸,保持与这五彩斑斓的背景之间的距离。




“吭!”




直到吧台对面又被粗鲁的放上一杯酒,蛇立惊奇的发现男人波澜不惊的态度有了一丝松动,便也好奇的寻声看过去。




是个不起眼的小服务生,正皱着眉头直勾勾盯着他瞧,嘴里机械的说着:“您好,您的波本。”




没来由的一阵敌意搞得蛇立措手不及,片刻后才回答:“昂,谢谢……”




而对方却没有就此罢休,朝他这边靠过来,一张小包子脸上摆出了最大程度的凶狠表情,却在中途被一只大手挡了回去。




小服务员抱住那只手腕,转而把矛头指向它的主人:“贺呈,你个大猪蹄子!负心汉!陈世美………”




还没等他遣词造句完,男人一指头按上他脑门儿:“还闹,不怕老板辞了你。”




张牙舞爪的人瞬间消停了,指着银发男子不死心追问:“那这个omega是谁?”




看这修罗场一样的气氛,蛇立来了兴致,正要揶揄贺呈,有人侧身挡在他俩中间,拿过那杯波本才退开,坐在蛇立另一边,这一打岔,他只好先打招呼:“来了,丘。”




第三个人的出现大大弱化了奸情存在的可能性,小服务生脸色缓和下来,怒气退却后游移在相互寒暄的三人中间的目光带着些困惑茫然,整个人看着又小了几岁,透着股傻气。见三人相谈甚欢,随即挠挠头转身去忙了。





等新到的男人驱走一身寒气,融入灯红酒绿的气氛中,蛇立扫过不远处忙碌的瘦小身影:“呈,不打算解释解释那是什么情况?”



丘也帮腔:“对呀,刚才发生了什么?”




贺呈抬眼望向那人,把空酒杯的冰块晃得叮当响:“在这里认识的,最近缠的紧。”




许是感觉到注视,小服务生转身看过来,蛇立适时低头,不咸不淡的评价:“哦……看不出来你喜欢这种清纯挂的。”




黑发男子轻哼一声:“他?他才谈不上清纯。”随后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三人闲谈至深夜,蛇立的电话先响起来,丘也起身去打电话。两人的无名指都套着戒指,在暗夜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好了,接我的人在路上了。”挂了电话,蛇立穿起外套,“陪我到门口啊?”




丘则回来交代一句“再不回去家里人担心。”,就急匆匆离开了。




贺呈还坐在那里:“你先走吧,我再待会。”




蛇立动作一顿,恰巧这时刚才的小服务生跑过来:“马上下班了,你等我换个衣服!”




临近打烊,酒吧里的各种特效灯光尽数熄灭,仿佛瞬间从梦境回归现实。银发的美丽omega又坐回男人旁边,仰头望着天花板仅存的昏黄灯光,沉声问道:“要是当初我也像他这样缠人,会有结果吗?”




良久,贺呈回答:“不会。”说完便起身,往吧台后走去。




一片工作人员清扫的嘈杂声中,蛇立提高音量追问:“为什么?”




男人回头,脸上却有玩味的笑意:“因为你没他看的开。”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