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呈寸】猫咪猫咪亲爱的~(上)

猫化梗来了……我就是个天天食言的大猪蹄子🐷见谅……



“欸,你小子就是莫关山他弟啊?”


“靠,你哥天天那么嚣张,你怎么这个怂样?”


几个高个子男生围拢过来,把身形瘦小的寸头逼到墙角,叫嚣着把钱交出来,作势拳头就要揍上来。


倒霉的寸头今天高中开学第一天,本来就因为新环境焦躁紧张,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一出校门就被人堵进了巷口。自小内向本分的好孩子哪里遇到过这种阵仗,寸头捏紧自己的书包带,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着,冷汗湿了后背,似乎在努力忍耐什么。


“喂,跟你说话呢!别是个傻的吧?!”为首的男生不耐烦起来,抡起拳头打下去。


“你们在干什么?”


忽然身后传来低沉的男性嗓音,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场在小巷子里回响,引得众人寻声望去。


巷口停着辆黑色轿车,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刚从车上下来,黑发黑眸,周身有着跟方才的声音相符的气场,只是往那里一站,周身的魄力就震得人说不出话来。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半天憋出来一句:“你……你谁啊?”


男人没有回答,抬步往这边走过来,明明是西装革履的打扮,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像是蛰伏在身体中的野兽,压迫感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


几个高中的小男生顿时撑不住了,慌忙四散。


贺呈今天是来接贺天回本家吃饭的,秉着关爱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推己及人思想难得见义勇为了一把,正打算潇洒转身离去深藏功与名,却被地上一小团衣服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套校服,中间鼓起一个小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着。


男人好奇上前蹲下来查看,忽然从上衣领口探出来一个小脑袋。


小家伙支楞着两只小耳朵四下张望,片刻后抬头想要搞明白笼罩着自己的阴影是什么,圆溜溜的大眼睛对上了一道凌厉的目光,瞬间吓成了飞机耳,警惕得缩了回去。


“喵???!!!!”


贺呈挑眉看着炸毛的小东西,听到那软糯尖细的叫声,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把手伸过去准确捏住它的后颈,稍稍一用力就把整只喵拎了起来。


寸头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这会儿又悬在空中动弹不得,小脸被迫与男人贴的近一些,也看清了贺呈的长相。


寸头第一次庆幸猫不会脸红,这人也也也,太好看了吧。


贺呈看它忽然安静下来,金黄的大眼睛滴溜溜转着,时不时往他这边飘一下的小样子,笑着用食指轻轻戳上它湿乎乎的鼻尖:


“小东西,你在这里干什么?”


寸头偏头躲开他的手指,终于想起来要挣扎,故作凶狠的朝着贺呈呲牙,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见它开始挣扎,贺呈逗弄的兴趣更浓了,好整以暇得看它挥舞着爪子,却因为太短了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动作间他才看到雪白的毛色上还点缀着黄褐色的花纹,他上下打量着,目光停留在它的后腿之间,轻笑一声:


“原来是只小公猫啊~”


寸头一听猛得夹紧腿,虽然是只猫但也没在人前露过蛋蛋啊……这人刚才还看到自己那么狼狈的样子(
其实他太矮了被围在中间并没被看到……),寸头突然就丧气了,抬爪捂紧自己的小脸。


看它不好意思了,贺呈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把它放在地上:


“赶快回家吧。”


说完摸摸它的头顶,站起身来,顺带把衣服捞起来,才看到埋在下面的书包,更加疑惑谁会把东西落的这么彻底,正想着臂弯里的裤子中滑出来一条白色纯棉四角内裤……


贺呈:??????


寸头:“喵喵喵!!!”化成一道白色的闪电扑到地上内裤上,企图用自己的小身板遮遮丑。


贺呈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太够用,愣了半天,若有所思得看着寸头:“难道……”


寸头趴在内裤上装死:【别是看出来了吧???不要啊!!!妈妈!!!我要被当成怪物抓去做实验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难道……这是你主人的?”


“喵?喵喵喵!”


贺呈更懵了,他刚才是不是看见这猫点头了?


“哥,你干嘛呢?”贺天站在车旁边往巷子里张望。


贺呈回过神来,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开的目的是接贺天放学,故作镇定的走过去把校服和书包递给贺天:“刚才捡到的,你找找失主吧。”


贺天皱眉看着手里的上学三件套:“谁能把这些都丢了啊?”从校服上衣一掏掏出了学生证,“陈一寸?哦,是莫仔的表弟。”


“那这只猫也是他们家的?”贺呈侧身让出还叼着内裤打算藏起来的寸头。


贺天一个箭步窜远了:“靠,怪不得我鼻子好痒。”,说着掏出手机,“我发照片给莫仔问问吧,打电话他肯定不接。”


没想到消息刚发过去莫关山就回了:


『那是我家的猫!老子马上过来!』


贺天惊喜于莫关山这么快就回他信息,抱着手机边打喷嚏边傻乐。


贺呈把还叼着自己内裤不知何去何从的寸头抱起来,又从贺天那里抽出那件校服上衣把它整只包起来:“你先回去吧,我等他来。”说着就递过去车钥匙。


贺天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把他打清醒了,迅速给莫关山回了一句:


『我已经到家了,你到我家来接吧。』


一脸奸计得逞的得意样子接过车钥匙:“我先回去了,你让人派车来接你们俩吧。”


贺呈给寸头顺着毛:“你往家里带猫?命不要了?”


贺天遮着鼻子把寸头的东西全甩给贺呈,闷声闷气的回答:“这小东西当然先放你房间了,我只负责接待莫仔。”


说完像是在躲避洪水猛兽,迅速驱车离开了。


贺呈无奈得摇摇头,又低头去挠寸头软软的下巴,对这种手感非常满意,开口的语气中少见的柔和:


“看来咱俩还要在一起待一会了。”


寸头被他抚摸得舒服,情不自禁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抬头就能看到男人眉眼舒展得温柔神情,便仰着小脑袋对着他喵喵喵的回应。


【这样似乎也不错欸~】


一向忘性很大的寸头同学完全不在意被贺天利用来接近莫关山,也完全没有怨怼莫关山害他被霸凌未遂,此时在贺呈温暖结实的怀里撒娇打滚。


当然也完全忘记了贺呈脚边还躺着他的内裤……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