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欢迎催更……我发现没人催我就能懒死……

【贺红】猫咪猫咪亲爱的~Chapter 1.

猫化梗贺红篇开坑了哈哈哈,设定我再说一遍:
1.毛毛和寸寸在被消极情绪影响时会猫化,自身无法控制,恢复人类的时间也因人而异。
2.贺家私设三兄弟:贺呈,贺天,跟小可怜贺川。(看了就知道为什么可怜了)
3.毛毛抗拒贺天是有原因的,这章先交代其中一个。


前情参照呈寸篇,劳驾各位没看过的翻翻了……




“把猫还给我。”


莫关山架着手臂站在贺天家门口,死活不愿踏过门槛,珊瑚红色的眼睛戒备的向四周查看。


“在我哥房间,你先进来歇会儿。”对方的抗拒倒是没有妨碍贺天热情好客,侧着身子把人往里让,忽然想到了什么,笑容微僵,“翠花前段日子去世了,你......”你不用害怕。


翠花是贺天从小养的一只德牧,到了年限,也算寿终正寝。



红发人油盐不进的态度有了片刻的松懈,但很快恢复过来,显得更加促狭:“不用了,我还是在门口等吧。”


正说着,一个小白团子从楼上蹿下来,直直撞向莫关山,三两下爬上他肩头。


莫关山眼疾手快拖好它的小屁股,顿时如释重负呼了口气,转身就走,空闲的那只手臂抬起来向着身后摆动,算是跟贺天别过,自然没有看到那人明亮的黑眸倏忽间暗淡下来。


回去的路上寸头窝在莫关山肩膀上安静如鸡,平时就算变成猫也不影响他用猫语腻歪人的小话痨很不对劲,莫关山当然察觉到了,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吓得小猫“喵”的一声炸了毛:“喂!怎么了?”


“喵喵...喵”[没,没事。]寸头表示不想交流并再次把下巴枕回肩膀上。


莫关山直接抓着他后颈把整只喵拎起来面向自己,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问道:“你该不会......被谁发现了吧?”


小猫瞪大了圆眼睛,努力摆动着小爪子,喵喵喵的说着没有没有。随即发现自己的反应太剧烈,用小肉垫捂住了嘴巴,怯生生的回望着处在发怒边缘的大哥。


要不是在大街上怕被人误会自己虐猫,莫关山简直想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勉强忍下来拎着他大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回家再收拾你这个笨蛋!”


寸头被迫悬在半空中,从贞操危机陷入了性命危机,猫猫表示今天心好累......


然而作为家里的宝贝疙瘩,寸头小同学第二天就欢欢喜喜去上学了,至于被贺呈发现这种事情怎么解释,自然地甩给了莫关山跟他的倒霉发小儿——贺家老幺贺川来商量了。



同莫关山与贺天这对竹马竹马一样,寸头跟贺川更是从小玩到大。因为寸头打小体质弱,性格也内向胆小,三不五时就变成猫,贺川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知晓莫家秘密的人。


其实贺家跟莫家隔得真的算近,只是平时莫关山宁愿绕远也不愿跟贺天碰见。今天就不一样了,莫关山前一晚就让寸头约了贺川,这不,转过街角,就看见贺川,以及他二哥等在那里。


莫关山没忍住骂了一句“阴魂不散”,慢吞吞挪过去,对着两兄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招呼贺川:“你过来。”


贺川挠挠头:“莫哥,我哥他......”还没说完,小腿就被贺天狠狠踹了一脚,赶紧住了嘴。


贺天挤开自家弟弟,自觉的走在中间,偏头靠近身量矮一些的莫关山:“你弟的衣服落在我家了,放学后来......”


莫关山拽着书包带往后一甩,越过中间的大个子拍在努力缩小存在感的贺川背上:“你跟寸头班离的近,明天带过来还他。”


贺川被他哥斜眼撇着,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进退两难了半天直接投降:“哎呀我值日快来不及了,你们俩聊,我走了哈!”说完对着莫关山比了个手机的姿势就匆匆跑开了。


莫关山看贺天的反应就知道贺呈没有宣扬,放下心来,也加快了脚步。


贺天却亦步亦趋跟上来,两人肩膀前后摆动的时候撞在一起:“你找贺川什么事?”


对方靠的越来越近,一丝不同寻常的熟悉气息飘过来,莫关山顿时警铃大作,往旁边跨一步拉开距离,声音也闷声闷气:“你,你别靠过来。我找贺川,关你什么事!”


被人一再抗拒,贺天也不免烦躁,用了蛮力把人拽回来:“你躲什么。你信不信,你不来拿,贺川绝对不敢送你弟的东西。”


莫关山正努力憋着气,两人挣动间那股味道越来越浓郁,他瞬间涨红了脸庞,心跳如雷:“你放开我。”


贺天见他意味不明的红彤彤脸颊,笑意重新爬上嘴角,语气也跟着缓和,松了手上的力道哄他:“今晚来我家,贺川最近研究出一种新的三明治,也想找你探讨。”知道自家老弟跟莫关山都有做饭这一大爱好,贺大尾巴狼暗戳戳曲线救国。


终于得了解脱,莫关山猛地后退,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贺天看他努力耸着鼻子的样子不禁失笑:“再怎么讨厌我也不至于憋气吧......还是,我身上有什么气味很难闻?”


