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贺红】丝路 Chapter 19.

他*的,lofter是想累死我,刚才发了一遍,链接死活打不开……睡了睡了晚安……



暮色苍茫中,白日里的喧闹余韵很快就被入夜渐凉的风吹得一干二净,主街道上行人寥寥,忽然一辆马车从城外驶进来,顺着寂静的街区呼啸而过。有好奇的人驻足观望,只闻到车尾带起的风里蕴含着清雅的茉莉香气。



贺天的府邸在城西,那里离守卫军营地很近,又依山傍水的很是清静。自幼就习得一身武艺,年纪轻轻又身担重任,造就了他超越年龄的刚硬挺拔的军人气质,他的住处也没有过于繁杂的装饰,,中庭一道木质长廊连接起各个房间,旁边多植松柏,一派简约大气。



而久未归家的少将军此时正急匆匆穿过走廊,忽视了一众上前行礼的下人。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人,被从头到脚用披风盖住,看不真切是谁。



回了卧房,贺天一脚踹开门,将人小心翼翼放到床上,又回去把门锁好。



莫关山裹得太厚,到了室内连身体表面的皮肤也热起来,滚烫的气息从内到外蒸腾着,他在床上胡乱扭动,挣扎着从披风里钻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眯着眼睛适应了屋子里摇曳的烛光,他看清黑发人站在床前,正俯下身注视着他,高束起来的头发随着动作贴着脸颊落下来垂在两人之间。


他也就这样注视他,额发都向后梳得整齐,光洁的额头在山根处隆起一个小包,即使是这样纠结着皱着眉头,也还是很好看。看着看着,他伸手去够,但是浑身都无力,他只拽到了对方黑色的发尾。体内那把心火越烧越旺,好热,好烫,他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忽然丝丝缕缕的冷杉气味从头顶倾泻下来。



“唔......贺天。”莫关山彻底迷失了,空气中两种信息素交融在一起,他终于有了目标,呼吸渐渐加重,努力去汲取alpha汹涌的信息素,松开他的头发,伸手去索求拥抱,他记得贺天是寒性体质,肯定很凉快。



“我在,不怕。”贺天终于下定决心般,将软成水的omega抱起来拥进怀里。



贺天没有想到一切来的这么快,又来的那么巧,他知道其中有异常。虽然莫关山分化的很早,发情期提前也正常,可是他的信息素的浓度其实并不高,本来若有似无的茉莉香气此时也没有馥郁到将他引诱到失控,否则他自制力就算再强,估计也是在护城河边上就占有了他。



看他面色酡红,应该只是持续的高热,看起来像是完全进去发情期。



发情诱发剂。



贺天拿不准等他过了这个阶段,会做何反应。他站在床沿思索了半天,直到莫关山喊他,才想起来此时最慌乱的应该是床上饱受情欲煎熬的omega。



趁着尚存理智,贺天缓缓释放出自己的冷杉味道安抚着他,莫关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了水源,挺翘的鼻尖贴上贺天颈窝蹭着,脸却被那只微凉的宽大手掌捧了起来。看着手里那张小巧的脸,贺天心里柔得简直快能掐出水来,他把他刚才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头发顺到耳后:“莫关山,听得到吗?”



“嗯?”omega听见有人叫他,声音低沉喑哑,莫名有些熟悉,他下意识应了一声,小脸在他手里扭来扭去,想要倒回alpha怀里。



贺天努力固定好他让他不瘫回去,一脸认真,声音也带了训练时才会有的严肃腔调:“别往我这倚,好好听我说!”



莫关山被热的有些迷糊,思维也成了一摊浆糊,他觉得他发烧了,他躺在床上,呼吸都要冒火,嗓子也在疼,他有些懊恼,怎么又感冒了,小时候体弱多病的厉害,总是让母妃担心。



是了,是母妃,母妃在自己生病的时候都是温柔的,这次怎么如此严厉?他想起来了,他跟着皇兄们去后花园的小池塘玩了,结果糊里糊涂掉了下去,母妃肯定是气自己调皮了。



每每闯祸,母妃都要罚的,不让出去玩,还要抄千字文,简直比生病还难受。



思及此,莫关山感觉自己被吓清醒了。他觉得关节被烤得像针扎一样疼的尖锐,实在坐不直溜,可对方就是不让自己依靠,母亲这次有些太狠心了。



他觉得委屈,索性哼哼唧唧作势假哭起来,他知道母亲最吃这套。“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东倒西歪的omega 抬起手背去擦红通通的兔子眼睛,“我都这么难受了你还要罚我!”



贺天:???



见人马上要哭起来的架势赶紧把人重新搂过来,把他揉搓眼睛的手臂拉下来,叹息道:“谁要罚你了?我是要告诉你,你发情期到了。”



莫关山一听不会受罚,果断放弃了正在酝酿的伤感情绪,窝在那人怀里,今天母妃的肩膀好硬:“发情期?母妃,我还小啊,你说什么呢!”



贺天没绷住笑起来,伸长脖子把脸凑到他面前:“你看清楚了,莫关山,我不是你母妃,我是贺天!”



“贺天?”omega抬起眼皮,果然,哪里是母亲,这不是贺天嘛,“是那个卑鄙无耻下流的虚伪小人贺天嘛?




alpha额头青筋突爆:“你就这么想我的?在你看来我就那么坏?”



莫关山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的冷杉气息瞬间凌厉起来,自顾自的赖在人怀里还说人坏话,还点头:“对啊,太坏了。能见面的时候天天来烦我,见不到面的时候就在梦里烦我,总是让我想他,你说……”



他还没抱怨完,就被人勾住下巴堵住了嘴巴。



https://m.weibo.cn/6241233053/4218726779546037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