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欢迎催更……我发现没人催我就能懒死……

【贺红】连你的心都想要 1.

开个自己都不知道短or中or长篇😂这次是浪荡男贺天与拥有魔性费洛蒙的毛毛的故事,看过佳门老师漫画的应该知道这个梗。



“什么?理想中的身材???男的???”


好友没有控制好音量,早晨校园里人来人往,众人纷纷行注目礼。


贺天阴沉着一张脸,感受到那些探寻的目光甩了几个眼刀,吓退一票上前打招呼的怀春少女。


好友越发兴高采烈,勾过来贺天的肩头压低声音揶揄:“你终于把魔爪伸向男人了?哈哈哈!”



被踩到痛点的贺校草反手就是一胳膊肘:“靠,老子起先没看到他的脸!”


好友捂着腰揉着接着回嘴:“我说,你这挑炮*友不看脸的毛病还是改改吧!欸不对,你小子别天天瞎玩了,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贺天一脸不置可否,已经调整好心态,对着迎面走过来的妹子露出招牌微笑。本来这个话题算告一段落了,邻近上课时分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教室,好友实在好奇,跟在后面随口又多问了一句:“那你看清他长什么模样了吗?”


被提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加快了脚步,胡乱摇了摇头当做回答。


路过讲台旁,那里是每个班的问题学生雅座,一件校服外套堆在桌上,以微小的幅度在上下起伏着,下面埋着一个红彤彤的发顶,补眠的人看来睡得很熟。


贺天移开目光往班级后方自己的座位走去,身后传来哗啦啦一阵响动。等他坐上椅子,才发现是班上另外几个混日子的男生撞翻了红发人桌子边缘的书本。


那人直起腰来作势要站起来,看背影贺天就能想象到他此刻肯定是一脸凶相。


几个男生发出夸张的道歉声,晃晃悠悠把书本从地上划拉起来扔回桌面,然后把人围在中间,上手去拉扯他的肩膀胳膊,其中为首的那个伸长脖子贴近他耳边嘀咕了两句。


红发人终于爆发,用力推开周围的人,那些人也不纠缠,退后一步撞到其他桌椅,发出不小的动静,一时间整个班都安静下来。


正巧任课老师出现在门口,“啪”的把书拍在门上:“莫关山,一大早能不能安分一点!都赶紧回座位,开始上课了!”


贺天盯着那个略微僵硬的背影,撇撇嘴翻开书,随手拿起一支笔转起来,目光穿越一整个教室的距离,仍停留在莫关山身上。


全身都是刺的主儿,怎么就能在地铁里忍气吞声的被人非礼呢?


当时他出门晚了,赶上了早高峰的地铁,被挤得简直觉得要掉几斤肉,直到地铁到了一个商业街站,大批的人潮涌出去,终于得了空间,他注意到隔壁那个门旁的角落很不自然的聚集着三两个人。



人群中心的人身高略矮,隔着这个距离看不清脸,周围几个男人手部上下游移的动作让贺天马上明白过来,这是电车痴汉了,还是团伙作案。


贺天下意识以为中间肯定是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姑娘,本着英雄救美的精神走过去,这时一个刹车,那一小撮人中间露出一道缝隙,贺天眯着眼看过去,便了然他们出手的原因。


那是一副很美的身体。千帆过尽的贺大浪子早就练就了这样的技艺,并且从未看走眼,顺着那几只咸猪手在那人腰部和臀部抚弄而显露的线条可以看出,被非礼的姑娘确实有一副诱人犯罪的好身材:宽大校服被人拉紧——腰很细,屁股很翘,腰线位置很高,腿很长了。


贺天赶紧收起来自己审视的目光走过去。这么正的妹被猥亵了岂不是很可惜?看校服还是跟自己一个学校,自己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她。


直到贺天过去拎起来一个色狼的衣领,才看清楚被揩油的“姑娘”的脸……


哪里是什么姑娘……这不是跟自己同班的那个有名的混混莫关山吗???!!!


彼时在学校里拽到不行的问题少年双颊绯红,仔细看连眼眶都是红的,就这样仰头看向他……




贺天赶紧回神,摇摇头开始认真听课。


打死他都不会承认当时他感觉心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午休时分,贺天实在忍不住回想地铁里那一幕,被自己的臆想打扰实在无法好好休息,索性叫了隔壁班校花去了资料室。


等把姑娘裙底掀了,内衣解了,贺天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总之就是提不起劲,提上裤子就下了逐客令。姑娘气不过,推开他狠狠摔门走了。


随着那声巨响,前排几个书架忽然传来几声呢喃声。贺天寻声找过去,便看见让他心思动摇的红发少年歪在地上揉着眼睛,看来是被刚把的关门声吵醒。


莫关山因为被班主任下了最后通碟不准再迟到,今早不得已早起,又被同班男生恶作剧,好不容易找个地方补眠,却被来偷欢的男女饶了清梦。其实他俩进来的时候,女生娇嗔的喘息声已经吵醒他一回,他没打算理会,谁知道最后还是被打扰了。


“艹。”莫关山知道贺天不宜招惹,再加上早晨的事令他有些尴尬,也只不满的骂了一句,起身拍干净身上沾到的尘土,想再换个地方。


谁知他走了几步,身后比他高大一些的男生竟跟了过来,并贴在他耳边说:“喂,你今早……”


欲言又止,似乎还在自己耳后发际的位置深吸了一口气。


莫关山顿时感到警铃大作,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再待下去很不妙,立马转过身去厉声质问:“你干嘛!”


贺天像是还在回味什么,愣了一下又挂上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今早帮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莫关山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猫,更加激动起来:“妈的!你要是敢说出去,老子把你揍成泥!”


贺天非但没有受到威慑,反而伸长手臂把人搂到面前,笑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现在看你挺能的啊,当时怎么不反抗?”


怀里的人红了耳尖,挣扎间有什么气息氤氲开来,莫关山用力去掰箍着自己的手臂,一边辩解:“每次都有这样的,我反抗的过来吗我!!!你给老子放手!!!!”


他太过专注,没有意识到头顶上方贺天渐渐幽深的眼神,直到黑发的高个子男生弯腰把脸埋进他颈窝,深深嗅着,满足得叹息道:“你好香。”


另一只手顺着身侧滑到他屁*股上,用力捏了一下。


莫关山拼尽全力踹了贺天小腿一下,可算得了空隙挣脱出来,明显受了惊,捂着自己刚才与他肌肤相贴的脖子指着贺天破口大骂:“你个神经病,离我,离我远点!!!”


说完慌慌张张拉开门跑远了。


贺天捂着吃痛的腿倚着桌子思考了一会,脸上浮现出狩猎者般的兴奋表情。


有趣。


等等,每次都有这样的?什么意思?

评论(21)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