莫关山一溜烟跑远,留下一句:“老子才不要去你家!”


贺天愣在路旁,许久,抬起袖子努力嗅着,随后转头,茫然望着前方。


午休的时候莫关山都会去学校后面的小花园边喂猫。


可能因为自己本体也是猫,那几只警惕性极高的流浪猫唯独跟他亲近,他也乐得跟它们待在一起,所以自从上了高中,他就雷打不动在这里和猫咪们一起吃午饭。


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快到了,这是高中时代最后一次参加运动会,老师们积极动员着,要求每人都必须报名一个项目。


莫关山喂完猫,到的比较晚,正统的比赛项目被男生们已经抢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趣味项目,女生们却看不出有多么抗拒,反而很踊跃。


他拿过来报名表一看才明白,趣味性项目大多是两人一组的,而男生那一栏上,只有两个空白——他和贺天。他回来晚了,只好硬着头皮报了个两人三脚就交还了表格。



几个大胆的女生蹭到贺天身边邀请他跟自己一组,贺天却盯着别处,忽然从体委那里抢过纸张,迅速在莫关山名字后面签了字,然后抬起头给了她们一个满含歉意的笑,仍旧迷人:“不好意思哈,我有搭档了。”


莫关山后知后觉在分组练习时才得知这个消息。贺天大摇大摆朝他走过来,搂过他的肩膀:“小莫仔~我们要加油啊!”


怀里的红发人还来不及躲闪,忽然整张脸皱在一起,慌忙捂住鼻子:“卧槽,你身上这什么味道?好冲啊!”


贺天的眼神带着躲闪,难得主动放开他:“就,就香水啊,不好闻啊?”少年也对这气味产生了怀疑,拉起自己的外套闻着。


这是今天他向女生询问后,其中一位送他的。宝格丽的AQVA,沉静的海波泛起朵朵浪花,稳重又不失活力。喷上以后所有女生都红着脸点头,纷纷表示很适合他啊。


莫关山摸摸鼻尖揶揄:“花蝴蝶啊你,还喷香水。”


贺天垂下眼睑,浓密的睫毛跟着扑闪,看着有些失落:“我一靠近你就憋气,我想着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怪味道......”


莫关山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有这样的影响,看到贺天一脸受伤,心里也跟着过意不去直泛酸。他上前无奈得捶了他一拳:“你身上没有怪味,是我最近有些鼻炎。”气味难闻怎么可能还那么受欢迎.......


当然他不会告诉他,他每次憋气是因为——贺天太好闻了。每当他靠近,他就会闻到一阵阵暧昧的香甜气息,令他不自觉的心跳加速,有时甚至会感到头晕目眩。


贺大狗子听他这样解释,瞬间满血复活了,又凑过去勾肩搭背:“真的?”


青春期男生特有的沙哑嗓音,句尾语调上扬,又透着超越这个年龄的性感,成功染红了莫关山的耳廓。


贺天沉浸在喜悦里没有察觉,自顾自说着:“先说好啊,就算是这么弱智的项目,我也不要输。”,忽然眼波一转,计上心头,“要是输了,那你就要乖乖来我家玩!”


莫关山被他身上两种不搭调的香味熏的直翻白眼:“贺天,你为什么就这么执着要老子去你家啊?”


贺天笑而不语,只是点点头,拽着他开始练习。


晚上回到家,莫关山实在存不住这个疑问了,就去问他妈:“妈,你有没有什么时候,那个,会觉得某个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啊?”


他妈正在做着晚饭,头也不回:“你是不是傻,这不应该问你爸吗?我又不是猫科人类!”


他爸正在客厅看球赛,伸长脖子喊:“哟!小子!有情况啊!”


莫关山走过去:“什么情况?”


他爸一脸八卦:“因为你闻到了喜欢的人的气味啊~说,是谁啊?”


寸头今天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此时又是猫的形态,听到后蹭蹭蹭窜过来看热闹。


莫关山的脸红成了头发同色:“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闻到,是朋友啦!”


他爸扑哧一声笑了:“你小子,撒谎都不会!普通人类又没有锄鼻器*,闻不到的。我当初啊,第一次见到你妈就闻到了~那味道......”


没听他爸说完浪漫史,莫关山就冲回自己房间带上门,靠着墙直摇头:“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锄鼻器:即雅克布逊器官,它的作用在于帮助那些伸缩舌头的爬虫类动物采集周围环境或猎物的气味。而哺乳类动物的雅克布逊器官是用来闻性方面的气味(信息素)。猫的雅克布逊器官位于口腔内的上腭。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