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贺红】丝路 Chapter 18 .

  审判结果算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再大的错处面前,也不能拿皇室血脉延续当代价。叛军统领成了替罪羊,而蛇立此时顶着太子新纳侧妃的头衔翘着二郎腿歪在莫关山客厅的椅子上啃梅花糕。

 

莫关山给他倒好刚煮的茶水,便坐到他对面盯着他,目光专注热切。

 

蛇立正被满嘴的点心噎得难受,接过茶杯一饮而尽,长输了一口气。感受到莫关山的目光,悠悠开口:‘’贺天拜托我来一趟,说太子妃很担心令堂的安危。‘’

 

太子妃三个字咬的略重,莫关山眉头跟着他意味深长的语气挑了起来:“婚事未定,这样称呼不妥吧。”

 

银发男子嘴角始终含着笑意,听到他的回答垂下眉眼把玩起手里的杯子,不置可否:“那是我骗你的。我当初若不这样说,不能保证你是否会继续与我合作。你母妃就是个深宫妇人,无权无势,又无利用价值,我何必去为难她。”

 

莫关山面上神情并没有松懈,反而更加严肃,抿紧嘴唇,似乎在思考他这番话的可信度:“那那副耳环是哪里来的?”母亲的贴身之物,他又怎么会看错。

 

“那副,是我母亲的。”蛇立目光忽然变得悠远,似乎触及了什么陈年旧事,“那是她们当初结为姐妹的信物。不多时,战事爆发,母亲就被抓走成了俘虏。”

 

并非什么堪称佳话的爱情故事,年轻的少将,爱上了敌国的俘虏,结局可想而知。

 

两人半晌相对无言,各自心事重重。莫关山想起几个月前两人初见,篝火摇曳,蛇立仰头望着他,浅金色的瞳仁中有太多感情翻涌,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背负了太多。彼时他并未得知两人的这段渊源,却还是出于同情,放走了他。

 

而今重逢,两张仍旧年轻的面容相对,各自有着对方无法宽慰的痛苦。

 

但至少,这深宫之中,多个人来合作路要好走的多。

 

半晌,莫关山开口:“事已至此,我无意待在这异国他乡,而你,可能也没有别的路可选了。”

 

蛇立闻言,又拿起茶杯给自己满上,对着莫关山颔首示意:“那合作愉快了。”

 

莫关山思忖片刻,拿起自己面前那杯,碰上了对方的,又举到自己嘴边,对面的人沉声问道:

 

“那贺天呢?”

 

红发人果然僵在那里,眉头紧紧蹙起来:“我......不知道。”

 

蛇立看着他,如今他又红发披肩,草草拢着盘在头顶,周围萦绕着幽幽的茉莉香跟着心绪微微浮动着,他不确定他是因为什么在动摇,但无论是出于留恋抑或困扰,只要与贺呈无关,就无所谓。既然上一代的恩怨情仇他化解不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为自己争取个善终。

 

几日后,忽然一道旨意传到莫关山的别院——太子与侧妃被证实是真命关系,两人近日越发琴瑟和谐,决定终生厮守,太子特下令遣散各别院的眷侣。

 

莫关山接过旨意,将早已整理好的行李拿出来,被寸头一路护送出了宫门。

 

迎着塞外边关出来的猎猎寒风,碧空万里如洗,莫关山头发扎得高高的,珊瑚色的眸子倒映着晴空下耀眼的阳光,气色很好。他转身面对寸头,握紧包带把那个简易的行李包裹往上提了提,咧开嘴角对着他象征性地笑笑:“就送到这里吧,走了。”

 

寸头一改平日的聒噪,此刻面上表情有些复杂,挠了挠他那光秃秃的后脑勺,半天憋出来一句:“老大,路上小心啊。”

 

莫关山向前走去,脚步轻快,抬起手臂向着身后扬了两下,步入了王都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自小长在宫城内,莫关山从未见识过市井民居,如今走在异国王都最为繁华的主干道上,年轻的omega 好奇地东张西望着,挨挨挤挤的小摊位,各色装扮的人群,路旁整齐的店铺,赢得无数喝彩的街头艺人......本来归心似箭的omega被这些花样绊住了脚,这逛逛那瞧瞧,在这浮生半日闲中尽情享受人间烟火。

 

临近中午,莫关山挑了个茶水铺子坐下来休息,旁边包子铺笼屉冒着白气,他站起身去买了一个,谁知中途伸出一只手截住了他香喷喷的大包子。

 

“欸.......欸???你你你!”莫关山瞪大眼吃惊的指着面前啃他包子的男子。

 

贺天啃了几口挑挑眉,觉得味道还不错,含含糊糊的向老板又要了几个,接过来纸袋子转手塞进卡带的某人手里,被烫的呲牙咧嘴:“次了里的包纸,烦给里。”

 

莫关山被沉甸甸的包子给烫清醒了:“你怎么会在这?”

 

贺天已经解决完吃食,油乎乎的手指头刮过omega小巧挺翘的鼻尖:“来送送你呗。”

 

有了贺天这个向导,两人一下午把都城里有名的地方都逛了一下。仗着老幺的身份,这位现在人人称颂的少将军幼时是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这偌大一个皇都俨然是最好的游乐园,处处都有故事,年轻的alpha一路给omega添油加醋的讲述自己的丰功伟绩。临近傍晚,两位少年在护城河边并肩看夕阳,碧波涛涛,贺天终于安静下来,看向远方,几乎是像自言自语般沉声喃道:“听说这条河的上游有一处很大的湖,很美。”

 

少年一袭玄色短袍,于料峭春风中站得挺拔,眼底倒映着落日的余晖:“父王跟母妃说,等他们老了,便去那里依湖而居。”,alpha收回目光,看向身边人,目光沉静专注,“他们都是天底下顶幸运的人。”

 

莫关山的手背在身后,纠结着拧在一起,他隐隐能猜到接下来贺天想说什么,天边缀着几片火烧云,似乎那瑰丽的红色带着灼人的温度,烧上他的脸颊,他想要后退。

 

贺天先一步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带回自己身前:“直到遇上你,我觉得我不必再去羡慕任何人。”

 

“留下来,好吗?”

 

远远地,城中不知谁在吹奏羌笛,若隐若现的旋律中,少年的一句轻语也带上了曲调般落到耳旁。一个“好”字被莫关山咬在嘴边,他想,只是气氛太好,他是不应该答应的。

 

而还来不及摇头拒绝,突如其来的陌生热浪席卷了全身,在他倒下的最后一刻被被贺天稳稳接住。

 

(马上就要过上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了哈哈哈)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