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由于毕业论文拖了太久现在每天赶的很辛苦……

【贺红】连你的心也想要 2.

贺天最近气压很低,总是倚在靠窗一排的座位上,黑着脸定定地注视着一处,像只伺机而动的野兽。众人心照不宣都绕道而行,唯恐被波及。

 

也就那位铁哥们儿敢往前凑,拉开他隔壁的椅子坐到他对面,分开五指在他面前摆动:“看什么呢?”

 

见他不为所动,就顺着方向越过窗户看过去,楼下篮球场旁边的椅子上,莫关山坐在那里喝水,春日明晃晃的日头将那一头红发照得耀眼。忽然隔壁班的一位男同学跑到他面前弯腰对他说着什么。再平常不过的场景了,好友收回视线疑惑道:“你盯着莫关山做什么?”

 

贺天却忽然蹙紧眉头,身体前倾,一拳砸在桌面,牙缝里露出一句“妈的!”

 

好友复又看回去,那位男同学似乎惹到了他们班的刺头,只见红发人挥开那人伸过来的手,仰起头估计是骂着什么,男生走开了。他还是没看出什么端倪,倒是难得见贺天对什么人感兴趣,便仍保持着这个姿势趴在窗台上开始八卦:“我听说啊,莫关山好像是高中部那个叫蛇立的小情人呢。”,见贺天微微侧过头来给了他点反应就继续道,“说起来也奇怪,他打架那么强,却还是有人前仆后继上赶着招惹他。”

 

正聊天这两三分钟的功夫,好友终于察觉到了异常:“他人脉这么广啊?这一会功夫五六个人了吧?”而且还都是外班的,甚至有穿着高中部校服的。那些人都是走过去,没说几句话就上手企图触碰莫关山,但都被对方骂了回去,怎么看也不像是彼此认识。

 

贺天今早上学的时间又一次与莫关山错开,所以还没搞清莫关山说的那句“每次都有这样的”是否属实。但自从他这几天一直默默关注着这个本来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男生,就发现此人虽然一向独来独往,却到哪里都有人搭讪,而且男生偏多,今天这种情景对于莫关山来说简直就是日常。

 

他见过最过分的一次在走廊的自动贩卖机旁的隐蔽角落,一位男生趁着莫关山买饮料的时候出现在他身后,忽然就伸出双臂把莫关山圈进怀里。贺天正好上楼那两人侧身并立着,不顾莫关山的挣扎,略高一些的身后那位的右手正暧昧的揉抚着莫关山左侧的腰线。

 

贺天感觉血气直冲脑门,正要上前去教训人,下一秒莫关山已经一个过肩摔解决了问题。

 

冷静下来后贺天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男生的贞操去动气,可以回想到那天在资料室里抱着莫关山的感觉,他果断把人纳入自己的归属范围,其他的癞蛤蟆休想碰一指头!

 

 

贺天完成从一个钢铁直男到双性恋的转变也就是那么仅仅几秒,末了还是不甘心的向好友询问:“关于莫关山有没有那种传言.......”

 

那几个前几天找莫关山麻烦的男生从后门进来,路过时听到“莫关山”的名字就停了下来,为首那个对着贺天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邪笑:“嘿,贺天,我们今天正巧要找莫关山玩玩,有兴趣的话一起啊?”

 

贺天转过头与他对视,即使是处于较为低的位置上,那双细长的黑眸也带着睥睨一切的气势,看得对方笑容一僵。他却适时轻轻摇了摇头,报以微笑:“不用了。”

 

好友在几个人走后接回话茬:“你刚才想问我什么?哪种传言?”

 

贺天一脸严肃的低声回答:“有没有传言他其实是女的?”

 

两人之间的气氛凝固了几秒,班级里忽然传来好友的爆笑。

 

 

下午有一节自习课,班长照例还是要点名,结果明面上就缺了五六个,但鉴于都是些屡教不改的,连老师都收拾不了,于是象征性的问了一下也就作罢。

 

贺天跟一群女生窝在后排闲扯皮,隐约间听到班长喊过莫关山的名字,忽的一下把椅子拎直了,站起来看向最前排,果然不在。好友也担心起来,走过来问他:“喂,那谁下午来说找他玩玩,不会......欸?贺天!”

