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丝路 Chapter 17.

我不管,只要我没睡就还是今天……(来自修仙党的狡辩)



贺天愣是把人按在墙上吻到了脱力,还故意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将莫关山整个裹挟住,本来凛冽的冷杉气息此刻与彼此粘腻胶着的喘息在空气中缓缓浮动,多了温存缱绻的意味。


所以当他浅啄着omega的耳垂呢喃:“我先送你回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嗯?”


一声上挑的尾音勾走了莫关山的判断力,听闻alpha说要离开,就放开了抵在贺天胸前的手往旁边迈步,却在下一秒软着身子往下坠。


贺天眼明手快把他捞回来,直接打横抱出了巷口。一路上遇到来往的宫人见是二皇子纷纷躬身,谁都没敢抬头探究他怀里的人是谁。


平日里一点就着的小刺猬此刻小脸埋进自己前襟,一声不吭的乖巧样子,贺天抑制不住欣喜,低头吻上莫关山的发顶,加快了脚步。




莫关山直到被贺天放回别院的床铺上都还是处于迷蒙的状态。自从alpha开始大量释放信息素,身体深处就传来一丝丝异样的隐秘感觉,如同电流通遍全身,自己连同周遭都在升温。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接触到凉透了的被褥时才有了片刻清明,离了怀抱竟有些许的失落,抬眼去看撑在自己上方的贺天。


对视须臾片刻,两人的呼吸又忍不住缠到了一起。



“什么人!”


门口猛然响起喊声,随即一个人影破门而入。


“咚!”“唔!”


床上跌下一团黑影,伴着吃痛的轻吟。


寸头迅速上前擒住地上的人,仔细一瞧赶紧撒手:“少将军??!!!你,你怎么在这??!!!”


贺天疼得直抽气,捂着先着地的屁股推开寸头站起来。两人一齐看向床上,某人已经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尾裹了个严实。


于是深夜的中庭里传来寸头的惨叫,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莫关山缩在被褥里憋得满脸通红,在贺天掀开被角时企图故计重施再踹上一脚,不料对方早有防备躲过一击,顺利上垒。


知道他是害臊了,贺天也没有计较刚才摔的屁股墩儿,低声哄他:“好了不闹了,睡吧。”


说完就把莫关山的手攥进掌心,两人相对而卧,贺天闭上了眼睛,自然得像这样同床共枕是理所当然一般。


莫关山盯着年轻alpha的脸思索许久,寻便彼此间的过往也得不出导致此刻微妙气氛的依据,反而困意袭来,竟真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餐桌上,三个人一个鼻青脸肿,一个屁股疼只能站着吃饭,而莫关山全程不在状态。贺天匆匆吃完就准备离开,毕竟蛇立的谋逆案皇帝还等着他给交代。


莫关山听闻他要走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轻轻点头,然后起身收拾碗筷。贺天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也知道他实在担心故乡那边的状况,想拉过他来宽慰几句。


可还没碰到,莫关山忽然向后躲闪,手里的碗摔了个粉碎。


贺天一愣,伸出的手僵在半空,迟疑了片刻收了回来。努力压下心头的烦躁,他明白昨天的一切事出突然,让莫关山对他起了防备:“蛇立那边我会帮你问,你最近还是不要出去了。”


莫关山的表情终于有了起伏:“可是……”


“这件事急不来,我会帮你,相信我。”贺天扳正莫关山的肩膀允诺。


而莫关山却皱紧眉头:“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说什么?”贺天冷下脸,手下的力道也加重,“你还不明白吗,莫关山?”


“贺天,我是跟贺呈有婚约。”,莫关山侧身躲避肩头的手,“我们不该这样。”


却拗不过贺天执意将他拥进怀里:“我会想办法,只要你相信我,莫关山。”,他侧头吻上omega颈侧,“因为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话音刚落,莫关山在他怀里停止了挣扎,嘴角因快意上扬。


“真的吗?”


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那就拜托你了。”


























评论(10)

热度(47)

  1. mikako瓜宝(ง •̀_•́)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