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贺红】连你的心都想要 3.

我刚才申请出小黑屋的时候步骤错了……只能重新码了一遍……我我我……我一声爆哭😭




虽然莫关山不愿承认,但对于我们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交通工具——地铁,对于他来说,每天都是一种挑战。其实他不是故意迟到的,但要避开人流高峰期,他不得不晚一些出家门。他当然也试过坐早班,可车厢里人少的时候反而使受他吸引的男人越发放肆......



进入初中开始,他才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遇到这些“不可避免”的肢体接触,并且随着青春期的到来,他发现这种情况在他身上越来越严重。本来就性格内向腼腆的少年惶惶不可终日,作为男生几乎天天都会遭到来自同性的骚扰,这种事情要他如何对别人启齿,正处于人生中最为敏感的年纪,他变得越发暴躁易怒,索性把天生偏红棕色的头发剃得很短 ,细淡的眉毛天天皱着,用凶狠的表情掩饰恐惧,用拳头发泄怨愤。


然而最近比较令他困扰的却是其他的事,虽然本质上也属于贞操危机......


大清早莫关山猫着腰从楼道里窜出来,贴着树丛企图躲过停在楼下的那辆黑色奥迪,正暗自雀跃着快要走到那辆车的盲区,离成功仅差一步之遥之际,忽然从背后传来一阵拉力。


“卧槽,贺jb天!你你你!”他就以这种诡异的姿势被贺天拽着他心爱的小黄书包拖进车里。刚落座,莫关山立马缩到座位最边缘,尽量拉开与黑发人的距离,车子早就落锁,他也只得认命被迫继续“享受”豪车接送待遇。


贺天倒是心情不错,应该是在为自己今早下车去楼道口等人的英明决定沾沾自喜。嘴角噙着笑,单手支着下巴微微侧身看着缩成鹌鹑状的某人:“放弃你那些小把戏吧,没用的~”


莫关山被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恶心了一身鸡皮疙瘩,扬扬拳头:“你他么找揍是不是?我不介意再来一下!”


贺天抬手用拇指抚摸上左眼眶下方淡青色的淤痕,忽然探过去,长臂一伸就将人拉离车门边,坐回真皮座椅的凹陷部分。



挺直的鼻梁撞上红发人柔软的耳垂,沉声说道:“别得寸进尺。”



短短几秒间不等莫关山反应过来,他已经全身而退,末了还不忘伸向下方捏一下对方腰侧。



“卧槽!”莫关山被腰上传来的酥麻感刺激的向后瘫倒,他那里是最经不起折腾的,贺天试探没几回就找准了位置,百试百灵。



果然莫关山等麻劲儿过了耳尖还是红的,但这不妨碍他从座位上跳起来去攻击始作俑者,就这样两人一如往常打打闹闹的时候,车子向着学校驶去。



其实对于贺天来说,吃豆腐吃的很爽了。



到了教室门口,正巧迎面贺天的好友走出来,对着他们俩一一打招呼,看到两人脚前脚后,忽然想到什么,问道:“最近你们都是差不多时间到校啊,是约好了一起上学的吧?”嗓门不小,估计传到了所有人耳朵里。



莫关山连忙摆手:“不......”



“是啊,莫关山现在有我罩着的。”贺天上前一步圈住红发人的脖子,语气自然地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



班里明显沉默了一瞬,其他人继续佯装交谈,纷纷竖起耳朵听接下来的发展。



莫关山挣脱贺天,把他推远:“你他妈瞎说什么!”



贺天耸肩:“事实啊。”



莫关山露出了惯用的凶狠表情,对着贺天竖起中指:“事实个屁,别他妈缠着我!”说完撞开贺天惊成雕像的好友,回了自己座位,拉动椅子的声音震天响。



贺天的笑容僵在嘴角。



接下来的一整天,莫关山大部分时间都趴在桌子上与整个世界隔绝开来,而班级后排的气压低的几乎能具象化把人压垮。



照例只有好友无所畏惧往前凑:“哇我还以为次元壁破了,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不行我的吃醋,我......”



“闭嘴。”



终于熬到放学铃响起,莫关山抓起书包率先奔出教室,跟贺天莫名其妙冷战了一天,可不能再被逮到,想想都尴尬。





到了地铁站,门口那个靠墙站着的高个子黑发男生不是贺天是谁......莫关山暗骂一声阴魂不散,趁着人流密集贴着另一侧墙边进了站,恰巧来了一班车,他赶紧挤进去。



已接近初夏的天气早晚温差开始缩小,春季的长袖校服有点穿不住,他早在中午的时候就把外套收进了书包,只穿着衬衫却还是在车厢里拥挤闷热的环境下直冒汗,他靠近车门边,想借着缝隙里的凉风降降温。



https://m.weibo.cn/6241233053/4219229375308497

评论(1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