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欢迎催更……我发现没人催我就能懒死……

【呈寸】猫咪猫咪亲爱的~2.

后续是辆幼儿自行车(带辅助轮那种)了解一下?😂


私设贺家是三兄弟,老幺叫贺川,跟寸寸同年级,也是他的发小。跟这篇其实关系不大,主要是在姊妹篇贺红那对里面有戏份。


等寸头意识到事情有些难办时,已经在对着面前的英俊男人翻着肚皮求抚摸了……


贺呈对怀里已然完全信任自己的猫咪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宠溺与纵容,以至于在贺家任职几十年的老管家来接人时一度以为自己老眼昏花了。


彼时贺呈已经解下自己那个镶钻的限量领带夹逗弄着怀里的小白团子,嘴角含着一抹明晃晃的微笑。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大少爷几时这样笑过啊,他看宋小宝的小品都能保持看纪录片一般的冷静从容啊……


就连二少爷从小养着的金毛犬翠花也没有过这种在怀里撒娇打滚的待遇,感情大少爷是猫系啊……


寸头就这样明目张胆一路踩着贺呈弹性十足的胸肌,玩够了就趴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被他托着小屁股抱回了贺家本家的别墅。


尽管贺家集团事业做得越来越大,而且黑白两道通吃,但是本家仍然是当初那栋温馨的小别墅,此时正灯火通明,等待着一家人今晚的团聚。


贺呈跟母亲打完招呼就先回了自己房间,寸头好奇得这看看那摸摸,见贺呈进屋后就打开了笔电不理自己,小脾气就上来了,一步跃到男人旁边,努力伸长前爪盖住了键盘,装着无辜对他喵喵喵的控诉:


【电脑能比我好玩吗???嗯嗯嗯???】


贺呈愣了一秒,看它喵体横陈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拖着它的肚皮把它抱进怀里挠它。


寸头顺势翻了个身,享受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抚摸着自己肚子上软乎乎的绒毛,忽然从身体深处泛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糟了!!!到时间了!!!】


寸头一骨碌从贺呈身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在地上转圈圈,贺呈一脸疑惑:“怎么了,不舒服吗?”



寸头像个无头苍蝇在屋子里乱撞,预感越来越强烈,他急忙窜进洗手间。


贺呈的房间大的像个酒店套间,变回人形的寸头赤身裸体愣在厕所里,他这才想起刚才贺呈随手把他的东西甩在玄关了,他他他这该怎么解释啊啊啊啊啊啊!!!



贺呈已经跟过来查看情况,寸头躲进淋浴间随手扯了浴衣套上,在偌大的浴缸里瑟瑟发抖……


“小白?”贺呈搜寻着每个角落,进到里面的淋浴间发现气窗开着,心底泛起一丝失落,还是不死心得掀开浴帘,被团在2浴缸的寸头吓得后退几步:“你是谁?!”


寸头捂着脸战战兢兢从浴缸里爬起来,面前的男人又恢复了初见时那样气场全开,满满的威慑力扑面而来,寸头的小心脏突突直跳,再这样下去,他可能又要变回去了。


想到这里,寸头强烈的求生欲望给了他勇气,抬起头用自认为最最纯良的表情看着贺呈,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我……我是……保洁……”



贺呈本来就因为猫咪消失而有些不悦,冷眼打量着这个缩头缩脑的小个子,头发剃得短的过分,圆圆溜溜的,细眉毛大眼睛,此刻还瞪圆了望着自己,娇小的身躯驾不起来他的浴衣,一节白皙的脖颈顺着纯棉领口露出来。


像一件待人拆解的可口礼物。



🎁 https://m.weibo.cn/6241233053/4216798348448591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