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宝(ง •̀_•́)ง

失眠真的好难受………

【贺红】Love Machine.

复习到想跳楼。。。不知死开个新篇,无良作者写作从来没大纲,不要打我。。。

 

莫关山直到站在新公司楼下,才发现这栋高耸入云的建筑顶端是贺氏集团的标志。收回目光打电话给寸头:“你是想死吗?”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早有准备:“老大,这就是他们集团刚顺手收购的一家芝麻大的小公司,我听贺呈无意中提到的,他们家都没往这派人,你放心……”

莫关山懒得听完对方一如既往的碎嘴子絮叨,挂了电话走了进去。

算了,反正这里开的薪水最高,而他现在,很需要钱。

这里本来只是租借了仅仅三层的小公司,做的也是简单的家用简易机器人,贺氏收购楼下的杂志社时大手一挥,连带买下了不说,直接将规模扩充到整栋楼,专门进行智能机器人研发。

莫关山乘着直梯通往十四层的人事部,四下张望着内部装潢,不禁感慨,不愧是财大气粗的集团企业。交接完从人事部出来,他拿着新的工作证才惊喜地发现,由于新公司研发人员短缺,他分到了自己单独的研究室,面上不禁带了喜色,但刚过了一个转角的功夫,微扬的嘴角就僵住了。

方才见过面的年轻漂亮的人事部经理此时背对着他,挽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一起往前走着,娇羞又欣喜地仰头跟对方说着什么。

男人迁就着娇小的女人,微微倾斜着身子仔细听着,不时偏头回应着她。莫关山也从那一瞬间看清了那人的侧脸。

是贺天。

 

人事部在十四层,产品研发部在十七层。

莫关山在默默做着心理建设,转身走向楼梯间,盘算着以后还是走研究员专用电梯好了,大公司就是好,处处给核心部门留方便。

第一天上班自然没什么实质性工作,又是莫关山擅长的领域,大体了解了研究项目后就早早下了班。回家路上经过超市难得买了回菜,打算晚饭做顿好的庆祝一下找到新工作,吃了这么多天泡面真的受不了了。

一进家门还没来得及开灯,黑暗中自己就被人抱进了怀里。

“欢迎回来。”

低沉悦耳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随即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莫关山紧皱了一下午的眉头总算舒展开来,循着那柔软回吻过去:“下次我回来了就开灯吧。”

“好。”那抹修长的黑影将长臂伸向门旁的开关,客厅随即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打在男人精致的面容上,莫关山眼含笑意抚摸上去:“刚启动吗?”

“嗯。” 男人回蹭着他温热的掌心,目光触及莫关山提着的购物袋忽然笑开来:“买菜了?”说着弯腰去接。

莫关山把袋子递过去,换了鞋牵着他另一只手进了屋,感受着对方逐渐上升的体温,回头观察他的反应:“感觉怎么样?”

对方微笑着摇摇头,松开他将食材拿到厨房,又端了杯温水出来,递给坐在沙发上的莫关山:“今天工作顺利吗?”

莫关山从抽屉里拿出体温计放进他嘴里,接过水抿了一口,注意力全在那条水银柱上。对方见他不回答,就乖乖坐在那里含着温度计注视着一脸认真的红发男子。

“唉……”看着缓缓上升的温度,莫关山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将体温计收了回去,“一会我把温度设定回初始值,你明天一天都保持启动状态,我要记录数据,好吗?”

对方收回了温柔的笑,嘟着嘴把他揽进怀里:“你不在家,醒着很寂寞。”

莫关山腹诽着你个机器人寂寞什么,却也没明说,倚在他怀里安慰道:“我保证早早下班。”,

说着就起身,“去做晚饭吧?”

饭后莫关山修改好芯片数据,等待着对方重新启动的间隙对着电脑屏幕发呆。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来贺天的背影,英俊男人的身边总是有佳人相伴的,而自己永远是个旁观者。从前和如今,都是这样。

但是没关系,他下意识抬头,似乎是急于寻找慰藉,目光对上站在他身边的一动不动的人。没关系,他有了属于他自己的贺天了。

对方如黑曜石般的眼眸里散发出光芒,接着转动了一下头颅回望着莫关山,薄唇绽开温柔的笑意。俯下身将窝在转椅里的人拦腰抱起,在脸颊上落下一吻:“不早了,去洗澡吧?”

 揽着腰背和腿弯的有力臂膀有着高仿真的肌肉弹性,却恢复了冰冷的温度。莫关山掩下心底的失落,伸出胳膊勾着对方的脖子,轻轻点了点头。

 

很快浴室里就是一片氤氲水汽,宽大的浴缸里两个人影交叠着。莫关山睁开情欲迷离的淡色眼瞳,抬手抹开身上人脸颊上溅到的水底,压抑着喘息制止:“别,别在这,水……防水……唔……”

对方的嘴唇贴上来,唇舌痴*缠间天旋地转,莫关山被他从温水中捞起来,两具湿滑的躯体紧贴在着,下*半身还连在一起,动作间更加深*入了,莫关山没防备被顶出了一声轻*吟,下一秒就被放上了洗手台猛烈顶*弄起来。浴缸里略高的水温侵染了特殊材质合成的人造皮肤,莫关山抱紧了对方变得温暖的腰身,沉溺在越发汹涌的爱*潮中。

欢*爱过后,男人抱着已然瘫软的人出了浴室,将人放进温暖的床铺拉过被子裹好,自己也跟着躺过去。莫关山面颊仍旧潮红着,微张着鼻尖浅浅喘息,黑暗中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定定地、痴迷地望着身旁人,对方任由他注视着,凑过去吻他额头:“困了吗,睡吧,我等你睡着再关机。”

手机却响起来,莫关山起身去够,身后被人披上了浴袍。看清来电的是寸头他便穿好浴袍去阳台接了电话。

“老大老大,你,你还好吧?”刚按了接通键,对方咋咋呼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死不了。”

“那就好,我觉得那个公司连个边沿产业都不算,贺天应该……”

“闭嘴吧你。”莫关山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

“嘿嘿,不过老大,你这几年干什么去了呀,当初那几个专利应该不少赚啊,怎么就缺钱了呢?”寸头见对方消了气,问出了这几天存在心里的疑惑。

莫关山望着远处酒吧街上闪烁的灯光沉默了片刻。

“新项目。”说完又不等对方回答就挂了电话。

回到屋内,他还坐在床边等他,见他回来就掀开被子把他重新包起来,动作间莫关山的腰碰到了他的指尖,冰冷的温度令他不仅瑟缩。

莫关山翻身看着他:“睡吧,我也要睡了。”

对方嘟囔了一句:“我想看着你睡。”见红发男子不为所动,就不情不愿地靠过去又讨了个吻,对着他侧躺下:“晚安,我爱你。”

莫关山笑起来:“晚安,我也爱你。”

他便心满意足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气息。

莫关山伸出食指,顺着他线条流畅的侧脸触摸,额头平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再加上形状性感的薄嘴唇,构成了完美的一张脸。

除了左边眼睑下方若隐若现的编码,跟贺天百分之百相同的脸。

仅仅创造这张脸,他就花费了整整三个月。为了这副身躯,几乎用光他所有的积蓄。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没有温度。由于想要保持如同人类般的37度恒温,又不影响本身的散热,他需要更多的资金。摩挲着他如同沉睡般的容颜,莫关山轻喃:

“别担心,我会解决的。”

 

 

 

 

 

 

 

 

评论(28)

热度(101)