 

本来贺天寻思莫关山身手不差一般情况应该能应付的过来,可他环顾教室,班上少了至少六个人,还难保有没有其他班的,青春期男生在冲动支配下向来不计后果,想到这里他一下慌了神,往学校后面的体育器材仓库急速奔去。

 

踹开从内部反锁的铁门,里面果然闹哄哄的一大帮人。昏黄的灯光摇曳着,众人闻声转过身来,密闭的闷热空间里,几个人都衣冠不算整齐,上午邀约他的那人更是衬衫都四敞大开,他身后的乒乓球台上还躺着一个,两条修长的小腿被分开跨在面前人的身体两侧。

 

贺天背光而立,缓步走过来,同样是只穿着校服内搭的衬衫,站在灯光下却透过薄薄的纯棉衣料浮现出肌肉的紧绷轮廓,顺着看下去,就会发现他的手已经紧紧攥成拳头,咯吱作响。

 

正在施暴者还没有意识到异样,放开桌上人的衣领回身面对贺天:“不是说......”

 

“过分了。”,贺天将坚硬的拳头抬起来,有节奏敲上那人的胸口,一张极英俊的脸此刻阴沉的可怕,颌骨处被他咬出凸起,似乎在极力忍耐,“滚。”

 

学校里就算再浑的也不敢正面跟这位公子哥起冲突,不出片刻就全散的没影。球桌上的人已经拉紧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脸上身上都挂了彩,可能是因为他反抗的厉害,额头上有道还在淌血的伤口,他使劲晃晃脑袋,直起身坐稳了,看来是被重物击中造成的短暂昏厥。

 

贺天 能想见他大概是被人敲昏了带过来的,但是心里无故火气乱窜,两步跨过去一拳捶上他身旁的桌面,对着他怒吼:“你他妈一天天能不能老实点,他们叫你你就跟着走吗???!!!”,莫关山被他吓得无意识瑟缩了一下,看起来意识还不算清明,贺天胸剧烈起伏着,憋了半天只骂了句“艹”。

 

莫关山连着两回被这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目睹自己的狼狈模样,此时只想逃离,他勉强站起来,提起半挂在腿弯的裤子系好皮带,想扣衣扣才发现上衣被他们撕破了,他颤着指尖遮掩了半天也不得其法。贺天实在看不下去,拽过来他的手腕拖着就走:“你有带运动服吧,去更衣室换吧。”

 

临近放学,更衣室所在的楼层很安静。贺天本来气还没消,看到莫关山脱下上衣后身上青青紫紫的淤伤后又气不过开始数落他,全然忽略了他手腕上的红肿是刚才他自己掐出来的:

 

“你知不知道你自身体质有些问题?能不能低调一点,啊?今天要不是我发现了,岂不是让那些混蛋抢在我前头......”意识到自己差点把真实想法供出来,他紧急把话锋一转,“总之,从今天起,你在学校里就跟我......”

 

莫关山背对着他,起初裸着上身在柜子里翻找着衣服,对贺天的教训似乎充耳不闻,直到他捧着运动服上衣鼓捣了半天也没扯开拉链,今天一整天的积怨在此刻爆发出来,他猛地转过来,胳膊肘撞到旁边的铁轨门也毫无察觉:

 

“老子什么都没干!!!从来没有去招惹过他们!!!不管是学校里的还是地铁上的!!!但是只有我,只有我要遭受这样的待遇!!!!为什么?????!!!我有什么错!!!”

 

 

 贺天被他忽然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才意识到少年被这场强*奸未遂吓到了。等他的嘶吼结束,他走过去,捡起被甩在地上的衣服,拉开拉链递给他,语气缓和下来,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温柔,他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对着一位同性如此耐心:“这不是你的错,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可是你应该多少对自己的体质有自觉,我不是同性恋,却会对你的身体起反应,我想其他人也是的,所以我是建议你平时要多防备些。”

 

莫关山艰难喘息着,花了些时候让自己平静下来,伸手去接贺天递过来的衣服,却在触碰到的前一秒被对方收回去。

 

贺天把东西举高,一脸精明:“但鉴于你受袭击的密度太高,仅靠你自己恐怕很难有效杜绝。不如这样,地铁上和学校里的色狼我都帮你解决,作为交换......”

 

少年精致的面庞挂上浪荡的笑容:“你的身体作为我的酬劳如何?”

 

 

 (哈哈哈我爱狗血~~~~~)

 

 

 

 

 

 

评论(2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