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Love Machine. 3

懒到被宝宝们催更,我很羞愧……
盆友,你听说过天然渣咩( •̅_•̅ ),没有的宝宝可以看看一部叫 去他妈的happy ending 的漫画……那是我这篇贺天的灵感来源。。。




“嘿,小莫仔,去吃午餐啊,一起啊~”


午休时间,莫关山取了外卖正要带上门,贺天扒拉开外送小哥出现在门缝里。


莫关山愁得眉心直跳。自从那天被贺天认出来,他就像从前一样牛皮糖般粘了上来,甚至变本加厉。


他记得他们初识时,也是关系最好时,他就喜欢这样问他,这么多年,甚至一个字都没有变过。


一个机械工程专业,一个金融专业,却好巧不巧分到了一个宿舍。贺天那时会勾着他的肩膀半真半假得调笑:“缘,妙不可言啊~小莫仔~”

莫关山会一脸嫌弃拍开他,心底却忍不住泛起丝丝期待,感觉酸涩又甜蜜。

贺天对器械抱有浓厚的兴趣,碍于家里人反对,才顺遂众望选择了有助于家族产业的专业;而莫关山打小就立志于机器人发明,一门心思得钻研至今。两人凑在寝室里没日没夜的画图建模,关系发展突飞猛进。


莫关山喜欢完美的东西,像机械齿轮般一丝不苟的完美令他着迷,所以当他第一次见到贺天,感觉周围背景都响起了圣乐般,几乎是一见钟情,他无法想象世界上会有如此精致至极的长相。




然而贺天之于他,也可以说对于所有人,真真应了那句歌词:Darling I'm a nightmare dressed like a daydream.


两人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在他们寝室举行的一次圣诞狂欢派对,面对贺天的撒娇攻势,莫关山自然投降。贺天带了一大帮朋友,有男有女,就这样嗨到了后半夜。


莫关山跟大部分人都不熟悉,所以应付了几杯就到阳台上抽烟。


过了不久贺天也晃悠过来,趴在阳台栏杆上笑嘻嘻盯着莫关山看了半天,在对方终于被盯毛了要生气时夹过莫关山嘴里的烟,偏头吻了过去。


雪夜一片静谧中,贺天对着莫关山笑弯了眼睛:“好喜欢你,小莫仔。”


然而这并不妨碍当晚凌晨时分贺天搂着他烂醉的女友出去开房。



莫关山看着他们离开,跨过满地的醉鬼站在房间中央沉思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成了贺天的消遣。


他用了一晚上劝自己死心,却在隔天贺天回来后再度被拥入怀中。他不清楚他可以同时拥有多少段这样的关系,只是他太过游刃有余,两人分分合合间,丝毫没有影响他去向其他人散发魅力。


这段莫关山称之为孽缘的恋情断断续续维持到他们参加工作后,终于在贺天告诉他订婚的消息后他终于死心,搬出了两人同居的小公寓,辞掉工作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城市。




莫关山猛得带上门,贺天及时收回手,却仍旧不屈不挠得敲门:“毛毛你怎么可以这样…………”


回到里屋,1007正坐在床边等着陪他吃饭,见他进来就站起来帮他接餐盒。莫关山正气恼着贺天没脸没皮的纠缠,迎面又看到1007面带微笑迎上来,掏出遥控器按了关机键,绕过静止状态的机器人坐上床开始死命扒饭。


这个混蛋真的是没有底线了吗?!


1007莫名其妙保持着弯腰伸手的动作一下午,重启后怨气冲天,又不能违背莫关山的指令擅自离开休息室,等到他下班才终于小情绪爆发。


莫关山换下工作服洗过澡出来,没有往常机器人的拥抱有些不自在,找到外面的工作室才看到他蜷在凳子上用电脑看电视剧。


得,这是生气了。


机器人表示不满的方法总是这样,在不造成他人困扰的前提下,堪堪违反一些无关痛痒的指令,这般小心翼翼的抗议让莫关山觉得有些可爱。


忍不住过去俯下身圈住他的肩膀,在他颈侧讨好似的细细啄吻。


当1007扑上来把他抱上办公桌时他没有拒绝,他们俩住进公司有些时日,他也有些急迫着疏解欲望。


一丢丢的肉丝儿~
https://m.weibo.cn/5136435023/4144119175426904


忽然冷硬的白炽灯光亮起,贺天不知何时打开了实验室的门:“你们在干什么?”









评论(12)

热度(54)

  1. mikako瓜宝(ง •̀_•́)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